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齐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尤拾欢

1

意识逐渐回笼,踏着沉重的步子从一片朦胧的贫瘠之地走向敞亮的空间,而睁开眼所看到的却是一片见不得光的黑色。
他尝试活动身体,可束缚住他双手和双脚的麻绳只允许他做小幅度的动作。齐承知道他这是被绑架了,但应有的恐惧与慌乱未能在他身上展露分毫。
归根结底,绑架犯都是些单纯至极的社会杂碎,只要用钱就能轻易摆平。他的小叔叔很疼他,一旦得知他被人绑票了,肯定会来赎他的。怎么说他们家背后是个上市企业,狮子大开口也能让对方打出饱嗝。
听到有开铁门的声音,齐承选择按兵不动。虽然视觉被剥夺了,他其他的感官倒是变得灵敏得很,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传入他的耳朵里,还沾着一身霉味,应该是从外边带过来的,熏得他鼻子发酸。
要不是他的嘴巴被贴上胶带,他保准会忍不住用华丽的词汇亲切问候他们祖宗十八代。——————————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哥,反正晚上他们才会被拍卖出去,不如咱俩先爽一下?”一个操着破锣嗓子的男人先开口,言语里猥琐气儿十足。
“好主意,小心点别被老大发现。”另外一个声音更粗犷些的男人响应积极。
拍卖?这不是绑架吗?齐承突然就坐不住了,他们这些渣滓不是冲着钱,根本就是要他这个人。不过,只要在拍卖会开始前,他的小叔叔给出让害虫们满意的价格,他们不会拿他怎么样的。只需要找准机会,跟他们谈一谈。
他们刚说要爽一下……这屋子里还有女孩子啊,真可怜。齐承的心头涌上怜悯之情,而这份心情在男人的挣扎声中,宣布退潮。取而代之的是,流窜于四肢百骸的冰凉。
男人和男人?开什么国际玩笑。他招谁惹谁了,倒了八辈子霉才会碰上这种事儿。
撕拉衣服的声音,拽动拉链的声音,还有紧随其后的粗重喘息声,混杂着肉体拍打声,刺激着齐承的耳膜。
那个被不幸选中的男人,也跟他一样,没办法说话,只能从嗓子眼里发出嗯嗯的动静。
即使眼睛看不到,光是用听的,也够他不寒而栗。
“哥,你快着点儿,该换你望风了!”负责看门的男人不满地埋怨。
“再等会儿。艹,真是个骚货,夹得这么紧?看老子不干翻你!”男人说的话下作又粗俗。
齐承现在一动不动,为的就是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可不想被男人捅屁眼子。
男人似乎是发泄完了,发出满足的长叹。二号选手接班上阵,只要躲过这一劫……
脚步声在他面前消失,在他头顶上方,还他妈响起了撕袋子的声响。凭借他和女朋友们往日做爱的经验,他当然不会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
跟前的男人窸窸窣窣捣鼓一阵,接着,齐承便感觉有一双手抚上他的大腿,几乎是条件反射,他的腿一曲一抬,照着对面的人就踹过去。生理上的厌恶,他控制不了。听到惨叫声,或许他还歪打正着正中靶心。
男人骂骂咧咧地要冲上来揍他,好在被另一个拉住了,即将出售的商品不能有一丝损坏。
“你们在干什么?”
略显苍老的声音并着踩踏声流入室内,那两个男人立马毕恭毕敬,左一个老大,右一个老大地叫着。
这下,找到领头的了。
老板问他们为什么有个人衣衫不整,他们瞎掰说提前扒衣服为晚上作准备,他居然也没再说什么。
遇到如此好糊弄的幕后老板,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齐承因为说不了话,只能用力发出呜呜的声音,还是顺利地引起注意。
老板让人把他嘴上的胶带撕下来,想要听听齐承要说些什么。
口腔吐气时,之前积攒的压抑感或多或少得到排解。他一派认真地谈判:“放了我,你们开个价,我小叔都会给。”
……
没有任何环境音,安静得让人忐忑。不一会儿,有男人的笑声传来,在那试图憋回去的笑声中,老板用他那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音色陈述事实:“不用想了,是你叔叔齐放把你卖给我的。”
不可能。齐承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也是这么说的。那可是他亲叔叔啊,从小对他比亲儿子还亲。他爸不久前去世,他的小叔叔这边要打理公司的事务,那边还要给他家人的陪伴,这些他都看在眼里。
他明明在家里和小叔叔闲聊,记忆却停留在那杯苏打水上。他本不愿多想,不愿意把待他好的亲人抹黑。但他经人这么一说,再粉妆玉彻的解释也显得苍白无力。只有那一种可能性,能将这一切说得通。
他的嘴巴再次被打上封条,随着他们的离开,齐承的心也凉了半截。可他是绝对不会给命运磕响头的。
齐承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一下午倒是打了好几个盹。
估摸是晚上到了,他被人解开绳子带离那间屋子。本以为这回是个逃跑的好机会,无奈他们以人数取胜,打消了齐承趁这会儿逃走的心思。
他的衣服被那些人强行脱掉,末了,还被硬喂下一杯水。用盲肠想都知道,这肯定不是让他补充水分才逼着喝下去的。
眼罩和胶带被取下之后,他立即被推进一间宽敞的房间,重新被绑起来。房间很大,里面的人也不少,差不多有十几个,都跟他一样是光着身子的可怜虫。他打量着整个空间布局,有没有什么暗格能让他捡个便宜。
“你……在思考怎么逃出去吗?”
