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霁晚

 

余下 限
老婆单方面不要我了怎么办?
霁晚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狗血 – 破镜重圆 – 年下
师生

简介
破镜重圆,结婚协议。
傅禹 X 时鹤生
师生年下狗血文。
(无校园恋情,偏现实狗血)
是年下忠诚狗狗攻 x 病弱温柔宠溺受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傅禹

第一章
2009年夏天,江安市报的B面右下角登出了一则新闻,标题和内容都不够有吸引力,却颠覆了傅禹十八年来的所有人生。
他的父母在这则新闻里前缀的词汇是:意外去世。
一辆满载的货车从小轿车上横碾过去,车毁人亡,而货车司机一路冲上最近的高架桥,从几十米跌落,死无全尸。
交警给出的结果是:酒驾和意外。
傅禹睁大了眼睛,明亮又妖媚的桃花眼哭得又红又肿,桃核一样,他面对那张死亡证明,抿了抿嘴,只说了三个字:“我不信。”
而之所以这场意外能有迹可循,不只是因为它的离奇和惨痛的伤亡人数,更是因为傅禹一家姓傅。
当地龙头企业,泰裕集团的“傅”。
继承人在董事会前夕意外身亡,傅禹一夕之间就被推上了高位。
他才18岁,却拥有了泰裕集团52%的股份,父母两人的股份息数压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而那个夏天,刚刚高中毕业的傅禹,经历了这一生最难忘的一个夏天。

四年后,他从大学毕业回国,正式开始兼任公司事务。
也是同年年末,傅禹接任了泰裕集团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

时鹤生这个学期课的时间安排的实在是零散,上午第一节,下午第二节,还带了几节晚自习。语文课堂本就枯燥,安排在上午第一节和下午第二节,都是学生昏昏欲睡的时间。
本来也不是这么排的表,但高二年级组的老师都比较忙,年纪摆在这里,上有老下有小的,整个办公室也就时鹤生这么一个自由人,没有小孩要送,也没有医院要去。
课表换来换去,就换了这么一个时间。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他上午刚刚下课,关了PPT正要拿着课本出门,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喂,妈,有什么事儿?” 时鹤生看了一眼趴下一半学生的教室,有些怅然地往外走。
“鹤生啊,过年什么时候回来?”
时鹤生一怔,道:“这才十二月,还早着呢。期末考试完就回去了。”
“哎,行。”时妈妈应了一声,欲言又止的开口:“最近身体怎么样?天冷了自己多注意点儿,知道吗?妈也不在你跟前儿……”
“妈,我知道。”时鹤生打断母亲的絮叨,“我已经三十岁了,能照顾好自己。我的病前年不是做过手术了吗?复查也没问题,医生说不会复发了。”
“好……好……好……”时母一连说了几个好。
时鹤生站在办公室外的窗口,往稀稀落落的操场看,忍不住道:“妈,你有什么事儿,直接跟我说就行。不用弯弯绕绕的。”
“啊行……”电话那端的人顿了顿,缓缓道:“鹤生啊,妈也不想干涉你的事情,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是我在江安有个亲戚,他那边有个孩子,是个男孩儿,就是跟你岁数小一点,想让你们有空见见。”
“……”时鹤生叹了口气,又是这茬事。
明里暗里的催婚、相亲,不知道第几次了。
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南边打工去了,他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后来二老因病相继去世,他就跟了父母。但父母关系实在是不好,没钱就算了,两个人每天不是吵架就是打架,时鹤生实在是孝心有限,毕业后早早地就在江安扎根了。
再也不想回那个家不像家的地方去了。
他父亲赌博、借高利贷、甚至家暴,永远在创业,永远在失败。母亲陪着他还了不知道多少债务,却还是不死心。
他无数次劝母亲离婚,但结果不好。
时鹤生早早表明了自己的性取向,本以为躲过一劫,没想到前几年突然通过了同性婚姻法,他还是永远在被催婚。
时鹤生根本不想结婚,他对婚姻的所有期待,都被这两个生他的人磨灭完了。
偏偏也是这两个人,希望他早日结婚。
这使他厌烦,又无可奈何。

“好。”时鹤生简单道,“你把联系方式发给我,我会去见的。”
“哎哎,行。”时母有些惊喜地连口答应。
“嗯,我有课要准备,先挂了。”时鹤生看着操场往教学楼涌入的人流,眉头皱了皱,在上课铃声响起之前挂断了电话。
就在他转过身往办公室走的时候,一道面孔冲进了他的视线。是真的冲在了他面前,男生跑得飞快,差一点撞在了他身上,年轻男孩子反应及时,下意识的手臂一拦,脚步堪堪刹在了他面前。
灰色的卫衣衣袖拦在他肩膀处,时鹤生皱眉看到他的衣服,是刚刚楼下那个跑得飞快的男生。三楼的距离,他就这么转了个身的功夫,男生就和他撞上了。少年人的活力十足,有用不完的精力,连上课都能使出全身解数。
“对不起,老师。”男生惊慌又愧疚地道歉。
闻声时鹤生猛地抬起眼,就看到内勾的眼角和飞扬向上的眼尾,是一双标准的桃花眼。是高二二班新转来的李壹诚。男生离教室几步的距离,上课铃刚刚响过,下一节是可怕的英语课,他看着眼前俊俏瘦弱的老师,却总觉得对方不怒自威。
惹不起躲得起。
他转来不久,对这个老师并不熟悉,他明明高出这个老师十几公分,却忍不住谨小慎微地低声复叫了他一声:“老师?”
时鹤生回过神,看清了男生的面容不是记忆里的人,他微微点头:“没事儿,快上课去吧。”
“哎好好好,老师再见!”李壹诚一溜烟就跑了。
时鹤生捏了捏手里的书,握紧了手机,就进了办公室。
刚刚落座,时鹤生就收到了母亲发来的短信息,一串数字,和一个名字。
时鹤生波澜不惊的面色出现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惊讶和意外,那个名字在他的点名册和通讯录里出现过,也从他的嘴里讲出过无数次。
“傅禹,你怎么回事?”
“傅禹,你怎么又不交作业?”
“傅禹,你能不能守点规矩,我是你老师!”
“傅禹,不能、不行、不可以。”

时鹤生顺手就删了这条信息。
傅禹……这个傅禹,不会是他的傅禹。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