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晓》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煉爓

內容簡介

倒霉孩子乔春岚前往仙域是为了找帮手给自己报仇的,结果这仇报着报着就变成走向搜集初元仙尊灵魂碎片兼着夺取他们的元阳之路?!

乔春岚本想好声好气地劝他们回归本位以重新塑造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位飞升成仙的「初元仙尊」肉体,却不想……

仙域神秘世家开山老祖面瘫「寒白昼」:什么是肉体?待我研究研究。
乔春岚:不是,你该研究的是你的不是我的!

同为凡人界出身的醋坛竹马「贺南渊」:他们摸了妳几次?我也要摸回来!
乔春岚:不对,你摸得最多!

腹黑反差触手王「东宫䲳」:别搞错了,我跟妳负距离接触只是为了夺取妳的灵气。
乔春岚:不是,你先从我身上下来再说!

满腔热血的奶狗卫道士「赫连烽」:岚岚,再来一次好不好?
乔春岚:不是,你这满腔热血不是应该要用在斩妖除魔吗?

毫无上进心的强力打桩机「龚穷远」:大家都是修仙人自有分寸,我这共主只要躺着赢就好。
乔春岚:(用力推)那你倒是翻个身啊!

偶像包袱霸道掌门人「尉迟鎏光」:女人,妳只能是我的!
乔春岚:这位先生请领号码牌排队等叫号喔!

黑的切开来还是黑的恶役邪修「温楚」:这种惊喜妳喜欢吗?
乔春岚:(翻白眼)你玩够了没?玩够就赶快回老家!

--

对不起呀我实在不会写介绍,总而言之这是位女主需要搜集七龙珠(可以理解为灵魂碎片)召唤本尊大佬的故事,由于男主都是同一人、不同分灵,所以称为伪NPH。头一次写这种文,以前也没写过恋爱小甜饼,恳请各位多多包容~~

排雷:这类文章应该没什么好雷的,唯一雷可能是渣作者肉文小学鸡,在肉上可能会不够尽兴,前三章可窥端倪,非男主的部分可能会有点春光乍泄、但不会%%%,不会有过激强迫虐待行为,默认出场的都高颜值,男主(灵魂碎片)们全员C(处),女主第一次在前三章,不会有路人H戏,以送女主上快乐云端为己任!

修仙境界设定(不会很常出现):凤初(练气)→琴心(筑基)→腾云(金丹)→晖阳(元婴)→干元(化神)→无相(阳神)→太清(混元)由来来自我偶像药王/医神孙思邈书写的「七候」。

簡體版HNPH仙俠女性向

第一章(微H)
「贺哥哥,我难受……」

「忍忍。」

贺南渊单手紧抱着青梅竹马娇软无力且散发着阵阵兰花香的身躯,另一手则掐着法诀在周遭布下使人无法窥视隐私的结界,而他的同伴寒家七公子寒柒早已远远地避了开来,留给这对青梅竹马最大限度的隐私空间,自己则在外头替他们护法。

贺南渊的手略微迟疑地搭上了乔春岚的腰间,道:「岚岚,我……」

「没关系的,贺哥哥。」乔春岚原本尽可能避开贺南渊的目光,现在倒是鼓起勇气看向面貌俊朗的男性,那是她从小一块儿长大的邻家青梅竹马,也曾是两家人口头上的婚约对象。「对不起呀……连累你了。」

「不,是我……」

他其实也没做错什么,但接下来要做的事恐怕就是冒犯了。

他们的老家被战火波及,虽则战事没几个月便已平复,但乔家镇的镇长一家因其所在位置与所执权柄之故首当其冲,唯有乔春岚一人因当时不在家中而独活。

仇家似乎攀上了一位来自仙域的修士而难以缨其锋,乔春岚无能复仇,忽焉想到那位前往仙域的青梅竹马贺南渊,便想方设法地找寻线索步入仙域,而她在初入仙域时意外幸运获得当地山域大仙的灵泉机缘而洗去凡人根骨,却不想才过后不久便被无德修士盯上,手无缚鸡之力的她自是沦为他人盘中飧,要被卖往大城内的青楼。

乔春岚自幼便机警聪敏,寻了机会便逃了出去,却不想依然中了无德修士给她下的药,如今四肢瘫软无力不说,身体内更是有如密密麻麻的虫子在咬,又痒又疼。

贺南渊与仙域好友寒柒就这么恰巧在荒郊野岭遇上了乔春岚,才一眼相认后便陷入了如此尴尬的情景。

乔春岚需要解药,而那「解药」也非贺南渊不可──她自幼与贺南渊青梅竹马,若非贺南渊后来踏入仙域、步向求道之途,他们俩定也早已结成姻缘。

更何况身为修仙世家嫡系的公子寒柒压根儿不可能舍身帮助一名凡人,贺南渊对乔春岚尚有几分情愫与愧疚在,自是义无反顾,只是两人都不谙人事,最后还是寒柒万分嫌弃地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了一本私藏的秘戏图册扔给贺南渊后走得老远替他们守着才算有了开头。

