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你 i hate u》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大口吃肉就是香

前传

在那之前,勇利只远远见过维克托一面。

从小就把他奉为偶像,当做自己努力奔向前的动力,成为自己遭遇挫折时的精神支柱,但天才与凡人的差距总是非常遥远的,遥远到明明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却也根本没有那样的能力和机会去与他比肩。

在入读国际知名的音乐学院的第一年,维克托的巡回演唱会在学校所在的城市举行。同级的好友披集带着自己混入演唱会的后台,化妆室的空间并不大,来往的工作人员步履匆匆,外间的音响传到后台显得有点闷,营造出的氛围依旧激荡人的心情。——————————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勇利的心砰砰跳个不停,那时候他连初出茅庐都算不上,只是刚进茅庐而已。见到维克托要说什么?真正的维克托——不是荧幕上的、录像里的,会是什么样子的?他会对自己露出什么表情?他……太多太多的未知充斥在脑海,勇利跟在披集的身后,走路都有些飘飘然,像是踩在一大片棉花上,没有实感。

然而实际上,当勇利穿过狭长的走廊,就要转入维克托的化妆间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和维克托相距有大约10米,勇利只远远地见了他一面,看着他走出化妆间的门口,朝自己这边随意望了一眼,然后转过身走掉,往另一个方向。

维克托的脚步同样匆匆,他急着要上台,已经穿上了华美的演出服,脸上是精致但略显夸张的妆容,放在那样一张脸上,不仅没有妖艳的感觉,反而高贵得好似天神。

哦,勇利想,原来他真人比电视上的还要好看。

之后过了好几年,从音乐学院毕业,回国,因为毕业时写的一首歌而突然走红,签入一家不算小的经纪公司。捧回年度最佳歌曲的奖杯的时候,才在颁奖晚会的后台,真正与维克托见面。

歌曲突然爆红,是勇利从未想过的。但是当街边的小店都在播放这首歌,虽然大多数的人都还认不得自己的面容,听到有人哼唱的时候,还是会感到非常满足。站上领奖台的那一刻,做获奖致辞的时候,望着台下媒体的镜头,望着台下坐着那么多大小明星,乐坛的同辈和前辈,那一瞬间,是真的觉得自己有机会和维克托比肩。

致辞结束,主持人也已退场,舞台的灯光暗下,歌曲的前奏响起,灯光再亮,勇利手握奖杯,站在舞台的正中央,唱起获奖的这首歌。别人都不知道,只有自己知道,写给维克托的这首歌。

唱到歌曲的副歌部分,台下竟然依稀有跟唱的声音,勇利的眼睛里慢慢涌出一层薄薄的泪水,并没有流出来,只是湿润了眼眶。

等到唱完,浅浅地亲吻奖杯,高举致谢,再转身下台的时候,勇利的心热热的,砰砰砰砰跳个不停,大脑都有些发昏了。

——所以在后台见到维克托的时候,立刻就激动地冲上前去大声告白。

“维、维克托,我超——喜欢你!!你听我刚才唱的歌了吗?从你出道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已经十年了!你是我的偶像!!”

意料之外的是,维克托竟然俯身过来,用手捏住了自己的下巴,一副要亲下来的样子。他问:“你想要我的回应吗?”

实在是太意外了,勇利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一颗心更是跳得好像打鼓一样。如果维克托亲我……如果维克托亲我……然而维克托只是轻笑一声,很快就把勇利放开了。他笑容满面地,昂首阔步地离开,只留下勇利傻傻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维克托和他的拥趸者们已经完全不见踪影,勇利把手伸进自己的衣兜里,摸到了一张门卡。

……

不是很清楚维克托的意思。一张门卡,是代表什么呢?叫自己去他的酒店房间里等他吗?勇利站在维克托的房门前,按了门铃,半天都没有动静,很显然维克托还没有回来。

那张门卡还揣在西装外套的口袋里。勇利并没有换衣服,还穿着自己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一套西装,黑色的,巧妙的收腰设计,西装裤把屁股包出非常明显的两个半圆,青涩又撩人。

其实只要把卡掏出来,在门上一刷,就可以进到维克托的房间里去,坐在他坐过的沙发上,甚至坐在他睡过的床上等他。想到可以窥见从未见过的维克托私人的一面,勇利有丝丝心动,却还是按捺住了,老老实实地在门口守着。

维克托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很明显他喝醉了酒,助理把他送回到门前便识趣地离开,维克托看见等在门口的勇利,有些惊奇地:“咦,你怎么不进去?”

“维克托!”勇利等得有些久了,倚在门上打盹儿。听见维克托的声音,睁开眼以后立马就站直了,“你回来了!”

维克托说:“开门,我们进去。”

勇利这才把房卡掏出来,刷开了门,维克托上前往勇利背上一推,便推着勇利进了门,反手上了锁。

勇利几欲扑倒在地,但还是踉跄着站稳了。映入眼中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酒店套房该有的样子,入门以后是客厅,沙发看起来非常柔软,再往里就是卧室。

维克托喝高了,挟带着冲天的酒气自后扑来,一把搂住勇利的腰。他凑在勇利的耳边,声音里满是诱惑:“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我、我叫胜生勇利!”

“胜生勇利……”维克托搂得更紧,一只手的手臂完全圈住勇利的腰身,把他紧锁在自己怀中,另一只手往下捏住他的屁股。“你喜欢我吗?”

“嗯。”勇利大气都不敢出,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对这样的情况有些莫名。维克托居然……居然……他试探着请求道:“维克托,你、你能放开我吗?”

“放开你?”维克托搂住勇利的腰,又趴在他的背上,用一种并不舒服的姿势,“不放!你喜欢我,就是我的,我不放!”

