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抱住》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一时

内容简介

沈沉舟一见钟情了,在他的好兄弟介绍他的新女友时。可怜的是,在把自己折腾得伤痕累累之前,他没机会爱赵时好。

外表妖艳的苦情女 X 举止风流的痴情男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时好失恋那个夜里,酒吧后门,她跟沈沉舟有一段对话。

“还记得尾生抱柱吗?”沈沉舟问。

想起前男友离别前的留言,时好如鲠在喉。

“你才是尾生。”

话落,不等时好反应,沈沉舟就已上前抵住她亲吻。

热吻过后,两人四目相对,脸颊绯红。沈沉舟捧着时好无时无刻不透着媚意的脸蛋,一字一句说道:

“但我会是那根柱子。不管潮起潮落,沧桑变迁,是生是死,无论你在等谁,我永远在你身边。”

 

双非处
H都会强强虐心

相拥
“有一首歌,我要送给我大洋彼岸的前男友。”

吱——地一声过后,混在其中的温柔女音,让整个酒吧随之安静下来。

“这首歌是,”女声缓缓,似是自嘲般轻嗤道,“林忆莲女士的‘诱惑的街’。”

周三的夜晚,酒吧里的人不算多。不少人这时都往话筒所在的方向望去。

歌不算红,但是歌手的名字耳熟能详。

大多数人都算给面子,盯住酒吧角落昏暗的演奏台。

这家开在商业街的酒吧,走的不是五彩斑斓的风格。吧内幽暗的场所配合昏黄的灯光,引得附近的上班族常来光顾,甚至于不少人来喝过一杯酒便匆匆赶回公司加班。

风流地、苦情人。

这些故事不过是日常生活的加料。

台下,灯光熄灭,台上,灯光渐明。

眼见一个身着红裙、长发卷卷的美女亭亭立于光束之中。模糊的光影间,细细看,才看得清楚女子的模样。

红唇乌发,柳眉凤眼,好不风情。

光听声音,还以为是甜美温吞的美女。

台上,女人调了调麦克风,深吸一口气,只是越发急促的呼吸声还是不经意露了怯。

底下有人大胆调笑。

很快,女人大方一笑,坐上转椅,缓缓开口。

她吐字清晰,唱功不算得很好,但声音总有种似有若无的撩人劲。

渐渐地,歌词一字一句地盘旋在酒吧内,比起注意女人的外貌,更多的人开始沉下心听她的演唱。

无外,女人倾注在曲子里的情感,太多,也太极端。

像狂潮般热烈,又如死水般平静。

“原无意说这些/只是对你还有感觉/以为一切残缺/都能用爱解决/可是我除了爱你/没有别的凭借/话由真心/才说得如此直接——”

唱至中段,整个酒吧已沉醉其中。

“只是你身在诱惑的街/只是你身在沉沦的午夜/血里的狂野对真实与幻觉/已无分别/所以你也无从察觉/情由何时冷却——”

轻柔的嗓音不知何时起染上哭腔,每推进一个音符,仿佛都能感受到一阵撕心的疼。

“如今若要我为爱妥协/我宁愿它幻灭”

伴奏还在放,但女人没能唱下去,匆匆下台。

台下,有的人茫然自失地一笑,有的人早已眼角湿润。

酒吧一角始终亮起的猩红被人掐灭。

那人走近舞台,张开双臂。

借着台上的光,隐隐能望见,女人扑进一个怀抱。

十五分钟后,酒吧后门。

时好两眼红红,倚在堆放杂物的小巷一口一口地吸烟。

吸得太过用力,一声一声地猛咳。

慢了半拍的国内社交软件终于开始推送大洋彼岸的轰动新闻。

[华裔男歌手薛放热吻美女队友安琪儿]

[音乐才女安琪儿公开与队友恋情,双双出入酒店]

薛放跟安琪儿是双人唱作组合的歌手,曾经的采访中说过,当年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格睿意属推出一个男女原创组合打造安琪儿,由于安琪儿是多国混血,容貌近似于亚洲人,为了视觉效果,公司在亚洲为她寻找搭档,而那个被选中的男人就是薛放。凭借出色的外形以及安琪儿与薛放相辅相成的唱功,组合一经推出便扶摇直上,国内外都有不少粉丝。

俊男美女的搭配从不让人失望,可让粉丝揪心的是,成立五年,俊美忧郁的薛放跟淡然处事的安琪儿似乎总差了点意思。

虽然两人从不回应恋情,甚至恰当的时候会顺水推舟衍生出几分暧昧,但传言,薛放心里有个难以忘怀的白月光。

不过,真真假假,日子长了谁说得准。今夜,是两人的大喜日子。

两人开了微博号,不过都是些工作上的通知,却不妨碍粉丝们的热情。

——我我我搞到真的,就说男女间绝对没有纯洁的友谊!这个吻太好磕了!

