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药不成反被日》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Elizabeth

下药不成反被日
Elizabeth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H / 喜剧 / 高H / 宫廷
自诩聪明无比的王妙然,为了得到美人傅道韫,给萧长茂和郑妙人下药,结果反被萧长茂给日了。被萧长茂日了,王妙然只能咬牙认了。但傅道韫和郑妙人也想来日一下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啧,下药失败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你记好了,等萧长茂过来,你务必要在一盏茶之内把郑妙人给我带过来,千万不能早也不能迟了。”王妙然嘱咐道。

裹儿犹豫道:“王尚仪,你和郑姑姑向来不太和,今日请她,她能来吗?”

王妙然啧了一下:“那你不会动动脑子吗?你暗示她,我因为今日要离宫一事担忧,怕被赶出宫廷,想求求她,在太后面前美言几句。这样,她就是瘫痪在床也要爬过来看看我的丑态。”说着把裹儿赶去旁边等着。

“是……”裹儿应诺,慌忙去了。

兜儿上前倒了杯茶给王妙然,道:“尚仪,到不怨裹儿为难,您也太心急了。要我说你何不再等等,就像当初亲近一字并肩王那样,跟她走近些,计划的再周祥些呢。这么贸贸然把郑妙人请过来,瞎子都看得出来是您搞的鬼。到时候郑妙人岂不要闹翻了天?”

王妙然不屑:“闹也有个先后次序。如今我们这一批人都要离宫了,她竟然能讨好太后,让太后开金口把她送给萧长茂,也是她的本事。可是千算万算,没算到人家萧长茂根本不要她,连个洗脚丫头她也不配当。想来,是她郑妙人,人美心毒太出名了,连堂堂一字并肩王都要避讳。现在我给了她一个实现愿望的机会,她一定会想尽办法紧紧贴着萧长茂,像跗骨之蛆。她哪有功夫来折腾我?”更何况……道韫也要出宫了,要是晚一步,她就要做萧王妃了。

兜儿道:“说的也是,可既然郑妙人早有此心,那咱们何不干脆跟她商量好,岂不更加万无一失?何必这样冒冒失失,万一有任何差错……”

王妙然摇头:“郑妙人是个苍蝇腿都要刮下二两肉的人,跟她谁知道她会不会反而拿腔拿调,拿捏我们,不如给她来个措手不及……”

兜儿还要再说,被王妙然强行打断:“你别多嘴了,这个时候该我休息的时间,鬼都不会来一个。等会儿萧长茂来,我先把药给他灌下去。等郑妙人一来,你找个理由把我喊走。他们俩就是把天喊破都不会有人来。等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就是傅尚宫的休息时间了,等会儿一大批人要来,当场捉他们个正着。就当我们兄妹一场,帮帮郑妹妹了。”

兜儿还要说,被赶来的萧长茂打断了。

兜儿沏了茶给王妙然使了个好自为之的眼色,就退下走向小宫人休息的地方了。

王妙然打叠起笑脸,将茶递给萧长茂。

萧长茂接过去却不喝,问道:“刘娘娘最近还好吗?你找我过来是刘娘娘出了什么事吗?”

王妙然气的脸都挂不住了,刘娘娘、刘娘娘,刘你的娘,你也不嫌弃拗口。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可怜的道韫,你痴心他,他却痴心自己的表妹呢。

王妙然立意为道韫出一口气,故意恶心他,道:“刘娘娘说好也好,说不好也有些不好呢。王爷先喝茶。”

萧长茂似乎有些心神不宁,端起茶一口气饮尽。王妙然欣慰点头,得逞一笑,瞟了一眼窗外,裹儿正赶忙去请郑妙人。

见他喝了茶,王妙然道:“刘娘娘最得盛宠,近日陛下接连宿在她那里,这是好了。不好呢?”王妙然做作的捂了捂嘴,道:“哎呀,你知道的,刘娘娘有多身娇肉贵,陛下日日宠幸,她承受不住,伤了娇处呢。可惜她脸皮薄,不好说出口。咱们这些看惯了的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萧长茂脸色立马难看起来,王妙然心里果真痛快起来。萧长茂有意于傅道韫他生气,无意于傅道韫他更生气。

萧长茂估计是气的狠了,端起茶壶自斟自饮个不停。王妙然心想,这样喝下去不会把郑妙人弄死吧。然后摇了摇头,不至于,不至于。

两人正各有心事,一阵脚步声传来。王妙然正高兴,肯定是郑妙人来了。谁知一回头竟然是提前过来的兜儿。

“王尚仪,傅听说您在这里休息,过来问您要彤史,她要记载入档了。”兜儿面色焦急道。郑妙人还没来,傅道韫倒先来了。要是她过来,正好看到萧长茂,两人干菜烈火,还有郑妙人什么事。

王妙然解开钥匙递过去,道:“不过是彤史,你知道放在哪里,拿去给她就是。记得,要有什么问题,马上来禀告我,我再去看看,嗯?”

兜儿为难,这彤史哪里是自己可以拿的。只是情况紧急,只能拿过钥匙,应是而去。想着,等会儿过来倒不用另找借口了。

“这彤史,我听说一般宫人为了避嫌是不敢轻易接触的,要是没有别的事,王尚仪还是亲自去看看吧。您说的事,我都清楚了。”说完起身就走。

郑妙人还没来,王妙然怎么能让他走,赶忙过来拦住他。萧长茂人高马大,步子一跨,倒把王妙然差点拖到地上。

王妙然扶着他站起来,忙道:“将军何必这么急,您下次进宫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还有刘娘娘的事要说。”

萧长茂却突然发起火来:“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说皇帝晚上操了刘娘娘几回?不过也是,你这尚仪要么记录宫闱起居和内庭燕亵之事,要么负责教导小皇子们开荤破处。你又不是王爷、皇子每天博学多才,见多识广。也不是傅尚宫、郑姑姑,被皇帝、太后偏爱,要什么有什么。当然每日只有这些下流话可以说。”

王妙然听他无故讽刺起自己的身世,登时愣在那里,以为已经百毒不侵的心脏像被人用手捏住一样生疼。

“不过……我每日军机大事忙的要死。这些日子只是奇怪你为什么突然接近我,怕别有用心,才任由你接近了。没想到你这么不成器,恨我恨的牙痒痒,连个毒药也不敢下。就知道说些酸话来刺激本王,你以为本王会在乎吗?……本王又不是你,”萧长茂看看看被他一顿话骂到眼眶通红,愣在当场的王妙然,耻笑他,又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王尚仪一个男人,却长在内廷,做着女官的活儿。你不会至今连女人下面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吧。还是你已经和哪个宫女私相授受,珠胎暗结?到时候生个小宫人出来,男的和你一样做尚仪,女的也去做宫女。专门给他的堂兄弟记录晚上睡了哪个女人。”

这突如其来的诛心之话,让王妙然的眼泪就要破框而出。

忽而一道清脆的女声传来:“两位在谈些什么?王尚仪原来有客在,怎么又请了我。”原来是郑妙人来了。

只是她来的不是时候,王妙然看着满头金蛾玉钗的郑妙人,想起太后偏心至此:伺候她的宫女到是满身珠光宝气,自己却……一无所有。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