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旧》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茶白是一种鹅

1

官翊点了一支烟,管家看了他一眼,没敢多话。
他身后就贴一个禁止吸烟的标志,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抽烟,只有他敢,因为这里是他家。
官翊家是开博物馆的,这是老城区最气派的一幢洋房,这是他家开的私人博物馆。从他爷爷那一辈开始搞文物收藏,他爷爷小时候是跟着上辈盗墓的,后来管得严了,牵头的几个老乡被人举报,坐了几年牢,爷爷就凭着盗墓学来的知识,拿着点小钱搞起了文物收藏和拍卖,后来就发家致富。
这老洋房据说是爷爷卖文物得来的,可能是拍卖场上的陷阱,对方拿不出钱,就抵押了房子,或者老爷子一开始摆明就是看中了这房子。
官翊不懂那些东西,他爷爷去世得早,故事都是他从他爹那儿听来的,也不想管它真真假假。
开博物馆是他爹那一代的事情,他爹是标准的富二代,在那个年代什么都不用发愁,一心继承家产。家里藏的大多是木器漆器,这一带产得也多,啥年代的都有,他爹读书多,学有所成,被分配到本地的文物所,文物所也觉得他家的藏品挺有价值,他就开起了博物馆。——————————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官翊是第三代,都说富不过三代,他觉得这话一点也没说错。
他爹是上个月去世的,他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现在这家产到了他手上。他对这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拿的是工科学位,毕业了懒得找工作,就回他家博物馆收门票当保安。
他爹对此也没什么怨言,巴不得这小子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官翊就是慵懒,也不干什么坏事,小时候不打游戏不逃课,学习成绩还是那么回事,不明不白考了个985,读到研究生,抽烟是成年之后才开始抽的,不喝酒不蹦迪,不处对象不约P。他爹觉得他像是在养老,但细想想总比在外头鬼混要好,也就准了他这么过日子。
他爹是脑溢血没的,挺突然,抢救都来不及。官翊骨灰盒都端在手上了,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之后,博物馆就暂时闭馆了,不久后文物所联系了官翊,说是让他接手博物馆的管理,顺便派了人来修缮。
官翊对此没什么想法,反正家里剩下的钱够他这么悠哉挥霍一辈子,每天抽烟喝茶收门票的日子他还挺习惯的。
官翊抽完这一支烟,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离文物所跟他约好的时间还剩五分钟,他掏出烟盒,点上下一支。
刚抽上一口,就听见外边门响,他探头去看,心想八成是文物所的人来了。官翊还没看清人呢,带头进来的那个人顺手就把他嘴里的烟夺了,拿手掐灭,扔进垃圾桶。
这烟不便宜,官翊没那么大手大脚浪费的习惯,多少有些恼火。他抬头去看那个人,看清以后,硬生生把怒火憋了回去。
是个帅哥,好帅。
官翊认识他,字面意思上的认识,见过一面,就一面。官翊记得的不是他的相貌和衣着,而是他的眼镜链,银色的,闪闪发着光。
官翊还在上大学的时候,他爹去过他们学校开讲座,讲文物保护。官翊不感兴趣,看在他爹的份上还是去捧场了。那人是跟着他爹一起去讲座现场的,没见他说话,只是帮着整理文件,翻一下ppt。那时候官翊就注意到他了,不过当时坐的位置不好,没太看清脸,主要是记得眼镜链。
要说这人吧,确实是个帅哥,官翊除了帅以外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看这打扮只觉得像那种民国知识分子,可以直接扔进电视剧当男主角。
门后又陆续进来两个人,官翊这才回过神,那人却率先开口:“这里不让抽烟的,你不知道吗?”
官翊尴尬地勾了勾嘴角,没接话。那个人便问他:“你是我老师的儿子?”
官翊有些心虚地回答:“……是。”
那人仿佛是带着点轻蔑,笑了笑:“新的馆主吗?怎么称呼?听说你不跟你父亲姓。”
官翊是随母姓的。答复:“姓官,官翊。”
那人笑着伸出手:“很巧,我姓上官,上官隐。”
官翊同他握手。心想,这有什么巧的……哪里巧了……完全不一样的好吗……
而且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
上官隐转头对着随行的两个工作人员说:“我和官先生先谈谈,你们坐会儿吧,让王伯伯给你们倒茶,他们家的熟普洱很好喝。”说完便领着官翊往楼上走。
官翊家有三层楼,一楼和二楼是展厅,三楼是他们住的房间。官翊不明白文物所具体要修哪几件,也不懂是怎么个修法,只能跟在上官隐后头,对方更像是在自己家带路,一点也不像个客人。只见他上了二楼,又往三楼去,官翊这时候就慌了:“您这是……要去哪?”
上官隐头也不回:“看看这房子,这房子不错。”
官翊有些错愕,但也只能跟着他上楼。
上官隐走到三楼,指了指头顶:“那个房梁,是我这次要修缮的任务。”
官翊顺着他的指向,抬头看了看。这房子不是木质结构,顶上那根房梁也不起承重作用,更像是装饰品,不长,上面雕刻一些纹样,官翊也没仔细看过。
官翊问:“怎么修?要卸下来吗?”
