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跗骨之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匿名咸鱼

酒店内正在筹备一场盛大而繁忙的婚礼,工作人员来来往往搬运花束和昂贵的红酒,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束从很远的地方运来,足以显现出主人对这场婚礼的重视。等候室的门被推开,一位身着华贵的妇人走进,她的妆容明显很精致,但依旧掩盖不了眉间的愁容。等候室的工作人员得了眼色随即出去,她才坐到椅子上,看着转过身来的新郎。
新郎长了一张清秀俊朗的脸,身高腿长,穿着一身白色笔挺的西装,领扣带着昂贵的别针,黑发精心打理过。很意外的,在如今的A权社会,他周身气息相当温和,并不像一个强势攻击性明显的alpha总经理。他朝着妇人点头,露出一点笑意,“妈。”
“我知道你不愿意。” 母亲坐在他的对面,忧心地牵着他的手,“但是……”——————————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这个时候了,不用说这些话。”沈砚将手慢慢抽回来,并不显得失礼,只是垂下了眸子,“应家是很好的联姻对象,更何况我的妻子还是政坛新星,年少有为,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娶他。”沈砚似乎对这场婚礼期待许久,面上没有半点不情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应家是百年来手握重权的家族,每一辈的年轻人都年少有为,然而不幸的是,这一辈的嫡子是个omega。
应该继承父辈位置和权势的嫡子,却是个会被人标记,被信息素所控制的柔弱Omega。
屋外的音乐开始响起来了,沈砚有些紧张,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挠了挠自己的后颈——这是他分化后的小习惯,“妈,您先出去吧。”
这场由商业新贵沈家和政界大家族应家联姻的婚礼,许多人看好,也有许多人在暗地里窥视。但这一切都和站在神父前的两位新人无关。沈砚紧张地捏了捏自己的裤腿,对面的男人比自己居然还要高一截,这也难怪,这个omega分化得晚,十六岁前一直做alpha训练和培养,并不是一直忙碌着新公司业务,连健身的时间都被迫减少的自己可以比的。
“现在,两位新人可以接吻了。”
要接吻吗?沈砚在晃神中愣一愣,腰上就搂过来一双手,那个Omega以一种不允许反抗的姿势让沈砚贴近了他的胸膛,然后唇上便传来一股温热柔软的气息。
是清冷朗姆酒的Omega,真是少见的信息素啊。沈砚在脑子一片混沌中只想到这么一件事。
——
“先生,今天是结婚一周年纪念。我想,您或许应该买一份礼物给应先生。”
刚下班的沈砚收到终端提醒的时候才猛地反应过来。他和应商野结婚一年了,但那个如同他的信息素一样强势的Omega在结婚后就甚少居住在他们的婚房,据说当时正是新法颁布的时候,应家大概有许多事要做。沈砚很庆幸自己不需要去找理由应付自己的妻子,但是每每独自一人坐在餐桌前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房间太安静了。
他的妻子需要一份什么礼物呢?沈砚站在柜台前细细想。他对应商野的印象有些模糊了,但始终记得在婚礼上那双漂亮干净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手腕并不纤细,带着力量感,或许很适合一只手镯。想到这里他莫名有些高兴,好像真的是一个沉浸在结婚不久喜悦中的丈夫。“把这个包起来。”他抿着嘴说话,又笑一笑,“包得好看些,我送给我的妻子。”
其实就算买好了礼物,沈砚也在回家的路上猛然想起应商野很有可能不在家。毕竟这个日子对于应商野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在莫名的情绪低潮中回家,意外看见坐在餐桌前的应商野,他连忙放下手里的包,露出一个得体的笑,“你……回家了啊。”
有些尴尬。他好像半年多没见过应商野了,坐在餐桌旁看终端简讯的男人淡淡抬头看了他一眼,应商野长得很好看,皮肤白皙,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头发似乎有些稍长了,遮住了Omega过分漂亮的眼睛,翘着的二郎腿露出一截雪白的脚踝。屋里有淡淡的朗姆酒信息素环绕,显现出主人现在不设防悠闲的状态,“嗯。”
沈砚端了杯茶,随即坐在妻子对面,好像犹豫了一会儿,才抿着唇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他的动作很克制,似乎担心冒犯了应商野,“这个……是一周年礼物。”
应商野的表情似乎有些讶异,很快又缓和下来,露出一个很标准的微笑,伸手接过去,并未多看,“谢谢。”
太尴尬了,就算在职场里奔波数年,沈砚在应商野不在意的神情下还是败下阵来,只好转身去厨房,离开前问了他一句,“晚餐想吃什么?”
“你不用厨师吗?”
