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错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鹿山小筑

01 夜店

夜色正浓,有的地方已经陷入了沉睡,可有的地方才刚刚开始生机勃勃。夜店里群魔乱舞,卡座里一个清秀的青年站到桌子上,行为粗鲁得跟他的姣好容颜一点也不相称。他举起一瓶Johnny Walker Red Scotch,直接对瓶吹,引得下面一圈小年轻尖叫起哄,声音转眼又被淹没在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里。
青年跳下桌子,差点一个不稳摔倒,但他很快就站稳了,抱住旁边一个姑娘,把酒瓶递到姑娘嘴边。好几千块一支的好酒,手一歪全倒在了花枝招展的姑娘胸口。
“傅墨!你爸来了!”一个男人从门口进来,招呼醉得二五八万的傅墨。
“许…呃!”傅墨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指着男人,眼前自己的食指好像变成两根了,“许锦辰!你他妈敢骗我,可是杀头的死罪!”
许锦辰把他从姑娘身上扒下来,架着人往外走,“不跟你开玩笑,太上皇真的来了!”
“来就来!我他妈还怕他不成!?”傅墨停下脚步,回头对着一帮狐朋狗友高喊一句:“使劲玩啊!算老子账上!”
“得了吧你,赶紧的!”许锦辰连拖带拽才把人弄到门口,夜店厚重的大门关上后就听不太清楚里面的声响了,只有沉闷的鼓点,昭告着里面有多热闹。
傅明皇靠在擦得锃亮的黑轿车旁,那么夸张厚重的车型,不用看车头那两个R都知道是哪家的车。
“谢谢。”这一句是对许锦辰说的,傅明皇接过迷迷糊糊的傅墨,拍拍儿子的脸,“墨,醒醒。”
“那…傅叔叔,有您照顾小墨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了。”
“去吧。”傅明皇把儿子抱紧在怀里,又加了一句:“锦辰,你比他大,少带他来这些地方。”
许锦辰心里叫屈,他知道傅明皇有多看死这个儿子,恨不得能拴裤腰带上,可是傅墨他不是省油的灯啊!他非要去的地方,除了他爸谁都拦不住。可许锦辰不敢说出来,傅明皇是什么人,可不辜负他爸给他取这么个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名字,他倒腾那些能见人和见不得人的生意多了去了,最让他名声在外的,是他的军火生意,传闻中在东亚都能称霸一方的军火霸王。这样的人,谁得罪得起?
许锦辰连忙承认错误:“是是,下次肯定不会让小墨来了!您放心!”
傅明皇点头示意,司机在一旁拉开车门,他把宝贝儿子抱进车里,手还小心地护着他的头。
傅墨被送到车里的时候已经睁眼都吃力了,但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哪,以及身边是谁的时候,又像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
“别乱动,躺着舒服些。”傅明皇拉着儿子的手,把他重新按在自己大腿上,动作温柔,力道却不容置疑。
“放开我!”傅墨一点也不领情,趴到隔窗上,对着司机命令:“开回去!我不回家!”
