《口腹之欲》byViolet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口腹之欲 限
吸血鬼和他养在家里的小魅魔
Violet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奇幻 – 双性 – 强弱 – 年上
高H

简介
两个人互为对方食物的故事。
占有欲强腹黑攻(薄郢)X温顺乖巧人妻受(文祈)
年上年龄差七岁(25X18)/私设很多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1 饥饿

男孩苍白的身体陷在柔软的暗红色羽绒被里,像红丝绒蛋糕上的奶油,纤细的脖颈被黑色皮革束缚着,连着一条铜制的锁链固定在床头。
薄郢走上前去,果真是魅魔,精致的五官和柔弱的骨架让人产生怜惜之情,却又克制不住地添了毁灭欲和占有欲在其中。
他饶有兴趣地坐在床边,伸手触上男孩的皮肤,才发觉这人像个尸体似的,身体冰凉,呼吸缓慢,甚至看不到胸腔起伏。
像是迟钝地感受到了触碰,男孩颤抖着睁开眼,眼神涣散地在薄郢身上慢慢聚焦,好一会儿才哆嗦着爬起来,半是摔半是跌地下了床,跪在了薄郢的脚边。
“先生,抱歉,我不知道您进来了……”男孩的脸颊病态地红着,似乎是嗅到了食物的味道,薄郢清楚地看到他眼里泛起了激动又渴求的光。
“我来服侍您吧,我会做的很好的。”男孩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薄郢的神色,却又因为那快要把他逼疯的饥饿感大着胆子伸出了手,想要解开薄郢的皮带,甚至饥渴地把脸贴上男人分开的腿间嗅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让他空荡荡的肠胃和子宫都被刺激地发疼,他真的太饿了。
“是想服侍我,还是自己想吃精液?”薄郢放纵着男孩把自己的皮带解开,却又在男孩试图解开扣子时扣住了他的双手。
男孩被近在咫尺的食物香味勾得神志不清,伸出嫩红的舌头想要舔上那个能喂饱他的大家伙,却被布料无情地隔开了:“呜……先、先生求你了,给我吧,我会好好舔……”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薄郢欣赏了一会儿小魅魔因为绝望而泛红的眼眶,坦荡地把腿再打开些,道:“用嘴巴解,什么时候解开就让你吃个够。”
于是男孩笨拙又急切地张开嘴巴用牙齿和舌头包住那个小小的纽扣,湿润的鼻尖在薄郢的性器上胡乱磨蹭着,嘴巴里发出可怜的呜咽,好不容易才把纽扣解开,便迫不及待地咬住拉链,慌忙之中竟连着里面的内裤一通拽了下来。
薄郢的阴茎早就被男孩饥渴的索求惹硬了,弹出来打在男孩的脸上,落下一道淫靡的湿迹。男孩却什么也顾不上了,伸出舌头舔舐着湿漉漉的马眼,把流出的前液卷进嘴巴里,像是久旱逢甘的旅人一样吮吸着,无师自通地把硬热的柱体尽可能吃进喉咙里,舌头乖巧地贴着筋脉摩擦。
“好吃吗?”薄郢攥着男孩的短发让他抬起头来,语气里不自觉地带上了些凶狠。
男孩像是舍不得把阴茎吐出来回话似的,急忙膝行向前和薄郢贴的更紧不让性器滑出去,湿着眼睛拼命点头,生怕男人还没射进他嘴里就离开。
薄郢被他这副样子激得双眼发红,钳住他脆弱的下颌便肆意地在那湿热的口腔里插弄起来。男孩顺从地仰着头,尽力打开自己的喉管,泪眼婆娑地看着薄郢,仿佛他不是施虐者,而是来拯救他的神明。
紧致的喉口不自觉地收缩、按摩着男人的性器,男孩的嘴角被磨得红肿,舌头也麻木地动作不得,少量的前液已经满足不了他饥饿的胃,他想要更多的……
男孩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嘴巴里的大家伙把食物尽快射给他,想要开口恳求薄郢,却始终被堵着得不到空闲,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希望男人能读懂他的意思。
薄郢当然知道这个饿坏了的小魅魔想要什么,于是当射精感再也抑制不住时,他不顾男孩急切的呜咽声,把阴茎抽了出来,男孩被过度使用的嘴巴一时合不上,湿润的舌头淫荡地伸着,他以为薄郢不打算喂给他,急得眼泪直流。
薄郢伸手握住自己勃发的性器,另一只手按住男孩不让他动作,把紫红的头部在他的脸上蹭了蹭,毫无征兆地射了男孩一脸。
男孩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浓稠的白液开始顺着他的鼻梁滴落在地上,他才急忙像个给自己洗脸的小猫似的,伸手把自己脸上的精液刮下来喂进嘴里,整张脸都干净了,还在意犹未尽地舔着红肿的下唇。
薄郢轻笑着,把落在男孩胸口上的一处白浊用手指刮起来,喂进他半张的嘴巴里,男孩痴迷地捧着他的手,把整个手指都含进嘴里吮吸着。
“你叫什么名字?”薄郢把手指抽出来,抚弄着男孩的下巴,后者像是终于捡回了一些生气,眼神渐渐清明起来,又是畏惧又是渴慕地望着他。
“先生,我叫文祈。”
文祈低下头,看着男人发泄过后依然半硬着的阴茎,饕足的胃让下面的另一张小嘴更饿了,于是他乖巧地蹭了蹭男人的手心,在男人玩味的目光里开口道:“……先生,您要进来吗?”
薄郢看着文祈红着脸把身子向后仰过去,分开腿露出汁水淋漓的下体,嫩红的小阴茎可爱地挺立着,本应该平滑的会阴处却开着另一张饥渴的小嘴,在微凉的空气里颤抖着微微翕张。
他伸出脚,用光洁的鞋尖轻轻踢了踢那处流水的穴口,文祈害怕地抖了抖,却仍旧保持着双腿打开的动作,下面的饥饿感和胃里不大一样,除却难耐的空虚感,还止不住地又麻又痒,想要被狠狠地捅坏似的。
“说实话,”薄郢把男孩揽进怀里,再次挺立起的性器贴在颤抖的女穴上,“是下面也想吃精液吗?”
“是、是的……下面也好饿,”文祈在薄郢的钳制下难耐地扭动着,却怎么也吃不进哪怕一小截,“先生……求你喂饱我吧……”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