“今天是纪念日,我想动手做些东西。”他抬起头,正对上应商野的神色,并不怯弱,身后冰凉的声音传来,“做清淡些。”
这是他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应商野的胃口不错,连带着态度也温和很多,他在应家一定被养得很好,沈砚不动声色想,应商野看着就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拿着筷子的一双手都精致得像橱窗中的模特,吃饭的礼仪相当规范。这样漂亮的Omega就适合养在温室里,做一朵娇嫩的玫瑰,接受众人的赞誉和亲吻。
应商野当然不是玫瑰,沈砚在新闻和流言中也听说过,应商野的手段比起他强硬的父亲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Omega似乎是铁做的一样,冷血且有手段,和沈砚曾经想象过的婚姻中的另一半区别甚大。
他们没有分房。应商野不在意这些,他平日里很有自己的原则,但在细节上并不会过分追究。沈砚仔细洗了澡,扣上睡衣的所有扣子,才规规矩矩走出来,昏黄床前灯下的Omega轮廓显得柔软许多,摘下了一副金边眼镜,示意沈砚睡在身旁,语气带着调笑的意味,“你真不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吗?”
“啊?”沈砚在愣神中闻到突然变得浓郁的朗姆酒味道,脸色一变——Omega的发情期到了,作为丈夫,他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沈砚明显脸色发白,开始紧张起来,“对不起,我去给你找抑制剂。”
天旋地转中,他被应商野狠狠压在身下,已经开始动情的Omega扯下了自己的睡衣,露出紧实的上半身,上面疤痕明显,肌肉虬结,带着不属于Omega的侵略感,应商野漫不经心低下头舔了舔沈砚的嘴唇,“本来不打算动你,但是那份礼物我很喜欢。”
这个完全不在状态也不知道真相的小家伙实在是太可口了,应商野不顾沈砚发白的脸色和哀求扯下了他的睡裤,一如应商野所了解到的,在这样浓郁的Omega信息素撩拨下,alpha的下身没有丝毫动静,尺寸有些稍小的东西软趴趴地藏在耻毛间,露出主人最残缺的模样。
“一个没有信息素的alpha。”应商野在沈砚的后颈重重舔过去,身下人传来猫一样的叫声,瑟缩得更厉害了,“硬不起来也正常,你总是喜欢挠自己的后颈,是因为无法纾解不存在的信息素吗?”
应商野的话语像尖刀一样将沈砚最羞耻的地方剖析开来。这个突然面临绝境的青年在应商野身下哆嗦起来,他连拒绝都不太会,只是伸直了手臂,做出毫无用处的反抗。应商野摸了摸他的脸,重新吻上去,“放心,我不会要求硬不起来的丈夫操我。”
舌尖和舌尖之间的撩拨容易让人情欲高涨,朗姆酒的味道冲天的浓郁,应商野猛地将沈砚的双腿举起来,压在他的胸膛上,冰凉的液体从腿根处流下,始终反抗不过的沈砚瞪大了眼睛,“你不会……啊!”
后穴被强行进入的疼痛一时间将沈砚的神经彻底撕碎了。他的瞳孔涣散一片,眼泪绷不住往下掉,应商野却满足地喘口气,太舒服了,本不该接受插入的alpha后穴被撑开流出鲜血,应商野在这样紧致的包裹中开始律动起来。他本就不是寻常的Omega,骨子里天生的反抗和暴戾天性意味着就连原始基因也不能改变他的性格。自从分化后他就从未受过任何alpha信息素的撩拨,反而格外喜欢在床上压制这种天性该做掠夺者的一方。而老天太优待他了,给了他一个软糯可欺的alpha丈夫,懵懵懂懂乖乖巧巧,不仅会在纪念日带礼物,在床上也硬不起来,只能耻辱地接受自己所有的征伐。
乳尖被应商野咬破了,沈砚在难以言说的快感中仰起头,他跪趴在床上,屁股上一阵滚烫的疼痛,这个有施虐欲的Omega早就扇肿了他的屁股,甚至在那两块嫩肉上留下几道深深浅浅的牙印,渗出血来。后穴一根坚硬粗长的性器肆意抽插玩弄着他最脆弱的地方,就连alpha早已经萎缩的生殖腔也被数次触碰到,每每被捅到那个位置,他就止不住颤抖着,被人掐着乳尖,大腿内侧也被打得通红,无法硬起来的阴茎缓缓吐着水液,沈砚在海浪般的快感中尖叫一声失了力气,感受到体内一阵热流涌过,应商野射在他的体内,很深很深射进去,朗姆酒像是标记一样,烙印在alpha的臀尖上。
他被转过身子和应商野接了一个喘不过气的吻。这个在政坛翻云覆雨的Omega终于在丈夫面前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将结婚一年的小丈夫弄得浑身是咬痕和吻痕,沈砚害怕地想要退缩,却被应商野捏着脚踝扯过来。应商野掰开他的屁股仔细看着那个破损的小口一点点吐出自己的精液和血丝,微笑着抽出西裤上的皮带,随手卷了两圈,“亲爱的,我待会儿会用点力,希望你不要怕疼好吗?”
沈砚在意识混沌中猛地被人摁进枕头里,皮带夹杂着风声挥过来,他只感觉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忍不住呜咽起来。
“再大声点,我今晚就少操你一遍。”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