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随便捡男人回家》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是清舟吖

01 捡了个男人

盛夏的夜晚,S城的旧城区内,街边的路灯忽明忽暗。

刚下晚班的俞然急匆匆地走进昏暗的小巷里,刚走了两步他就有些后悔了,这条路是回家的捷径,却异常昏暗,此刻更是有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儿袭进鼻腔,他不由地快步跑了起来。

因为没有注意脚下,俞然被拌了一个跟头,跌坐在地上,他连忙打开手机上的照明,却发现刚刚拄在地上的手沾满了鲜血,顿时被吓得尖叫一声。

=======================================================

本文由池鱼独家整理,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
如果觉得这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

“鬼叫什么?”一个低沉无力的声音从墙边传来。

俞然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人,他下意识的将手机照过去,只见那人靠坐在墙边,脸撇向一侧,捂着腹部的一只手上沾满血迹,很明显是受伤了。

“你、你没事吧?”

那人没有说话。

俞然告诫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手忙脚乱的站起身,磨磨蹭蹭的继续向前走去。

可是走出几步,他还是跑了回来,蹲在那人身前。

近距离他能听到对方粗重的喘息声。应该还有救吧?俞然想。

他拨通120,电话很快接通,俞然有些焦急地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我这里有人受伤了,应该是…好像是刀伤,地址?地址是…”

说到一半,手机却被墙边一直没动静的男人一把抢了过去摁掉了。

“不需要去医院!”那人转过头,一双眼睛直视着俞然,昏暗的光线看不清楚那人的脸,但眼神却带着不容反驳的威慑力。

俞然怔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又不知该怎么办,男人仍旧靠在墙边,似乎也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过了漫长的几分钟,俞然在心里把种种顾虑都想了一遍,还是觉得无法无视这人任其在这儿等死,“不如…去我家?我帮你找社区的医生包扎一下。”见男人没有立刻回答,俞然又补充道,“这周围的小混混受伤都是找李医生处理的。”

“……”

“那个…你放心,我家里没有别人。”

“……”

俞然担忧的蹲下身,将手指伸到男人的鼻子下方,还有呼吸,俞然松了一口气,手指却被突然抓住,发烫灼热的触感从指端传递过来。

“扶我起来。”

男人拄着俞然站起身,毫不客气的将胳膊搭在俞然的肩膀当作支撑,两个人挨的极近,对方粗重的呼吸喷洒在俞然耳边,烧得他的耳垂红彤彤的。

.

好不容易将人放倒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俞然已经累的喘个不停。

打开灯后他傻了眼,尽管男人穿着的是一身黑色,但走近看仍能发现将他衣物完全浸湿的深红血迹。

一个正常人出这么多血早就死了吧?那…这些都是别人的血?想到这里,俞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他庆幸幸好姑姑一家回老家了,否则听到动静过来看肯定会吓到。既然人已经带回家了,况且他看起来伤的也很重,料想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俞然想着要马上去找李医生过来看看。

哪知刚起身,手被紧紧握住,回过头看,男人此刻却闭着眼睛。

俞然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忍不住抬手替他擦掉额头的汗珠,他拿出对待钱萧生病时的耐心,柔声安抚,“不要怕啊,我去找李医生,很快就回来了。”

男人似乎听进去了,虽然依然眉头紧锁,但手却慢慢松开了。

只是没人看到,俞然离开后,男人睁开的双眼里,满是清醒。

李医生对这种刀伤的处理果然很熟练,男人坚持不打麻药他也见怪不怪,缝合包扎都干净利落。这过程中,男人愣是忍得住一声不吭,只有额角的青筋和冷汗看得出他的难捱。俞然在旁边看的心惊胆颤。

等到一切处理完毕,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时,俞然站在自己的房间却感觉有些手足无措,男人光着上身缠着绷带,靠坐在床头倒显得比他更自在一些。

“我叫俞然。”

“嗯。”男人抬头瞧了他一眼,看他局促的样子,补充了一句,“谢谢。”

“哦,没什么。”俞然低头搅着手指,尴尬的干笑着,“那个,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

“秦璟墨,王字旁的璟,笔墨纸砚的墨。”

俞然抬起头正对上秦璟墨的视线,尽管对方脸色因为失血略显苍白,但秦璟墨上挑的眼尾,深邃的眼眸都无一不散发着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俞然一肚子的疑问吞了回去,憋出一句,“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便匆忙离开了房间。

秦璟墨静默片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另一边传出焦急的男声,“老大!你在哪儿啊?”

秦璟墨揉揉额角,似乎觉得有点吵,“我在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好的!老大,我这就去接你!”

秦璟墨打断他的话,“派几个人过来守在小区就行了,不要告诉别人找到我了,趁这个机会看看哪个老狐狸会坐不住。”

“那你的伤?而且万一老爷子那边问怎么说?”

“伤已经处理好了,听不懂话吗?谁都不许说!”秦璟墨不耐烦地强调。

刚挂掉电话,传来一阵敲门声,片刻后俞然应声走进来,看起来是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换了一身带着卡通图案的黄色睡衣,他手里端着一个小水盆,肩上还搭着几件衣物。

“李医生说你的伤口前几天不能沾水,我帮你擦一擦身体吧。这两件是我家里人的睡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一会儿可以换上。”

秦璟墨盯着俞然看了几秒,俞然总觉得那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他只是当作是秦璟墨对自己还不熟悉,待看到秦璟墨点点头,便坐到床边。

随着俞然的靠近,一股薄荷夹杂着青草味儿的清凉气息袭来,秦璟墨目视前方,但余光忍不住瞄向俞然,只见他低着头认真的擦拭着自己的上身,白色的毛巾很快沾满血迹,染红了盆中的清水,俞然擦拭的很有耐心,换了几次水,才算是将秦璟墨上身的血迹完全擦拭干净。

看着血迹擦拭后显露出来的大大小小的伤疤,俞然惊讶不已。

“剩下的我自己来吧。”在俞然想要秦璟墨脱掉裤子替他擦拭下身时,秦璟墨忍不住说道。

等到秦璟墨换完干净的睡衣,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却见俞然还傻傻靠在门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这样的,我们家只有这一个房间可以睡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俞然一边说着一边看秦璟墨的反应,心想怎么自己的家反而变得好像在求他一样?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秦璟墨不点头,他是没有勇气进来睡的,但想着客厅那硬邦邦的木质沙发椅,俞然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哦。”秦璟墨听到俞然的话愣了一瞬,然后起身向门口走去。

“哎,你去哪儿?”俞然小心地拽住秦璟墨的衣角。

“你睡这儿吧,我去睡客厅。”

“别,你要是实在不喜欢和我同床睡,那我去睡沙发好了。”俞然低着头,言语中有些委屈巴巴的意味儿。

“你和我?一起?”秦璟墨转头看向俞然,神情有些古怪。

“你放心!我睡觉很老实的!不会压到你的伤口!”俞然保证道。

秦璟墨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走回床边坐下,俞然看到秦璟墨算是默许了,快速爬上床,双手交叉放在腹部躺好。等待余光看到秦璟墨也在另一侧躺下,乖巧的说道,“我关灯了。”

房间霎时陷入黑暗,只余几缕月光随着窗帘舞动的缝隙溜进来。

刚刚还很困倦,但真正躺在床上,俞然却睡不着了。

“秦大哥,你身上有好多伤疤,当小混混很危险的吧?”

“……”

“秦大哥你睡着了吗?“

“我不是小混混。”

“哦。”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