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只能我干》by风听我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我养的,只能我干
风听我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天真受 / 美人受
在景绅22岁那年他在路上捡了只兔子,迷迷糊糊就带回家养了

陆雨宁在他12岁那年撞到了个大哥哥,迷迷糊糊的就跟人走了

在朝夕相处的日子中,陆雨宁终于知道自己爱上了景绅,但一次意外后,30岁的景绅突然有了女朋友,因为这是陆雨宁的过错所以他只能默默承受,却没想到这是另外两人的阴谋…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伪骨科

属性不准,乱写的
景绅×陆雨宁
霸道神经大条攻×天真敏感受(双性)
He 宁宁跟我说不想生孩子

很青涩的一篇文,随便写的。

宁宁有子宫,不操怎么行

独栋别墅的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春雨,春雨打在楼下的树上啪嗒啪嗒地响,春潮涌动,二楼的落地窗前有个少年双手撑在落地窗上,浑身赤裸,泛着潮红,屁股撅起一次一次的向前耸动,身后站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正在用粗大的阴茎,狠狠地操干着少年,屋内羞耻的啪啪声混进了春雨中。

“啊!啊哈…景绅,太深了…”这个体位操干得极其深,陆雨宁承受不住激烈的快感只得开口求饶,但身后的男人仿佛听不见少年的求饶一般,更加粗暴地操干着,交合处阴茎退出时还带着处子的血丝。

“呵,乖…”景绅大力操干的同时勉强分出心来哄陆雨宁,他现在眼里只有白花花的屁股,和交合处的细缝,那细嫩的小缝现在正被自己的阴茎撑得大大的,翻出里面被操得殷红的软肉,那软肉像天生就会吸吮一般,把男人的阴茎咬得死死的,让男人欲仙欲死。

突然景绅伸手抱起陆雨宁,引得陆雨宁发出惊呼:“啊!景绅?”没等他反应过来,景绅直接抱着边走边操干销魂的小逼,向身后的大床走去,这个姿势直接低到了陆雨宁的宫口,突如其来的酸胀感让他眼角不住泛起了泪花,模样好不惹人怜爱,如果景绅此时看得到他的神情的话,一定会忍不住亲他的眼角。

景绅亲吻了他的耳畔,安慰着被吓到的小人,把他放到床上,期间阴茎和小逼从没分开过,像是天生长在一起,它们就该交合。

抬起陆雨宁的细腿,直接大开大合的继续操干,不停地想着稚嫩的宫口撞去,陆雨宁被阴茎猛撞宫口的阵势给吓到了,他真怕就这么被操坏了:“不要!不要进去,呜呜呜不要进去,会坏掉的…”他摇着头哭泣,脸上的泪珠从洁白光洁的脸蛋上滑至细白的脖颈,像是被操得大汗淋漓一般。

“不会坏的,宁宁居然有子宫,不操怎么行呢?”景绅坏心眼的直戳那个小口,直撞了几下,终于,一个冲刺成功的进入了那个紧致的小口。

“啊!啊哈…景绅!”被操宫口的感觉实在太过刺激,一大股淫水流出浇在蛋大的龟头上,景绅都忍不住深吸口气才忍住射精的欲望,他没想到跟这小家伙做爱居然可以这么爽,人是什么都不懂,身体倒是可以自学成才。

“不怕不怕。”景绅亲了他一口,将他的大腿交叠在胸口处,逼口对着景绅不停地颤栗,前面的小嫩芽安分地躺在白嫩的肚皮上,却依然被撞得摇晃。

“唔…啊啊…”陆雨宁忽然急促的仰着头叫了几声,裸着的脚趾狠狠地蜷缩了起来,双眼紧闭,包着的泪水就这么全挤了出来。

粗长的肉刃操弄着最深处,贪婪的软肉不断地缠上来,紧紧裹住景绅的性器,原本窄小的穴口被撑圆,穴肉的艳红被抽出又插回,他次次操得很深,撞击声又大又响,颇为羞耻,陆雨宁根本顾及不了羞耻,被撞得支离破碎,眼神迷离,无所顾忌地呻吟着。

他叫得好听,温润的声线像此时的春雨,又像被逗弄的小猫满足的喵喵声,一点也不女气,此时被情欲沾染,纯真又妩媚,无端让景绅心里头的火燃得更旺。

小逼被操干得舒服,陆雨宁眯着眼睛躺在床上任他操干,逼水流个不停,屁股下的床单打湿了一大片,他被顶弄得没力气,景绅大手附上柔软的胸脯,捏上那被咬得红肿的小豆,又惹得他一阵颤栗。

逼口不停地快速抽搐,景绅知道他快高潮了,双手按在他身旁,加快速度猛地摆弄公狗腰,陆雨宁哭着说:“景绅…啊!啊啊啊!我要…好像要尿尿了..呜呜呜…”

景绅知道他是快要高潮,无奈这小孩啥也不懂,笑着说:“宁宁这是要喷水了,不是尿尿。”景绅喘着粗气,又快又狠,一时间房间里只有陆雨宁的呻吟,和咕叽咕叽不停地水声。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陆雨宁被操得上下直颠,在一阵疯狂操弄中,逼里的肉壁痉挛着绞紧,逼口喷出大股大股的淫水,浇在了龟头上,阴茎抽出时又流到了囊袋上,前面的嫩芽也射出一道精液,不过因为射过一次,这一次的量不怎么多。

与此同时,景绅顶着肉逼深处,用力操了几下,顶着陆雨宁的敏感点射了出来。

精液很烫,陆雨宁呜呜叫了几声,眼泪止不住的满脸流淌。

性器在抽出瞬间,发出了一声响的“啵”声,被操得烂红的逼口流出大量的浓精,像一朵惹人上瘾的淫靡的花,白皙的屁股被撞得通红一片,太色情了。

景绅忍不住亲了他一口,把他抱到浴室清洗干净后,自己的大床已经满是淫水,和精液的味道,在空气中经久不散,于是抱着他躺到了陆雨宁的大床上。

摩挲着身边粉嫩嫩的人儿,已经累得在浴缸里的时候就睡着了,啄了啄娇俏的红唇,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看着他从奶包子一样长到现在清纯可人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视线回到了多年前的夜晚。

那时的景绅不过22岁,跟从小的玩到大的好朋友刚聚完回家路上,喝得多了有点多尿,正下车去找厕所,没想到还没站稳,前方就飞来一个黑影撞到了自己的怀里,景绅被撞得闷哼一声,很显然这坨小黑影跑的很快,没看见景绅就没刹住车。

小黑影惊慌地抬头看着景绅,清明的大眼睛里积满了一包泪水,在景绅回望他时就泪如雨下了,他说:“你帮帮我,有人追我,你帮帮我…”他抓着景绅的大手,不停慌乱的回望后巷,仿佛真的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他。

景绅的头脑当时有些懵,但看着他慌乱的眼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把人带上了车,厕所也忘了上。

起初是想联系他家人让他回家的,但他说:“我是被卖给他们的,他们说我是怪物,让我干活,他…他们打我,呜呜,来到这里之后说要把我卖掉,卖给那些大老板,呜呜呜…”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可怜,可能是景绅觉着自己有钱,养个小孩没什么,竟就这么把他留了下来。

刚开始他会很惊恐,总说要给他做家务,景绅一直告诉他不用做家务,他就感激得又冒小金豆。

·

想起以前的种种,看着如今躺在身旁被养得细皮嫩肉的陆雨宁,心里只有:他是我养的,他就是我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