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 千岛鹿

耽美/原创/男男/古代/高H/喜剧/轻松/高H

【作家想说的话:】
观众老爷们!!!我垃圾鹿又来啦!!!!滑跪~~~~保证这次给各位炖锅不长又甜
蜜蜜的红烧肉

第一章 刨冰不成反被猛艹,这谁顶得住啊?

“都去了多久了……”

装饰繁丽的牛皮行军帐内,一位青年姿势慵懒,从月白色蟒袍下伸出一条白腿搭在
茶案上,眉宇间透着不耐:“小爷我要热死了!”

“小王爷,不是小的们偷懒,”躬身站在门口的小厮臊眉耷眼一脸为难:“前面天浴
山入口被沈将军的人拦着,怎么求都不让过。”

“没用的东西,”青年眉头皱起,白玉似的脚丫子“砰”地一声踹在茶案上,茶碗茶水
摇摇晃晃洒了一桌。

“提我名字啊!”

“提….提了…..”小厮身子一抖,说话更哆嗦了。

“沈将军说……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让过…..”

“他娘的!”青年一骨碌从塌上爬起来,敛了敛衣服拧起眉头:“我亲自去跟沈郁说!”

处理完军中事宜从内帐里出来时,天色已经擦黑,一撩开客帐的皮帘,沈郁的眉头
就微微皱起来。

主座上坐着的青年,身穿玄色浣花锦绸大氅,腰间绑着一根靓蓝色仙花纹金带,乌
黑柔软的长发肆意披散着,衬得他一张脸白净俊秀,一双薄唇像是不满意似的微翘
着,明亮的一双大眼睛锐利地盯着自己。

“又怎么了。”沈郁微微蹙眉,小王爷一摆出不满的表情,他就要出来收拾烂摊子。

“沈将军好大的官威,”赫连真盯着眼前的高大男人,撇了撇嘴:“不光天浴山封住
不让我的人进,连见你一面都要等上这么久。”

“你在营里这么久,想必也有所耳闻,天浴山附近屡有兵报,我不是针对你……”

“废话少说,什么兵报人报,我的人进山开几块冰而已,你别管!”

沈郁无奈,挥手示意手下呈上羊皮地图,摊在桌上。

“春天已过,天池附近的寒冰逐渐开化,”男人耐心地指着地图上的山水线条逐个介
绍:“弩羌族活动范围越来越广,最近在山脚捉到他们的斥候,此时派人贸然进入
天浴山,可能会与弩羌人遭遇,暴露我军位置…..”

“就取几块冰而已,听虫叫还不种地了呢。”赫连真努了努嘴,“我叫人盯紧点就行
了,连你都知道冰要开化了,再等上两天没了冰,小爷我屯什么过夏?”

“此时不同以前,我朝与弩羌之战一触即发,先下两方都在寻找突破口,而天浴山
脚屯着我军六万粮草,万万不能主动宣战。”

“我们速去速回。”

“不行。”

“就一日!”

“不行!”

“若是我命人闯关呢?”

如此骄蛮不通情理,沈郁见状,脸色微沉。

“那我就先擒了小王爷,参你通羌卖国之罪!。”

“你……!”

“理由我讲过了,能理解几分还看您自己,”男人把羊皮地图卷起来,眼皮都不抬:
“天色晚了,小王爷早点回去歇息,沈某不留您了。”

“啪!”

小王爷用力地甩开皮门帘,气鼓鼓的走了。

本来在京城呆的好好的,皇兄非说让自己来边境和这个姓沈的一起吃苦受累,美其
名曰什么督军之余学习带兵打仗,其实就是想叫自己受罪!

这半个多月以来,姓沈的根本连话都不跟人说几句,还学习呢,他有什么值得学习
的?他只是个三品武将,立点战功就了不得了?

要吃没吃要喝没喝的破地方,连凿块冰都要看那个姓沈的脸色,凭什么!小爷可是
当今皇室宗亲!他是个屁!

这都大半个月了,在沈郁身边愣是一件顺心事都办不成。越想越怄,赫连真连翻了
好几个身,黑夜里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闪着光,就是不肯睡。

……哼哼……沈郁……你给我等着……

翌日

“吃酒?”沈将军微微敛眉,将手中的红色请帖仔细端详一通:“不年不节的吃什么酒?”

“今日是小王爷寿辰,我家王爷说昨日对将军多有得罪,想请您吃酒赔罪。”

“不必了,小事一件,你回吧,叫小王爷也别放在心上。”

那小子可不像通情达理之人,沈郁暗自发笑,将请帖随手扔在案上。

“那个…..将军……”小厮努力回想着赫连真教自己的说辞:“我们小王爷说不光
是过生日,还想和您多说说话,他来这边半月有余,都没怎么和将军说上话,有很
多兵书上的问题想请教一下将军。”

“他?还知道看书?”男人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对….是…..”小厮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我们小王爷最近对这些极上心…..他
说将军您最懂带兵打仗了…所以托我来求您…..”

“当真?”

“嗯……”

想起圣上给自己写的密信,曾言语恳切的叫自己多提点提点这个不着调的小王爷,
沈郁沉吟了一下,微微点头。

“晚些我去一趟。”

晴夜,连丝云彩都没有,月光慷慨地洒在帐篷上,帐内烛火温馨,赫连真真的拿出
一本兵法,摊在桌上与沈郁共同翻看。

“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就……表现了周
王以仁为本的…..战争观…..”

“错!这句不是周王说的,这是周王以后才流行起来的。”赫连真眼睛一亮,连忙斟
了一杯酒递给沈郁:“沈大哥你又说错了,该罚!”

“对…….对你说的对……我认罚…..”

怎么一连灌下大半壶,这人还能不停叭叭呢?不是说这迷药见效快,两杯就倒吗?

赫连真眼睛一眯,一口一个沈大哥叫得亲热,酒一杯接一杯的满上,生怕沈郁喝不醉。

其实这点酒也不算多,放在平时连牙缝都不够塞,可今天沈郁却觉得不对劲,喝着
喝着,手臂没了力气,呼吸急促,头晕眼花气血翻涌,还没等想明白是哪出了问
题,就咣当一声被药趴在桌上,失去了意识。

呼……终于倒了……是头牛喝这么多,也该趴下了吧。

赫连真放下酒杯拍拍手:“叫我下午备好的人马,拿上这块腰牌就说是沈将军叫他
们入山的,明晚之前本王没有冰枕消暑看我不把脑袋给你扭下来!”

“那将军……”

“别管,叫他在地上躺着去。”

看着小厮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小王爷美滋滋的扬起嘴角,还示威似的拍了拍男人
的脸颊。

你不让我做的事情我偏要做,怎样咯。

唔……什么东西…..

睡梦中只觉得身体被一股炽热包围,热气一股一股地喷进脖颈,好大的酒气,赫连
真胡乱挥手,触到了一个结实的身体。

“嗯…..什么人!”

小王爷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对发红的墨瞳。

“为什么在酒里下药……”沈郁压抑着灼心的欲望,嗓子喑哑不堪:“跟我玩阴的…….”

“你怎么回事?放开!”手腕被男人攥的生疼,赫连真怎么也甩不脱:“你敢动我!”

没想到这家伙如此肮脏下作,还好自己内力不俗还能保持两分清醒,不然再多喝些
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沈郁越想越恨,手下发力也是愈来愈重。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