上官隐摸了摸下巴:“是的。”
官翊又问:“可是……修这个有什么用吗,游客又不会到这里来,修了他们也看不见。”
上官隐转头,斜眼打量官翊:“不是给游客看的,这是你父亲的房子,现在是你的房子,修给你看。”
官翊扭过头:“我不懂这些东西,也没兴趣。”
上官隐:“又不收你的钱,文物所要我来修我就要修,这木头修好了可好看,你不喜欢可以捐给咱们。”
官翊叹了口气:“唉,行,修吧,随你吧。那楼下的展品还修不修?”
上官隐:“当然,慢慢来。”
上官隐又下楼,领着官翊在二楼的展厅东看看西看看。
官翊毕业后就一直在这里守门,也没见上官隐来过,但对方好像已经对这儿很熟悉了,也许官翊毕业之前他经常来。上官隐是父亲的学生,他很尊敬他的老师,师生关系也很好。
官翊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看上官隐打量文物。是带有目的性地打量,拿出一个笔记本稍作记录,和观众看它们的眼神截然不同,比起观赏,更像审视。
“去库房看看吧。”许久,上官隐回头对官翊说。
官翊点了点头,跟在上官隐后面往库房走。库房不大,里头东西也不多,大多是破损的文物,有些是爷爷那儿传下来的,有些是他爹淘来的。官翊就站在门口,上官隐进去转悠了一圈,没有过多停留,就出了房间。
官翊靠在墙边,上官隐看着他,推了推眼镜:“今晚有空吗?接你吃个饭。”
官翊撅着嘴,不回话。
上官隐笑笑,一把搂起他的肩膀:“别这么见外,我跟你父亲熟得很。修缮结束之前,咱们相处的日子会很久的,先找个机会聊聊。”
官翊躲开上官隐的目光:“没什么聊的吧。”
上官隐眯了眯眼:“给点面子。”
官翊终究无法拒绝帅哥,只是叹气:“你安排。”
上官隐搂着官翊的肩膀下了楼,楼下的人正好喝完了茶。
官翊站在门口,又点了一支烟,看屋里的人讨论又比划,说了些什么东西,他大多听不明白。这一支烟快抽完,上官隐招呼着官翊上楼,管家搬着梯子跟在后头。
把那块木头拆下来很是费了些功夫,官翊也帮不上忙,像个包工头一样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忙活。
雕刻了花纹的部分像是通过某种结构镶嵌在房梁上的,这样一来就有了取下来的可能。官翊一开始觉得“把房梁取下来带走”的想法有些荒诞,这么一来,他忽然发现他对这房子的了解连上官隐都不如。
工作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上官隐跟管家打了个招呼,搂着官翊的肩膀就往车上走,官翊其实不那么愿意陪上官隐吃饭,但对方确实是个帅哥,于是也不反抗,就这么被塞进了副驾驶。
随行的两个工作人员坐在后座上,上官隐开车。那两人一男一女,年纪和上官隐差不多大,言行比普通同事稍稍亲密些,但好像也不是恋人。四个人没有多少语言交流,气氛尴尬又压抑,官翊也懒得想心思打破。
路上开得有些久,官翊想抽烟,一摸口袋发现烟盒落在家里了,只好无奈看着窗外。他记得这路,是往文物所去的。果然,没过一会儿,车就开到了文物所。上官隐停了车,让官翊在车上等他,就带着那两人下了车。
官翊来过这儿,来过很多回,但他连地都没下过,每次来都是在停车场,待在车上。他爹说楼里头不让无关人员进去,家属都不行,万一弄出点什么事情,搞不好得进局子里坐坐。官翊听话,的确也不那么好奇,就老老实实待在车上。
也不知道上官隐是过了多久回来的,上车便问官翊:“想吃什么?”
官翊看也不看他,低声说了句:“都行。”
上官隐:“那就在这附近吃吧。”
官翊点了点头,上官隐发动了车,就近找了家小餐厅。上官隐看样子是来过的,没多犹豫就走了进去。
店里客人不多,音响里放着巴萨诺瓦,两个人坐在窗户边,上官隐把菜单推到官翊面前:“委屈官先生吃平民食物了。”
官翊只是摇了摇头,不知道在否认什么,低头翻起了菜单,上官隐就撑着下巴打量他,看着他把菜单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头,最后点了扉页上的招牌菜。
官翊就知道看着窗外发呆,丝毫没有交流的欲望,上官隐自然明白这孩子的德性,只能主动开口:“你父亲总是跟我提起你。”
官翊这才回头看了看他,但没有接话。
上官隐:“他其实很爱你,他也爱他的事业,他希望你能接他的班,可惜你不愿意。”
听了这话,官翊有些心虚,又把头低下去。
上官隐:“我可以问问原因吗?”
官翊心里是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的,但他还是没有逃避:“不想按照被铺好的路走。”
上官隐笑了笑:“我明白,我的情况跟你一样,我父母都是商人,他们是反对我做这个的,生存又艰难,又没钱赚。他们只知道钱。我跟他们闹僵了,我在京城读书,他们连生活费都不给我,我就只能一边打工一边读书。”
官翊叹了口气:“这么看来我爹对我还挺不错的,至少还给我生活费。不然我直接饿死在学校里头。”
上官隐:“你学什么的?”