眼瞧着乔春岚的眼神愈发迷离、愈发艳红的唇瓣中无可抑止地发出嘤咛,贺南渊也不再犹豫,草率地翻了翻那本秘戏图册后,终究是伸手将她的腰带拉扯得松些,而后一气呵成地撂起她的裙子、扯下亵裤,顺带随手抚弄了回自己胯间阳具就想学着秘戏图里的模样蛮横地想入进去,却不想乔春岚从前未经人事,就算因为中药而使得那粉嫩的软肉已然被蜜水浸渍地晶莹、里头更有源源不绝的汁水流出,那半软不硬的家伙也难以突破难关。

「笨呀,贺哥哥,你……」乔春岚喘着气,她虽未经男女之事,但从前却是听出嫁的姊姊偷偷与自己说过一二的。她颤抖着的双手拉扯起自己的衣襟,又让贺南渊将自己的肚兜给揭起,双手挤压着自己胸前的两颗粉果道:「贺哥哥……先舔舔。」

贺南渊原本略微红着的脸红得愈发厉害没办法,只能就着乔春岚的指引张嘴舔拭,那羞涩又笨拙的模样全然看不出他从前乃镇上小霸王的恣意潇洒。

还在凡人界时,他不是没想过有朝一日会与乔春岚发生这样的关系。

贺、乔两家本早有默契,在他的想象中,两人会在某个时间点结亲,在新婚夜里,他会故作镇定地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再吃点东西才歇下?而乔春岚定不与他客气,而后在洗漱完毕后,他会褪下乔春岚的大红嫁衣、露出她那雪白的肌肤,再扯下她的肚兜,于她百般娇羞、欲拒还迎的举措下压身上去一尝芳泽……

贺南渊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吮着乔春岚左胸前的粉果,一会儿后,另一手也逐渐情不自禁地揉捏起她的右胸,雪白的乳儿在他逐渐不知节制的力道下被抓握得变形,过后留下了粉红色的指印。

乔春岚低低地呻吟着,留存于体内的药性似乎催迫着她更进一步地求欢,她只觉得自己的浑身化为火球,迫不及待地将酥胸往贺南渊的嘴里送,一时之间字也顾不得什么羞涩,双手甚至主动地攀着他的脖子无声地催他继续。

乔春岚双膝不安分地摩擦着贺南渊锻炼得紧致的腰际,不同于女体柔软的刚硬线条展示了他这些岁月以来于仙域的苦修果实。

大体而言,走向修仙之路的人五感都是愈发敏锐的。

他们不但耳聪目明、嗅觉灵敏,甚至能藉由触碰感知到最为细微的灵气流动,是以乔春岚这般举措着实惹得还存有几分犹豫的贺南渊几乎要断开了理智!

他踏入仙域五年,知道自己身上负有莫大机缘,又恰巧碰上寒柒这位「乐善好施」的朋友相助,短短五年间便从入门的凤初境接连突破到琴心境,现在早是腾云境的修为,拥有驭物飞行的能力,在仙域里头能有如此快速的进展早是万年难得一遇的人才,更何况他原先仅是凡人!

贺南渊境界高、心态尚不稳定,加上五感过分清晰,一下子便被乔春岚撩拨起来,他放开了口中那被舐得愈发红润肿胀的果实,略微冰凉的唇瓣向下移动,从乔春岚的肋处向下滑去,舌尖在她的肚脐周围打了个转儿,而后双手抓着她的双腿支起向上便往蜜泉涌口舔吮而去。

「呀……贺……贺哥哥……」

乔春岚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爬满了整身,而后迅速地被一波无能以言语形容的快感所淹没,她扭动着自己的腰身,企图甩开那异样而过分刺激的感受,却是贺南渊丝毫不给她任何喘息的空间,顶起的舌尖朝她身下的软嫩湿滑的肉瓣扫了几回,而后张嘴便往上头充血的粉珠轻轻地啮咬了上去。

贺南渊的脑子里真没多想,也不曾明白自己为什么才头一回行人事就能明白那是什么──或许是他身为男人而对此无师自通,也或许是他「聪明绝顶」、只消看了一眼寒柒给的秘戏图就能融会贯通,无论如何,在他几乎不经脑子刺激了那颗软嫩湿滑的粉珠时,乔春岚不可抑制地发出一声嘤咛,随后滚滚蜜泉喷湿了贺南渊的半张脸。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