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无效》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黎晴

01

“西城区刚发生一起严重车祸,伤者是女性beta,颅脑有外伤,胸骨骨折,意识已经丧失。怀疑脑部有严重出血……”
“心率和血压呢?”
“心率不到60,血压68/20……”——————————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快进手术室!”为首的医生当机立断,同时朝另一个方向大喊一声,“应泊涵!”
这是急救室最平常的一天,医护人员们推着急救床向急奔而去。伴随“砰”一声响,刚刚空出的手术室再次紧闭大门,只剩“手术中”三个字在门框顶端闪闪发亮。
“伤者失血太多,再加一包输血袋!”
“动脉有破裂,快止血!”
“不行,组织黏膜太脆弱了,做不到有效止血……”
“心率和血压还在降低!”
“滴——”
这短促的信号声让原本因忙碌而嘈杂的手术室一时安静。一旁的心电图已拉成了一条直线,室内弥漫着的低气压更加让人不适了,应泊涵扶着气管插管的手不由微微一顿。他的老师——这场急救手术的主刀——当机立断,给病人上了电机。
病人的心脏却再也没有恢复跳动。
死者是一位beta女性,45岁,无既往病史。根据现场描述,她与儿子看完电影回家,在斑马线上被一辆飞驰而来的宝马车撞飞十数米远,当即重伤昏迷。
而她的儿子因落后了她几步,与她错开了点距离,幸运地与死神擦肩而过。
即便立刻被送到医院急救,这名病人也未能挺过危机。应泊涵跟着老师出了手术室,来到在外等候的那名幸运儿面前。
老师简短地向他阐述了抢救结果,歉意道:“我们尽力了,抱歉。请你节哀顺变。”
家属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原本坐在长椅上,看到有人接近才徐徐起身,静静听着他们向他阐述手术结果。他很瘦,四肢纤长,皮肤泛着病态的苍白。脸只有巴掌大,五官小巧而精致,眼神沉静得看不出任何情绪。他裸露在外的胳膊上或缠着医用绷带、或贴着医用胶布,长裤膝盖处有一些磨损,应该是车祸发生时因摔倒所致的伤口。在得知亲人死亡后,他并没有像任何一个失去亲人的家属那样震惊欲绝或者肝肠寸断——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表情甚至没有一丝变化,礼貌地致谢:“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短短八个字,听不出悲伤,也毫不颤抖。
他太冷静了,冷静得不像是一个刚刚失去至亲的当事人。
应泊涵不由多看了他两眼。但急救室并没有时间让他耽搁,他甚至来不及记住这张脸,便立刻奔向消毒室清洁、换衣、消毒,投入下一场工作中去了。
那时候的他显然没有想到第二次会面来得这样快。
那天急救中心由应泊涵当值,负责陪同救护车进行本片区的外业救护。他替暂时离开解决内急问题的接线同事接了个电话,对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很稚嫩,像是一群小孩子,语气非常慌张,前言不搭后语地向他求救。
好在应泊涵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曾经在儿科轮过三个月的班,再难缠的孩子也有办法治得服帖。他耐着性子安慰对面乱成一团的孩子们,在混乱中尽可能快地提取出了有效信息:这些孩子们正在一个课外油画班上课,授课的老师却突然倒下了。孩子们中最年长的一个不过十岁,无法用语言准确描述病人的具体状态,只能抽噎着表示“老师出了很多汗,看上去很难受、很疼”。
接线同事在此刻返回。应泊涵站起身,留下一句“我跑个现场”便急急而去。
那间画室离市医院不远,仅隔两个街区,坐落在闹市区的一幢写字楼里。车刚在楼下停稳,应泊涵便和同事向电梯奔去。索性电梯很快,一行人刚到画室所在的楼层,便立刻被蜂拥而至的孩子们领到了画室,伴随着他们如释重负的大声叫喊:“医生,医生!这边!”
应泊涵第一个到达现场。教室里乱成一团,架着为完成的画作的画板们七零八落地倒在地上,当事人就躺在这一片狼藉中,蜷缩成一团,身体不住抽搐,嘴里溢出无意识的低声呻吟。空调作用下的教室温度适宜,他只穿了一件白衬衫配休闲长裤,此刻已经尽数被汗液浸湿,紧紧黏在身上。
湿得最厉害的,是他的臀部。湿透的布料勾勒出饱满的臀型,中间部分皱成长长的一小条,夹在臀缝之间,随着主人的动作一进一退,有种无言的色情。
……这是个发情的omega。
应泊涵站在门口愣了两秒,立刻去摸自己身上的抑制剂。小小药丸刚送进嘴里,他又立刻意识到不对:发情的omega,怎么一点信息素的气味都闻不到?
同事已经来到他身后,奇怪地问他:“泊涵,你愣着干嘛?”他朝室内看了一眼,不由“啧”了一声,“发情的omega?你来得不巧啊。”
画室的孩子们也聚在门口,七嘴八舌地重复:“发情?”
“哎哟。”这位同事叫周落,是个beta。他看到应泊涵手里的抑制剂,拍了拍他的肩,错过他往里走:“这些孩子就交给你了哈。保险起见,他还是我来处理吧。”
应泊涵接受了他的建议,他三言两语便哄得这些半大孩子们纷纷联系自己的父母来接自己下课,同时揉了揉那个致电120的学生的头:“你做得很好,你救了你老师的命。但我们要对他做一些急救处理,成熟聪明的孩子都会懂得尊重他人的隐私。”
能成为小首领的孩子显然有过人之处,他领了应泊涵的命令,带着其他人去到隔壁的备用教室,给他们留下充分的“急救空间”。
周落已经给发情的omega做了简单的舒缓发情处理,并上了仪器检测他的体征。“心跳和血压都正常。但发情到这种程度,打抑制剂不合适吧?”
应泊涵点点头。
周落撤下检查仪器,话里有一丝揶揄:“他的信息素对你一点影响都没有?应泊涵,所有alpha抑制剂的厂商都该找你代言,只有你才能把它们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我没有闻到信息素。”应泊涵走近他们,“从身体表征来看,他应该能引得附近的所有alpha都发疯。可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妙啊。”周落抬起头来看着应泊涵,“无味信息素?”
应泊涵凑近神志溃散的omega,他被周落翻了个个儿,此刻正仰面半躺在地上,能清楚看到下腹鼓囊囊的一团。他看上去平静了不少,呼吸变得缓慢而绵长。应泊涵仔细嗅了嗅:“不是。就算是无味信息素,我也不可能一点都感知不到。”
周落说:“那看来是个情况特殊的omega。”
应泊涵点点头:“先联系他的家人。”他蹲下身来,拨开omega汗湿而遮住大半张脸孔的头发,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先生、先生?”
应泊涵和周落对视一眼,后者立刻扒开omega的眼皮查看情况。“昏过去了。”他说。
应泊涵在omega的裤兜里找到了他的手机和证件。“钟泠。”他念出卡片上姓名栏的两个字,同时开始摆弄手里的手机,皱着眉说,“有密码,没有设置紧急联系人。”
他迅速去了一趟隔壁,这些半大孩子对老师的私人情况同样茫然,应泊涵只能叹气,交代他们乖乖等候父母,尽快回家。
接着他回到画室,当机立断,把失去意识的omega带回了医院。
在架起他的瞬间,应泊涵隐约觉得这张脸有点眼熟。当omega被放到病床上注射葡萄糖时,他终于恍然大悟:
这是之前那个冷静无情得像机器人的重大车祸幸存者。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