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给我买裙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缃

陆先生

陆简不学好地包养了位男大学生。
自从和自己没什么感情的双亲去世给他留下了偌大家产后,陆简做的事一件比一件出格。
当然,那些事在同年龄的资深纨绔子弟看来,都只是小打小闹。所以晋升富一代的陆简,摆在明面上包养了位小情儿。
陆简并不是想炫耀给谁看,只是一个人回到家,矫情地生出点空虚,就想着干脆找个人来聊以慰籍。
选择傅穿茫不仅是因为他长得帅,还有当时陆简作为本市优秀企业家回母校出席讲座时看到了这个一本正经的年轻人,忍不住生出了点想要迎难而上的心思。
陆简想,要是直接提出包养,被他拒绝后自己又热烈纠缠,一来二去的,接下来的几天应该都不会无聊了。
当天陆简就让公司法务部拟了个定点资助的合同,挨到下班时间后就跟着那些个狐朋狗友去酒吧喝酒。
陆简不参加后半场,九点多就叫司机把自己接走。司机熟悉他习惯,喝了酒后容易晕车,就把车速放的很慢。陆简盯着车窗外城市灯火五光十色,晃得人迷茫不知哪里才是归处。
大概人禁不起想,陆简竟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傅穿茫旁边,傅穿茫正想两步往前走开,却见后车窗放了下来,里面的人很眼熟。
傅穿茫显然还记得接待过的这位年轻优秀企业家,于是低身同陆简问好:“陆先生晚上好。”
这一声问好极大的取悦了陆简,他用带着醉意的声音缓慢又勾人说到:“回学校吗,我送你。”
傅穿茫本想拒绝,可是他对上了陆简的眼睛。他的眼尾本就上翘,如今包含醉意半眯着,简直多情。
“那就麻烦陆先生了。”傅穿茫说到。
傅穿茫坐上车后,陆简就忍不住朝他的方向靠近,他语气里带着忍不住的欣喜道:“你还记得我?”
他一凑近,傅穿茫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看着他眼里的笑意和期待,傅穿茫略走神地想,自己还没见过这么乖的酒鬼。
傅穿茫久不回应惹得陆简皱了眉头,撅着嘴抱怨:“怎么不回答我?”
傅穿茫回过神,抿了下嘴,说:“陆先生长得很漂亮,不容易让人忘记。”
陆简咯咯笑了,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回。
评价别人的模样并不是一件礼貌的事,夸一位男士漂亮也不得体,但是这是傅穿茫的真实想法,陆简人漂亮,是对于男性来说过于柔软的漂亮,上次讲座时他的神情语言带着点天生的从容傲气,让人忽略了这种柔软。
陆简笑够了停下,凑在傅穿茫眼前,抬着眼皮,眼里盛着一汪水润,一字一句的说:“我包养你好不好?”
傅穿茫没有嫌弃厌恶,也没有震惊后退,他只是低顺的与陆简目光相接,十分平静地说:“好。”
再后,陆简就不太清明,和傅穿茫交换了联系方式,从司机那儿拿了的备用钥匙给他,又让他周末来找自己。
就这样,在陆简自己不甚清明的时候,如自己心愿的包养了傅穿茫,没有强取豪夺没有倾盆狗血,只有第二天醒来后的头疼和概不退货新鲜出炉的小情儿。

合同

周五陆简派了司机去接傅穿茫,自己则在家整理法务部拟的资助合同,因为是摆在明面上的东西,里面的内容大多是向着傅穿茫有利的方向,这让陆简忍不住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自己说的太过委婉,以至于他们搞错了这份合同的实质内涵。
指针指到六点,屋里响起了门铃声,家里没有阿姨,陆简只能自己去开门。
傅穿茫按门铃只是出于礼貌,毕竟是第一次登门,陆简说出包养的时候后也是在醉酒后,一般来说酒鬼的话不能信。
令傅穿茫略诧异的是,是陆简开的门,他已经换了常服,白衣黑裤,头发还有些凌乱,但是整个人的模样都很放松。傅穿茫这才意识到,和他的身家比起来,他的年龄有点太小了。
陆简没有过多的打量傅穿茫,他开了门,见到青年后,只是说到:“进来吧。”
冷冰冰的,和那天醉酒后的模样不太相同。
傅穿茫换了鞋跟着进到客厅,陆简示意他坐到身旁,然后把拟好的合同递给了他。
“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删改的。”陆简说。
傅穿茫点了点头,掠过那些官方话术,看到了资助条件,然后:“该生需要成绩维持在年级前十?”
陆简觉得额头青经突突地跳,抬眸看了傅穿茫一眼,说:“只是摆在明面上的合同,不用太在意。”
傅穿茫平静地点了点头,一目十行的扫过那些有关他成绩、品行的要求,就算真按照上面的来,自己也是能够合格的,只是他在资助金额那儿顿了下——因为包养费也是按学期给的。
傅穿茫抿着嘴,他在怀疑陆简是不是真的只想资助自己,但是还是没能问出口。
“我看完了。”傅穿茫道。
“有什么要删改的地方吗?”陆简问。
傅穿茫摇了摇头,转身从自己带来的书包里拿出几页纸递给陆简,到:“这是我的体检报告单。”
陆简几乎是下意识皱着眉说到:“我不会跟你上床。”
“你不是包养我么?”傅穿茫平静辩驳,“为什么包养我不和我做爱?”
陆简眉头快拧到一起了,自己要怎么解释,说自己是以为他会拒绝所以才提出包养的,还是说是因为无聊想找个会撒娇会说体己话的情儿?
算了,陆简想,做就做呗,就这么放纵也没什么不好。
陆简接过了体检报告单,随意的瞥了几眼,说:“行了,签字吧。”
就这么折腾到快七点,陆简说出去吃饭,傅穿茫见他已经换了衣服,就问到:“家里有菜吗,我给你做饭吧。”
陆简想了想,说:“有的。”
陆简领着人到了厨房,冰箱里码着新鲜果蔬,都是做饭阿姨留下的。
“有什么忌口吗?”傅穿茫问。
“没有。”陆简回答。
实际上,等四菜一汤上桌,傅穿茫才发现,陆简的确没有忌口,但是十分会挑拣好坏。
不喜欢带头的豆芽、莴笋叶子、香菇的根、带皮的西红柿还有沾了油的米饭等等,虽然不会可以挑挑拣拣,但是夹到了,嘴就会轻微向下瞥。
傅穿茫的手艺确实很好,两人吃完饭,傅穿茫收拾碗筷厨房,陆简就想,要不还是把保养合同改成劳动合同,发五险一金的那种。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