——放哥:瞒不住了瞒不住了

——谢谢谢谢,无处安放SZD

——7er: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网络上的留言还在发酵,看进度应该就快回应了。

“别抽了。”沈沉舟目光沉沉,抽掉时好指尖的烟,顺带按灭了她的手机屏幕。

剩下半支烟,他自然地咬在唇边。

做完这些,沈沉舟还不要命地笑了笑,语调还是一贯的漫不经心,“又不会抽,瞎学什么。”

时好瞪了他一眼。

沈沉舟是出了名的风流贵公子,长相也颇有几分那个味道,眉毛修长,眼眶带着几分深邃,眼睛亮晶晶,看人的时候总似闪着细碎的光。

身后的酒吧是他的,珀市不少娱乐产业都在他名下。

时好想起,她跟沈沉舟的相识还是因为薛放。

第一次到那间空旷的地下室,她跟在薛放身后,而沈沉舟正坐在破沙发上打鼓。

双目对视,两人都是一愣。

时好想,怎么有人会有一双这么动人的眼。

此刻,两人靠得近,在黑沉的夜色里,沈沉舟眼里倒映着远处的街灯,时好却看不真切他的情绪。

“过分吧你,失恋都不让缅怀。”时好语调平平,但在沈沉舟的调侃中,至少没有最初看到薛放热恋的消息那样难过了。

“失恋啊,”沈沉舟挑了挑眉,似在咀嚼她的话,“我没记错的话,你俩五年前就分手了吧。”

时好一愣,心里莫名地松了几分,玩笑道:“我反射弧长,行吗。”

“没事,我习惯了,”沈沉舟笑了起来,“你总是这样,池©鱼©整©理©只要专注一件事,就会忽视掉其他事物的存在。”

时好想问,是吗。但是她问不出口。

薛放离开五年,她就心甘情愿等了他五年。认识他十年,她从十五岁就认识了他,在她被围攻被舍弃的时刻是他出面保护她,在她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时候是他给了她一个家。

他那年十六岁,就辍学在乐队唱歌,挣来的钱拿去供她上学。他出国那年,她刚好二十,某次躺在床上,他还说很快他二十二,他们就能结婚了。

他出国前,没问她要不要跟他一起走。

但是他们都明白,只要一方先提出要求,另一方就会无条件服从。

只是谁也没有说。

送机那天,他们拥吻后,薛放问她,知不知道尾生抱柱的故事。

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时好那一刻,全然不顾只想跟他一起离开。但她害怕,越把自己依附在薛放身上,被抛弃的一天就会来得越快。

出国后的薛放,没再联系过时好,但时好总能知道他的消息。

他一直在等她。

怎么能做到漫长的等待呢,也许是因为知道对方也在等。

想到这,时好抑制不住流出一串串的泪珠,“余舟,我不甘心,我不想一辈子当他的累赘。”

“我连去找他的机票都买好了,公司已经决定让我去纽约了,即使不依靠他,我也能自己在他的身边活下去。”

她泪水汹涌。

沈沉舟沉默许久,忽然往身旁移了两步,将时好抵在墙上,用指腹抹去她的泪水,轻声叹道:“别去了。”

话里,带着一丝谁也没有察觉到的恳求。

时好只说:“这些年,谢谢你。”

薛放离开这几年,大概是受了薛放的嘱托,沈沉舟对时好照顾颇多。相处多了,时好能感受到,两人间近乎亲人的爱,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他当作唯一的亲人在依赖。

“时好。”沈沉舟深吸一口气,他很少有这么难言的时刻。

“阿放他,很早,就不要你了。”

时好怔在原地。

“还记得五年前在机场,他说的尾生抱柱的故事吗?”

时好愣愣地听着,已没有反应。

“他不是尾生,你才是。”

时好机械地抬眸,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沈沉舟知道,比起酒吧里的唱歌、比起刚才止不住的眼泪,现在的时好,才是她最难过的模样。

他的心忽地被揪了一把。

不等时好反应,他上前抵住她亲吻。

热吻过后,两人四目相对,脸颊绯红。沈遇舟捧着时好无时无刻不透着媚意的脸蛋,一字一句说道:

“但我会是那根柱子。不管潮起潮落,沧桑变迁,是生是死,无论你在等谁,我永远在你身边。”

啪——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