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也叫喜欢我?!》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wifi6g4x4

简介
《他怎么可能也喜欢我》副cp曾宁远x曾宁飞,曾厉x曾宁飞
看起来很长但一半都在高速上飞奔所以应该看起来不累?不要被章节数劝退啊谢谢!
曾家的刑堂里,曾宁远给了他最后一次警告:
“最后一次机会,忘了他,找个好女孩,娶妻、生子,只有看你安安稳稳过得幸福,哥哥才能放开手。”
被折磨的是他,被囚禁的也是他,可曾厉有刹那的表情像是比他还要难过:“小飞,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
“我这辈子对不起很多人,可我对你问心无愧,曾厉,你看看现在我在哪里?”
文笔真的渣预警,HE保证,狗血预警,但本人肝挺好的,基本日更,随机掉落双更三更乃至五更,偶有断更
男三他不是攻,他是神助攻

ch1——————————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十七岁的那个盛夏,他一边顺着墙根擦过去,一边腹诽,不就是一块草坪吗,练球踢坏了又怎么样,用得着发那么大的火?种草不给人来趟,不如改种仙人掌!
眼见前方胜利在望,后领子却被拉住了。
“小飞,偷偷摸摸这是要去哪儿啊?”,曾宁远好整以暇的看着准备逃家的弟弟,明显是守株待兔已久了。
曾宁飞知道玩儿不过年长十岁的哥哥,讪笑着直起了身。他看曾宁远觉得特别可恶,曾宁远看他觉得特别可爱。
“去找阿厉他们啊。”,曾宁飞理直气壮的说,好似踢烂了景观草坪被禁足的人不是他。
曾宁远看着他虚心还强撑着的样子好气又好笑,他这个弟弟十六岁了还一幅小孩子脾气,真的是被宠溺的无法无天。
“哦?难道不是你,踢坏了好端端的后院草坪?爸爸可是讲了,就算放一窝猪拱上个三天,都没你毁的厉害。”
曾宁飞眼观鼻鼻观心,也就是他,敢在暴怒的曾老爷子面前死不悔改。
曾宁远看他心虚的紧,不由得觉得好笑:“你现在去看看草坪。”
少年奇怪的看他一眼,还是照做,下了楼,刚往门口一走,就看见了原来被他踢得坑坑洼洼的草坪已换上了新草皮。
草皮上新漆的白线在阳光下反着光,院落里还竖起了夜间照明的高杆足球场灯。好好的百年老宅深深庭院,竟然已经被改造成了不伦不类的半个足球场。
“谢谢哥哥!”,他惊喜若狂,回身向二楼大喊。
曾宁远受宠若惊,兄弟俩感情虽好,可自从弟弟进入了逆反期,只有在开心的时候才会叫他一声哥。
这还是两个字的叠音!
他还沉浸在老父亲的欣慰中,曾宁飞已经大大咧咧冲出门,呼朋引伴去了。
“阿厉!陪我踢球!”
在新草皮上的曾宁飞神采飞扬,健康的小麦色上附了一层闪亮的汗水,汗湿的球衣勾勒出漂亮的肌肉纹理,他的眼睛灵气盎然,光芒流转到让人不敢直视。头发剃成短茬,像是盛夏白日里最炙热的光源,无拘无束又肆意生长。
曾宁远斜靠在二楼,远远看着少年,脸上勾起一个笑。
在那个炎热下午的二楼楼梯上,遥望着草坪上吵闹的弟弟,当时没有人料到,曾宁远的那个笑容是他往后很久都不会有的,最后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曾宁飞在球场上狂奔着几乎要飞起来,一眼也没有回,就此错过了这个弥足珍贵的笑容。多年后,他屏息藏在花坛后,等待护院巡逻离开,傍晚将雪的庭院昏暗里透出不详,如果不是静默在一旁的高杆灯,曾宁飞几乎想不起这里几年之前曾是一片球场。
第二年,父亲退任,曾宁远毫无悬念的继承家主位置,接手家族不光彩的生意让他本就沉静的性格更加阴郁。
曾宁飞第一次发现哥哥喜欢在自己睡着的时候进来,也是在那时。
倒没有听起来那么邪恶,只是曾宁飞第一次发现有人在黑暗里轻轻摸自己的头时,他差一点像个女人一样尖叫出来,不过白天球场上的训练已经榨干了他最后一丝体力,如果此刻真是杀手闯入曾家,他也只能交代在这里。
很快意识到房子里会这样对他的人只有一个,他就连眼皮都懒得抬一抬了。
他半睡半醒间,听见哥哥平静的呼吸声。
曾宁远的抚摸机械,又温柔,他看不见哥哥的表情,只感受到头上传来控制的极准的力道,手上明明是安慰的动作倒显得有些焦虑,好比烦躁时强迫症般给宠物梳毛。
就这样僵持了许久,曾宁远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似乎没有唤醒他的打算。
他已经难以保持意识,曾宁远一向喜怒不定,谁也没料准过他的意思,他懒得想,在熟悉的气息中放任自己昏睡过去。
第二….第许多次也是这样。
永远是在入睡后,哥哥会进来抚摸自己的头发,有时带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有时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
久而久之,他能奇准无比的从头上温暖的手辨认出其主人的情绪,今天手力度微微变大,似乎更焦虑了;今天动作缓慢,呼吸声比平时更重一些,似乎格外疲惫;今天他换了一只手,是受伤了吗?
尤其是,在每次偷偷溜出去和阿厉碰面之后,哥哥的抚摸就会变本加厉,有时候曾宁飞已经被摸醒了,甚至眯着惺忪的眼睛,看见哥哥月光下俊美又清冷的侧脸。他表情若无其事,好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要醒,接着睡….”
这难道是我自己要醒的吗?他腹诽,这个神经病。
但他还是乖乖闭上了眼沉沉睡去,随他动作。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曾宁远眼神幽深。
几年后,他在床上被做到晕倒,偶尔昏昏沉沉半梦半醒间,也能感受到这样的轻抚。
那时白天的曾宁远还是那个深沉完美的家长形象,除了更加热衷为他和女孩子搭桥牵线。
“拜托哦,封建大家长,我还未成年诶!”,他夸张的抱怨。
话中的封建大家长一点也没有恼火的样子,还是用好笑的语气调侃他,“快了嘛,等小飞交了女朋友,生个侄子给哥哥玩儿。”
神经病!想要小孩自己生嘛,讲他做什么。再说了…谁规定他一定要喜欢女生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