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我点点

第一章 傅医生

傅辰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摘了手套,脱了防菌服,坐办公室椅子上疲惫地闭上眼。
好一会儿精神才缓慢放松下来,几个小时的高度紧张让他现在脑袋里一阵一阵的犯晕,中午过后就忙得不可开交,水都不及喝上一口,现在胃里直犯抽。直到刚才做完手术,把后续事项都交代给护士,才终于偷到一点休息的时间。
他扶着额头准备再缓一缓就回家的时候,外面走廊上开始劈里啪啦地闹腾起来。救护床哗啦啦在走廊上滚动的声音,人群惊恐的叫嚷声,和护士企图安抚来人的声音。
“冯队,冯队!你坚持住啊……”
“医生人呢??快救人啊!”——————————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傅辰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神经这时候一抽。
办公室的门“啪”地被人推开,值班护士冲进来:“傅医生,来病人了。”来人明显有些惊慌:“腹部中刀,出血量有点大。您过来看看吧?”
傅辰直起身子,皱着眉问:“老陈呢?”
“陈医生今天下了早班下午就回去了。”
“先把人推进手术室。准备一下器械。”傅辰站起身,抹了把脸强打精神:“家属到了没?”
“没有。但是相关人在,可以签字。”
“安排签字,联系家属,准备手术。”
……
傅辰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伤者家属已经到了,简单跟人解释了一下情况就一刻不停地换衣服拿上包就打车回家了。
一到家就把自己扔床上,躺尸了半小时才勉强起来洗澡点外卖,折腾了半天直到快凌晨两点才睡觉。
第二天到医院的时候没意外地顶着两个重重的黑眼圈。周围的护士和小医生看着傅医生脸黑成这样,连打招呼都战战兢兢。傅辰一一应下,推开办公室的门。
老陈正坐在办公室里捧着大瓷杯,一手拿着盖子刮茶叶,正准备嘬一口,被人震天响的开门声吓到了,茶水一抖撒了一身。
“我说你就不能轻着点儿?”老陈放下茶杯对傅辰道:“不知道的以为你来讨债的。”
傅辰径直走到置物柜旁边把自己包扔进去。
老陈这才看到人黑的跟啥似的眼圈儿:“听说昨晚来了个被捅的,你给开的腹?”
“嗯。”
“人今早醒了,还说想见你一面。”
傅辰穿上白大褂:“醒了?”
“刚醒,还是位警察同志呢。”老陈重新捧起茶杯:“你去看一眼?”
“几号床?”
……
冯泽正在床上躺着,手术后刚醒,还没什么力气,暂时坐也不能坐起来,只能躺着对天花板发呆。突然听见病房门开了,他转头去看自己帘子外面,光影勾勒出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帘子外,和旁边的护士说着什么。
不一会儿,帘子拉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踏步走进来。
“医生……”冯泽坐也坐不起来,脸色是手术后的苍白,哑着声音也还是叫了一声。
“别乱动。”来人走得近了一些,到他床前。冯泽这才看清人长什么样,头发修得短短的,五官线条明显,嘴唇微抿,眉头皱着。
这医生长得还挺好看。冯泽模糊不清的脑子不知道为什么跳出这个想法。
“感觉怎么样?”来人问。
“还行,就是有点晕。”
“正常。”傅辰边翻手术报告边说:“麻药劲儿还没过去你就醒了,是这样的。”
“这几天只能卧床休息,少动。等排完气可以吃点简单的流食。”
傅辰简单嘱咐了两句,见人也没什么大碍,转身和护士说了两句,转身准备走。
掀开帘子刚准备走,就听床上的人开口:“医生,这次谢谢你啊。”
冯泽声音嘶哑又虚弱,傅辰转身点了一下头:“没事儿,这两天让家属注意点照顾,有情况按护士铃。”
“医生你叫什么名?”
“我姓傅。”
……
那位警察同志的病房这两天就没空过,每天白天就有护工家属来好看好管地伺候着,下午探视时间房间里就挤满了穿着警服的人进进出出,鲜花水果堆得桌子都放不下。
冯泽这两天无趣得紧,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也下不了地。好在身体恢复得也算快,手术后两天护士每天定时来给他送饭做检查,说是再过两天就可以做简单的活动了。
他醒后第二天下午,刚吃完饭,护工刚收拾好东西出门,医生就走进来了。
“冯先生,医生来看你了。”
负责他这一床的小护士推开门,冯泽撑着身体坐起来,看见是和上次不一样的医生走进来。
他的主治医生姓杨,看起来年纪比上次那个大一些。到他床边问了些基本问题,又说他再住两个多星期就差不多可以出院了,还嘱咐了些饮食上要注意的事项。
冯泽一一应下,谢过医生。
杨医生和护士转身要走的时候冯泽喊住了他们:“医生,之前替我做手术的不是另一位医生吗?”他想了想:“好像姓傅。”
杨医生笑着解释:“傅医生是你的主刀医生,你的术后跟进由我进行。”
冯泽也没追问下去,等人出去后又躺下了。
等小护士进来再帮他调仪器的时候,打听了两句才弄明白,上次给他做手术的那位傅医生,全名叫傅辰,主要是负责进行手术,一般很少后续跟进病人。
冯泽一脸遗憾,笑着对护士说:“我还想着哪天能请傅医生吃个饭呢,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小护士扑哧地笑了一声:“这您就别想了,病人请医生吃饭在医院里传开可不是什么好事。”又嘟哝了句:“再说,别的也就算了,约傅医生可不容易。”
冯泽好奇心上来了,问:“是吗?我看人挺亲切的啊。”
而且人长得挺对他胃口。冯泽当然没把后半句说出来。
“您是病人,冯队长!”护士无奈地道:“哪有医生对病人不亲切的?”
“也是。”
……
冯泽伤口愈合得比想象中快,还不到两个星期杨医生就说可以回家休养了。
出院那天他坐在走廊椅子上等来接他的人去柜台办出院手续,抱着胳膊东张西望。一群人从他面前走过,中间被簇拥着的人穿着白大褂,迈着长腿走路带风地从他面前走过。
虽然人戴着口罩看不见脸,冯泽还是一下就把人认出来了,一下起来拉住了人的手臂。
傅辰正听着旁边护士这几天的手术报告,手突然被人拉住了,皱着眉头转身就看见冯泽那笑得跟花儿似的脸。
“傅医生,好久不见。”
傅辰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半个月前那个开过刀的警察,寒暄了两句,问:“准备出院了?”
“是啊,多亏医生您,杨医生说伤口愈合得很好,再过几天来复查。”
傅辰出于礼貌还是叮嘱了两句:“有什么情况随时和杨医生联系,这两天注意忌口。”
“谢谢医生。”冯泽笑着,又问:“医生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出来吃个饭,咱想单独感谢一下您。”
傅辰皱着眉心想这人套近乎也是够直接的了,语气微冷道:“我只是替你开了个刀,你该谢杨医生。”
傅辰懒得和他再周旋:“我还有事,你出院小心着点。”
转身就跟护士走了。
冯泽站在原地挑眉看着人远去的背影。
——还真不好约。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