官翊:“自然语言处理。”
上官隐:“……”
官翊:“计算机。”
上官隐:“好吧,我不懂这个。”
官翊:“跟文物修复沾不上边就对了。”
上官隐:“你喜欢这个专业?”
官翊:“瞎报的,让我爹死心。”
上官隐:“嗯……那你父亲要是没给你提要求,你想学什么?”
官翊:“什么都行。”
上官隐:“没有喜欢的专业和职业吗?”
官翊:“没有。”
上官隐:“……”
官翊:“……”
上官隐:“好吧,但是你现在接手你家的博物馆了,多多少少还得了解一点。”
官翊:“我不想管这些事。”
上官隐:“那怎么行。”
官翊:“我又没什么想法,文物所爱怎么来怎么来。”
上官隐:“以后开馆了你还要负责维护,不是吗?”
官翊:“……”
上官隐:“这样吧,我先来帮你打理,你跟着看就行了,好不好?”
官翊:“我一个月给你多少工资?”
上官隐:“不……不是钱的问题……”
官翊:“你这么一说,好像雇个人来帮我管这些事,是个好法子。”
上官隐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好嘛,再商量吧,到我头上了我也不能看着不管。”
官翊站起身:“行吧。”
上官隐:“去哪儿?”
官翊头也不回:“卫生间。”
官翊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上菜了。上官隐在等他,脱了外套,解了领带和衬衣的第一颗扣子。
官翊这时候才注意到,上官隐脖子上戴了一个像是项圈一样的东西。官翊下意识猜测上官隐是不是有什么那方面的爱好,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回到座位上,官翊还是没藏好眼神,上官隐似乎知道了他在看什么,便扯开衣领,抬起头,露出修长的脖子:“在看这个?”
官翊目光有些闪躲,但上官隐似乎并不太介意:“没什么别的意思,用来遮疤痕的。”
官翊:“咽喉的手术吗?”
上官隐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换头手术。”
官翊:“……”
上官隐:“开玩笑的。”
官翊:“宠物项圈。”
上官隐:“怎么,你该不会以为我喜欢玩那种……你很懂噢。”
官翊没理他,拿起筷子开始吃菜。
上官隐一边夹菜一边说:“见到你本人,感觉跟你父亲的描述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官翊:“他觉得我是个没什么用的败家子。”
上官隐笑笑:“不过他觉得你还是很乖的,至少不干坏事,他有时候也会反省是不是他的教育出了问题。他其实是位很好的父亲,只是你们沟通的机会太少了。至少比我父母好。”
官翊:“你家也很有钱吧?”
上官隐摇摇头:“就那样吧,有钱他们也不给我,顶多给我留了栋他们住得不要的房子。”
官翊捕捉到关键词:“栋。”
上官隐:“很老的房子,离你家不会太远,我刚进文物所的时候经常去你家,刚毕业跟你父亲学手艺,他很照顾我。”
官翊:“他肯定觉得如果他儿子像你一样就好了。”
上官隐:“应该是有这方面的意思吧,木器科的年轻人也不多。”
官翊:“他是因为家产,你呢,你为什么学这个?”
上官隐:“原本也没想过要做文物方面的,都不是科班生呢,上学的时候受了书籍和讲座的影响吧,慢慢才有了兴趣,大学一开始学的版画,之后转到雕塑,最后读了艺术史的研究生,想考进京城故宫,没考上,就回老家了。”
官翊:“没考上啊,很难考吧?”
上官隐:“就招一个人,人外有人嘛,考不上才正常,我那时候也就刚刚毕业,啥都不会。”
官翊:“那现在去考呢?”
上官隐:“现在去考没准就考上了。”
官翊:“那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上官隐:“现在不想去了,这里挺好的,有感情了。”
官翊:“好吧。”
上官隐:“你呢?打算在你们家博物馆看门看一辈子?”
官翊:“嗯。”
上官隐:“那怎么行,还是得稍微学着管理一下的。”
官翊:“再看吧。”
上官隐这会儿当然说服不了他,和他爹说的一样,这孩子总是这么不思进取,过一日就是一日,世界和他没什么关系。
上官隐无奈笑笑:“年轻人嘛,多多少少得有点干劲。”
官翊没接话。
上官隐:“明天想去文物所看看吗?”
官翊:“看什么?”
上官隐:“参观一下。”
官翊:“我能去?”
上官隐:“当然能。”
官翊:“算了吧,好远。”
上官隐:“我顺路带你,你以后可能要经常来文物所。”
官翊叹了口气:“唉……”
上官隐推了推眼镜:“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早上七点,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官翊:“太早了。”
上官隐:“我会准时到的,你想多睡会儿我也不介意,我等到你上车为止。”
官翊彻底没辙了,看来这个男人死心要把自己往正轨上带。官翊安静吃菜,连对策都懒得想,任由上官隐不怀好意地笑。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