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诺佩蒂》by瑛石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吉诺佩蒂 限
兄弟两个,一个残疾一个疯的
瑛石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双性 – 年上 – 骨科
1v1

吉诺佩蒂是古希腊斯巴达男子为了祭祀太阳神阿波罗所跳的一种舞蹈,亦译「裸体舞曲」

很有病的骨科文学

大概是隐忍哥哥逐渐变成疯批的历程

含有双性、女装、不洁、刀子等要素

不be,不揣崽,不定时更新

双洁党快跑 !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α

天蒙蒙亮,零散的星点坠在河水与夜空的交集处,被积雪的云层匿去泛光的尾迹。
经过河桥时,列车的速度放缓了些,外面漂转的雪花沾到窗户,像撒出来的奶乳。曲铭澈的头歪到窗边,半张脸埋进围巾,眼睛半阖半睁,眯得越来越小。
曲郁生见身边的弟弟想睡,伸手将他搂进怀里。
还没靠一会,曲铭澈就惊醒了似的,很快坐直身体,小声问他:“快到了吗?”
“还有十五分钟。”
“好久呢。”曲铭澈呢喃,不知是在说车程漫长,还是这仅剩的十多分钟。
渡过河桥,对岸再远处就是高楼林立的市区。曲铭澈打起精神,透过翻飞的雪望向窗外,河岸已经过去了,他们正在穿行城镇外的乡间田野。曲郁生合上笔记,顺势把笔帽盖好的时候,它发出很轻的咔哒响,如时钟的指针转动的尾音。
曲铭澈这时转过脸来,两片水红的唇瓣从围巾的领口露出,看起来柔嫩可爱。曲郁生想到川端康成的一句形容:像吮过母乳的婴孩的嘴唇。
曲铭澈说:“我们到站后,再去你那边还要很久吧。”
“不会很久。”曲郁生回答得很笼统,心思全在弟弟身上。可能是这样的红显得曲铭澈的肤白,配上那干净的脸蛋,曲郁生想到刚刚落到车窗的雪花,目光再度炽热起来。
高三复读后,曲郁生考上复大的医学系,本硕博连读八年。因为家离学校远,往返麻烦,再加上学业繁重,他不再像初高中时那样频繁回家,而是换作在电话保持跟家里的联系。他要寻借口也轻而易举,小假太短,长假要帮导师打工,这样断断续续过了七年,他的姨母忽然在电话跟他商量,要他把弟弟接到他那住一段时间。
曲铭澈休学了。
他听说这个消息时,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可以说是冷静接受了。然而就是这样表面的淡漠,持续到昨晚他回家,看见多年未碰面的曲铭澈,他的心骤然掠过一阵仿佛贯穿四肢百骸的震撼。
他还记得自己弟弟的脚掌很小,很热,一只手就能握住,记得他眼睛闪烁的亮光,记得他埋在自己的怀里时的柔软和温度。这些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像书的扉页翻过去,情节发展的篇章翻过去,一句七年之后,彼时还被他搂在胳膊间抱起的孩子,变成与那年成年离家的自己仅差一岁的少年。
他不愿提以前的事,可能曲铭澈也是如此,一路上他见对方十分安静地盯着窗外发呆,露出的一侧耳尖泛着浅红。
曲郁生别开视线,直到两人到达目的地,他都没有再和弟弟的眼睛有过接触。他拉着弟弟的行李,领他走进通向住宅区的林荫小道。
最尽头有个两层的小洋楼,红顶白墙,车库和院子是租房时附赠的,可以免费使用。大三的时候他在学校附近和学长合租了这间宅邸,后来学长毕业了,他就一个人打理一切,早起洗漱出门,晚上做完实验回来冲澡睡觉,时间长了也觉得一个人挺好。
轮椅的材质特地做成轻型,方便推动,遇到楼梯也容易搬上搬下。曲铭澈的腿不能动不能走,只能一直借助这样的东西出行。出发的前一晚姨母给轮椅充满了电,现在曲铭澈按着操控杆,跟着旁边的哥哥,他一走就走,他停下开门就在他后面等着,不闹不说话,乖得让曲郁生怀疑自己在做毫无实感的春梦。
经过虫鸟啁啁啾啾的庭院,曲郁生把他带到屋里的其中一间房。
“这是你的房间,我昨天帮你收拾好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谢谢。”
“浴室的话在你房间出门左边,最里面那间就是。”
“知道,刚刚你带我去看过了。”
“还有我的手机号,记得有事一定要打电话,微信视频也行,发信息我不一定随时能看到。”
“妈妈都写在我手上了,我记得的。”
曲铭澈还是习惯将他们的姨母唤作妈妈。
看着弟弟掌心被汗湿的一片黑笔痕迹,曲郁生顿了顿,说:“那收完东西就去睡会吧,过几天我带你在这周围转转。”
轮椅的滚轮压在木制的地板,吱呀吱呀地响。曲郁生杵在门口看了一会,还是忍不住上前接过弟弟的行李箱,摊在地上替他收拾。曲铭澈似乎有点震惊,紧接着是反应过大的焦虑。他一边重复我自己会收的,一边死抓住轮椅的扶手,身体因为急切前倾,几乎扑到曲郁生身上。
“……哥哥!你不能这样,不能……”
他的头发蹭到曲郁生的下巴,湿湿的,不知是不是刚才在外面沾到了一点融化的雪花。曲郁生有点发昏,或许是太久没听对方的这声呼唤,又可能是没料到弟弟真的松开轮椅扑上来,原本在胳膊摞好的一堆杂物被撞得一斜,哗啦啦全摔到地上。
Kindle阅读器、高中理科课本、习题册、王小波的杂文集……曲铭澈不再管他,跪在地上收拾一地狼藉。曲郁生郑重说了句抱歉,把那本包着书封的物理选修递给弟弟的时候,无意看到敞开的行李箱内的另一样东西。
浅绿色的花边布料,从行李箱最里层的内袋露出一小截,不像袜子,更不像擦脸的小毛巾。它就像凭空出现的错误,一种违和物,擭着曲郁生的好奇、求知欲、他对弟弟永葆旺盛的绮念。
女式内裤。
这个瞬间涌上脑海的猜测卡在喉咙,像咽下一口高浓度的烈酒,烧得他嗓子发紧,又涩又哑。他忽然想起离别之前,他即将启程去远在数百公里外的上海读书的那天早上,曲铭澈一个人待在琴房,散落的衣物凌乱砌在钢琴盖,在椅子脚。门缝的视野逼仄,他只能看到弟弟抬至髋部的两只脚踝,跟他背后漆黑的琴身对比,显得很白,很甜美,让他想到乳汁、盛夏的云、遗落的天堂碎片、一切旖旎的神圣物。
那时他想,曲铭澈要不是自己的弟弟就好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