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逼人太甚》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五溪

来客
又来了——

时值正午,烈日从窗帘缝隙中透过,在木质地板上泄出一道刺目的光。

耳塞在烦闷翻身中滑落枕下,门外细微的脚步声,窗外若有若无的交谈声,丝丝缕缕钻进耳朵。

昨晚忙方案忙到凌晨五点,借助药物,七点才蒙蒙睡着,傅未遥翻开手机一看,满打满算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心火瞬间熊熊燃烧起来。

推门出去,她倚在栏杆上,冷冷地看着楼下。——————————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程砚洲抱着厚厚一沓书册走在前面,程书岚拎着两只小书包亦步亦趋地跟在哥哥身后,而她亲爱的小妈程佳婷,正招呼兄妹俩过去喝水,好一副其乐融融的合家欢景象。

当自己家呢?

三月前他们不远千里从小妈老家过来投奔时,她早料到有这么一天。兄妹俩在本城无根无枝的,双亲尽逝,没有经济来源。程佳婷好心泛滥相邀同住,耳根子软好面子的老爸怎么可能拒绝?

只不过那时,程砚洲说他在本地读大学,连带为转学去文华的妹妹办理了住校。

但现在,文华放暑假了……

程书岚的房间安排在二楼尽头的客房,书有些沉,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程砚洲抬起膝盖顶在书册底部,双臂收拢捞回微微滑落的一本五三。

行动间,短裤裤腿卷起,露出肤色较浅的大腿外侧,再侧身,后背已被汗浸透,轻薄T恤紧紧贴住后背,宽肩窄腰一览无余。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傅未遥勾唇轻叹,段位太低,心思昭然若揭,手法蹩脚拙劣。胜在身高腿长,颜值出众,并不招人反感。

没发现程砚洲的欲言又止,傅未遥对看人搬家毫无兴趣,转身回房。

睡眠不足,食欲直线下降,姜姨在门外催了几回,她才不情不愿地下楼。

餐桌上,程家村的三位代表坐在同侧,程佳婷端庄微笑,让她快坐。

看到这张和妈妈相似的脸,傅未遥忍下白眼,语气淡淡,朝余致伟道:“爸,我不饿。”

“早饭不吃,午饭不吃,你想干嘛?都是你喜欢的菜,多少吃一点。”余致伟人到中年保养得宜,方脸剑眉,板着脸教训女儿时自带一股威严。

“没胃口,”傅未遥才不怵他,她绕过餐桌,径直往外走:“我去公司。”

“爱吃不吃!”寻常家宴,都是熟识的亲戚,余致伟冷哼一声,招呼两位小客人动筷,不忘给傅未遥找补:“小予忙,别管她。”

桌前的程书岚低眉盯着眼前餐盘,不敢吱声,她小心翼翼地捏着手指,看看镇定的哥哥,又看看陌生的姨夫,最后无措地将目光定格在程佳婷身上。

知晓她紧张,程佳婷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笑,温柔询问:“小予去公司的话,我让乔安给她送份工作餐?”

余致伟点头,“注意营养搭配。”

饭后,程佳婷领着兄妹二人,主要是留下来过暑假的程书岚熟悉环境,程砚洲有自己的打算,她也不勉强,谁让傅未遥看见他总是横眉竖眼的,老余宠女儿宠得紧,她没必要硬留下程砚洲引继女不快。

“三楼有傅未远的画室,他喜静,尽量别去打扰。”

继子常年不下楼,早中晚饭都由阿姨送去。

程砚洲心不在焉地听着介绍,思绪仍停留在餐桌前,她最后看向他时,不含任何感情的一眼。

“至于傅未遥……”

他按灭微微震动的手机,留心竖起耳朵。

程佳婷斟酌措辞,“脾气冲,性子直,千万别招惹她。”

一番话说得程书岚频频点头,恨不得句句记在笔记上。

程砚洲拍去妹妹肩头不知何时沾上的浮尘,应了声“好”,方才腾出手看刚进来的那条微信,上周加上的好友,未备注姓名,可他早已将头像牢记心头。

简短两字“出来”,附加定位。

两公里以外的一家粤菜馆,她在等他。

挟恩
程砚洲顶着烈日跑了两公里,到的时候,傅未遥还在慢条斯理地用餐。

幸好没走。

她吃得慢,抬手示意程砚洲落座。服务生添上餐具茶水后随即离开包厢,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

“考虑好了吗?”她率先发问。

“那天,”场面太过混乱,细梢末节程砚洲不愿回想,他看向傅未遥所在的方向,诚恳鞠躬:“谢谢你的帮忙。”

话音一转,果断:“但是……”

“嗯。”她没让他继续说下去。

傅未遥将筷子搁在瓷制筷枕上,折起餐巾慢慢擦拭唇角,桌上的菜动得极少,只吃个半饱,不过她有的是时间,决定先解决眼前这桩麻烦事。

“嫌少是吧?你开个价。”毕竟是小妈的人,适当提高价格,她可以接受。

“不是钱的问题,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在识意工作,那天过去只是帮朋友的忙。”

那晚事发突然,他很感激她的出手相助,只是,感激归感激,出卖身体,他做不到。

傅未遥懒得分辨他是不是在玩欲拒欢迎的小把戏,转头提起,

“你妹妹是在文华吧?”

“是。”程砚洲纳罕她突然的话题转变,说起妹妹时,眼底涌上一丝不易察觉的骄傲,书岚期末考各项科目都比在老家就读时进步不少。

“学校不错。”她煞有介事地点头,看似要闲话家常:“学费多少?”

“一学期一千二。”文华是公办高中,收费标准在官网都能查到。学费还好,只是住宿费偏高,他去年寒假兼职赚来的工资已所剩无几。

囊中羞涩到快要负担不起妹妹下学期的生活费。

“想必你不清楚,”傅未遥继续道:“文华从不接收转校生。”

她作为本地人,有必要和他科普下全区最好的公办高中。

“一没户口二不在本地高考,你觉得文华校方为什么会破格录取你妹妹?是因为她成绩优异,惜才?”

显然不是,书岚的成绩在老家出众,可在文华这所重本率极高的学校并不拔尖。

在求助婷姨之前,程砚洲吃过好几回闭门羹,要么是借读费用高昂,要么是完全不接收借读生。

最后是婷姨打包票,说和文华校方有点交情,将书岚安排进去轻而易举,他只当是傅家家大业大人脉资源广,办事比他这种平头百姓便利,从未作他想。

傅未遥毫不客气地将真相撕开给他看,

“又是捐书又是捐器材的,粗略扫了一眼,比我给你开的价,刚好高那么一点。”

满室静寂。

寒意从脚底升起,程砚洲想,一定是室内空调开得太低,他险些坐不住,桌下她看不见的地方,手颤得厉害。

还不起,他苦笑,不是一笔小数目。

再转回老家?他可以忍受黑暗,可书岚呢?她天性胆小,好不容易将落下的成绩补上,笑容也多了起来,再回到那种地方,她还有未来可言吗?

程砚洲不敢赌。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