居然这么无赖……

维克托就这样半推半抱地把勇利挤到客厅,压倒在沙发上。他已经醉成了这个样子,根本不可能再做出些什么“过激”举动,勇利半推半就,脑子里反复出现的都是一些关于维克托的传闻。

关于维克托的风流与花心的传闻……

维克托还在自顾自地压上来,扑在勇利的身上,捏住他的下巴要亲亲。柔软的嘴唇和嘴唇相贴的那一刻,勇利脑中的一根弦崩地一声,好像被人狠狠地拨弄了一下。

喜欢了十数年的偶像,暗恋了十数年的维克托,在和自己接吻。他的吻毫无章法,就像一只大狗在啃一根肉骨头,又咬又舔。勇利好不容易才从不可置信之中回过神来,他还清醒着,用力一推,就把维克托推开了。

维克托跌坐在了地上,也没有生气,反倒有些不解地抬头看着在沙发上挣扎着坐起来的勇利。

“你不喜欢我了吗?”维克托问,语气里居然满是失落和伤心。

“不是!我……”勇利看着从未见过的维克托,这跟他以往十数年的认知里的维克托完全不一样,“我喜欢维克托,可是……可是我们不可以这样……”

“为什么不可以?”维克托就像一只被遗弃的大狗,睁着湿漉漉的眼睛仰头看着勇利。“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为什么不可以?”

“你根本就不认识我,怎么可能喜欢我?”

“喜欢又不需要互相认识。”维克托突然笑了,有点邪气的样子,他问勇利,“你喜欢我什么?”

“我……”

“喜欢我的歌?喜欢我的人?才华还是容貌?”

喜欢维克托什么呢?从小的时候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唱歌,被他的歌声和表演所吸引,被他的歌曲打动,然后开始疯狂地收集他的一切,同样喜欢上音乐,同样养一只狗狗……

“每个人喜欢的东西不同。我不管你喜欢我什么,我也不在意,总之,我现在想和你在一起,你要是愿意,我们就接吻,你要是不愿意……”维克托冲勇利眨眨眼睛,他就算是喝醉了,脸上浮现出明显的红晕,也还是那样好看得令人屏息。“你不喜欢我吗?”

勇利的脑子乱乱的,心也乱乱的,维克托在邀请自己……只要说愿意,就……

维克托从地上爬起来,开始解自己的衬衫纽扣。他的外套早就不知道脱在了哪里,他解开最上面的两颗纽扣,然后用力一扯,整件衬衫都被扯开来了,露出精瘦的身体。

维克托的身材很好,他这样微微侧着头,酒店的房间总不会有多明亮的灯光,橙黄色的,从顶上这样照下来,打在维克托的脸上,有一种魅惑众生的味道。

“呐,勇利。”维克托舔了舔嘴唇,斜睨着他,“过来吻我。”

勇利觉得自己就像傻乎乎的小羊羔,被不知名的力量指引着,主动送入大灰狼的口中。他鬼迷心窍般从沙发上站起,又跪到维克托的身旁,俯身过去和他接吻。

……

二人在地板上缠绵地接吻,勇利没有经验,只能跟随维克托的节奏,任由他吸来舔去,双手也在自己身上不断摸索。西服被揉得皱巴巴丢在一边,衬衫的领口被扯开,下摆自裤腰中抽出,腰部被温暖的手掌紧贴住。维克托的酒味太重,勇利觉得自己都要被他吻得醉了。

一吻终了,维克托两手撑在勇利身侧,和他脸对着脸。他看着勇利的眼睛,露出不解的表情。“有的时候,我也会觉得很孤独。”维克托说,“你愿意陪着我吗?”

勇利也看着他,这时候的维克托看起来是从未有过的迷茫。在舞台上的他,荧幕中的他,从来都是自信又高贵的,总是那么信誓旦旦,势在必得的样子。就好像……就好像刚才,他诱惑自己时的那样,势在必得。

“维克托,你喝醉了。”勇利说。

“我没有!”

“为什么是我呢?”勇利又问,“你是维克托,而我,只不过是不入流的小歌手、小明星。为什么是我?”

“……”维克托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和勇利对视,他自己好像也有些困惑。很快维克托翻身躺在一边。“我不知道。可能谁都可以,只不过现在在我身边的,刚好是你……”

“我也是会寂寞的。”维克托说,“我站得比你高,而且会站得越来越高。我希望有一个人,能够一直陪在我身边。不论我站得多高,一直陪在我身边。”

不论你站得多高,都能够陪在你身边的人,只有和你站在相同的高度,才有资格和你比肩吧。那样的人,会是我吗?

勇利和维克托并排躺在地板上,豪华酒店的客房,地板上铺着毛毯,抬头看到天花板上的吊灯也是华美无比,维克托就像灯上装饰的水晶一般耀眼夺目,而自己,会是那其中的一颗吗?

勇利和维克托并排躺在地板上,豪华酒店的客房,地板上铺着毛毯,抬头看到天花板上的吊灯也是华美无比,维克托就像灯上装饰的水晶一般耀眼夺目,而自己,会是那其中的一颗吗?

勇利衣冠不整地躺了好几分钟,才想起来要起身。等他扭头去看时,维克托已经睡着了。他本来就醉得很厉害了,又闹了这么久,此时睡得非常熟,只是眉头还微微皱着,像是有什么烦心的事。

维克托这样的人,也会有烦心事吗?

维克托这样的人,也会觉得寂寞和孤独。

勇利把维克托抱进卧室的床上放好,帮他脱了鞋,盖好被子。又再静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便离开了。

第二天,维克托醒酒以后,早已忘了前一晚发生的大部分的事情。只记得那个叫勇利的小歌手,腰特别好搂,屁股特别好摸,嘴唇特别软。还有他的眼睛,清澈又纯净。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