司机不为所动,如果只有大少爷一个人,那他肯定是听大少爷的,可是傅明皇也在,他很清楚应该听谁的。
“墨儿,你喝多了。”傅明皇一手揽住傅墨的腰,把他带进怀里。
这个任性的小家伙酒品太差,傅明皇是见识过的,有的时候只能用点强硬的手段。
“别碰我!”傅墨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恨不得把全身的毛都竖起来。
其实他不讨厌父亲的触碰,曾几何时他还很喜欢这样的亲密。可是正是因为太喜欢,才让他感到害怕,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父亲在触碰他的时候连气息都会变得危险,好像随时会扑上来把他撕碎吃进肚里一样。傅墨很清楚他们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都已经过去六年了,他为自己曾经的过错感到无比悔恨,也为此尝到苦果了,可是上天好像就是不愿意放过他,傅明皇也不愿意放过他,他看他的眼神里,有些比父爱更多的东西,让傅墨害怕。
“墨,别闹!”傅明皇要动用暴力了,每次他的语气一硬,傅墨就会忌惮,尽管他强硬对待傅墨的次数屈指可数。
傅墨不敢动了,浑身僵硬地靠坐在傅明皇身上,任由他的手掌在自己腰间抚摸。傅明皇的手上有粗糙的枪茧,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在傅墨身上都快要擦起火了。
“放松点,”傅明皇把他拉得更靠近自己,在他耳边轻声说:“爸爸不罚你。”
傅墨都起鸡皮疙瘩了,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他想不明白,想着想着脑子就迟钝了,最终还是不胜酒力,伏在傅明皇胸口睡过去了。
傅明皇抱着儿子有些纤细的身躯,亲吻着他的发顶,一下一下,总亲不够似的。傅墨的叛逆和敏感也就是这几年的事,以前他总是很乖巧听话的。傅明皇知道这个宝贝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就对自己拒之千里,六年前他一时鬼迷心窍,竟然把儿子压在床上吻了个昏天黑地。
其实傅明皇自己也记不得了,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可怕的心思。模模糊糊记得有一段时间,傅墨总是那么若有似无地在引诱他,看着他暧昧地笑,洗澡的时候让他拿东西,穿着他的衬衫爬上他的床,甚至会跨坐在他身上撒娇叫爸爸。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傅明皇对傅墨,还真的动心了,连欲望都蠢蠢欲动。
傅墨长得很好看,这是公认的,不然也不会16岁就被星探发掘做了模特,一直到现在还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男模。傅明皇认真地想过,如果傅墨不是那么美,全身上下都像一块完美的羊脂玉一样惹人犯罪,或许他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引诱了去。
可是又不只是美貌那么简单,长得好看的人多了去了,他却惟独对傅墨,对自己的孩子有了不可告人的占有欲。傅明皇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这股欲念一天比一天强地在吞噬着他。有时感情这东西真的说不清因果也没有逻辑,就算到现在,傅明皇也没想明白那天他怎么就没忍住,把刚刚起床操着鼻音赖床的傅墨给吻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在那之后,父子二人的关系就翻天覆地了,傅墨视自己的父亲为鬼魅一般避之不及。尽管傅明皇担心小孩受到刺激,再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但傅墨已经在他面前竖起了高墙。开始是害怕,后来就变成了抵抗,一直到现在都23了,在傅明皇面前还叛逆得让人头疼。
傅墨是唯一一个敢在傅明皇面前撒泼的人,更要命的是傅明皇偏偏还惯着他,结果就是他撒起泼来脾气特别大,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有一次傅墨出去厮混,得罪了一帮地痞流氓,差点被人给打了,幸好他的朋友及时通知了傅明皇,才不至于闹出大事。结果把受了惊吓的小祖宗伺候回家,他转身就给了傅明皇一耳光,责怪他到最后一刻才赶到。还没有谁敢动过傅明皇,可就算是挨了巴掌,傅明皇也只能上去认错说是爸爸错了。谁让他是他的心头肉,傅明皇甚至觉得傅墨对他的坏脾气都是他自己活该,是他不该对自己的儿子有非分之想。
傅明皇一手抱着傅墨的腰,一手在他醉酒发热的脸颊上抚摸着,只有在这种时候这个宝贝才会如此安静地接受他的抚慰,这让傅明皇感到幸福又绝望。自从那个吻之后,他对傅墨就变得极度克制,可是再怎么克制,那种异样的情愫只会被隐藏而从来不会被消灭,反而愈长愈旺。其实这跟傅明皇在骨子里的掠夺本性不无关系,四十多年来都是奉行豪取强夺政策的男人,在感情上也很难改掉这样的坏习惯。
到家时傅墨已经睡得雷打不动了,傅明皇把他抱到自己卧室,亲自给他擦身换上睡衣。这种事情他从来不让下人做,除了他,谁都不能看这个宝贝的身体。
傅墨在睡梦中受不了热,难耐地扯了扯宽松的领口,露出大片白皙的胸膛,一旁的傅明皇喉结滚动,忍不住靠上去在儿子的薄唇上轻轻掠过。
微凉、柔软、有弹性。傅明皇差点做了禽兽。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耐力,才按耐住心里的渴望,抱着傅墨进入梦乡。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