一无所获的齐承猛地被人戳穿了心事,这才好好地瞧上坐在他身旁的人一眼。
一个长着娃娃脸的男人。他今年28岁,这个人看起来比他小,撑死也就20岁出头。这么小就摊上这种肮脏事,难为他了。
“你不想逃?”齐承也想拉个伴。
男人摇了摇头,脸颊的成色像熟透的红苹果:“逃不了,你没觉得身体变奇怪了么?”
齐承也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可几分钟之后,好像……身体里潜藏在暗处的火苗从沉睡中苏醒,愈燃愈旺,文火慢炖奔向大火炙烤。倘若穿了衣服,也得把自己脱光不可。看来,药效开始起作用了。
像之前那样注意力集中做别的事,可以很大程度压制药效地发挥。可随着时间推移,精神控制已经没有任何帮助了。
身体因欲望烧灼变得越来越热,齐承的性器也斗志昂扬,高高翘起还吐着腺液。现在要是有女人跟他做爱,就算是如花姐姐,他也认了。
手撸不到,有欲望不能发泄出来,这帮人真他妈的狠。
每个人的呼吸都很沉,每个人也都是欲望脚下的禁脔,沦为只知性交的野兽。
房门被打开,屋里有个人解开禁锢被带了出去。他的去向,毋庸推论。
为了排解这糟糕的感觉,齐承主动找那个娃娃脸搭话:“喂,我叫齐承,你叫什么名字?”
一番交流下,齐承和娃娃脸算是正式认识了。娃娃脸叫温冰,要不是他本人说他已经30岁了,齐承绝对不会相信。童颜还真是可怕。最让他吃惊的事儿还不是这个,他吃惊的是,温冰竟然是“二进宫”。第一次是被他男朋友卖了,这回是被他上回的买家给卖了。至于原因……
“我和他儿子上床了……”温冰眼眸低垂着,似乎是想起什么,耳朵更红了。
贵圈真的太乱了,他今晚说什么也得保住他的屁股。
就是这股药劲儿,最后竟让他连话都说不利索,他的忍耐力居然比不过豆芽菜似的温冰。
这次,被带走的人是他。在被人解绑时,他奋力推开那人,拳头却软绵绵的,还被对方警告别动歪脑筋。日了狗了。
被带到台子上,聚光灯打在他光裸的身上,光彩夺目。如果他不是没穿衣服的话,兴许还会喜欢。
他的目光投掷台下,几十个衣着光鲜的男人们坐在台下,每个人脸上都戴着不同的假面,可就算戴上面具,底下的丑恶皮囊也不会得到半分美化。
现在是逃跑的最佳时机。齐承调动起全身仅剩的活动力往出口跑,却还是被拦了下来。不光是拦,戴着面罩的“工作人员”还开始对他上下其手。
这,是向台下的顾客们展示商品的重要环节。
那个人的手仿佛带着轻微的电流,所到之处皆引得畅快的酥麻感,甚至想让他继续往下摸……
齐承心里骂了没出息的自己千遍万遍,可生理诉求,他怎么管得住!
接下来受到疼爱的是他的乳头,在那个人的手里被捏得又红又肿,他还他妈感觉更舒服了。
台下那么多人看着他被人玩,尊严撑起他最后三分清明。他咬咬牙,胳膊肘向后一顶,对方顿时吃痛松手。
齐承小臂撑着地面,沾染情欲的双眸瞪视台下:“你们这些买卖人口的变态,祝你们早日阳痿!”
台下哗然一片。
随即,有人开始报价,因为他后面是处,六十万起。
把他当女人了吗?这些死变态!齐承气得直发抖。
台下抬价声不断,似乎都对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感兴趣。
一路抬价一直抬到500万,还是一个看起来肚满肠肥的胖子报的。趴在地上的齐承扫了他一眼,盘算到底该怎么灭了他。
在最后敲定落锤前的最后几秒,坐在最角落的一个男人举起号码牌。
“600万,这个人我要了。”
无人加价,落锤成交。齐承下架,成交金额人民币600万元。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