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勤劳的小野猫

內容簡介

传闻中不近女色的林知深藏着个秘密:他和亲妹妹上了床,很多次。
林以祺也有个秘密:她爱上了同父异母的哥哥——不是被她拉下神坛的林知深,而是和林知深长着同一张脸的林亦行。
得知自己不过是个替身,林知深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逼他堕入地狱的女人,结果,他竟真的看到她倒在血泊中,再也没有醒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那场车祸让林以祺一睡就是两年,所有人都以为她当了两年的植物人,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年里,她经历了另一番人生。
从前,她为了一个林亦行几近疯狂。
如今,她脱胎换骨,沉迷事业,男人们却一个个都对她入了魔。

【阅前须知】
1、男主五个,全处,其中两个真骨科,一个伪骨科
2、女主会和联姻对象结婚,有出轨情节
3、女主包养过不少小狼狗,会和男主之外的男人发生关系

NPHNP現代爽文女性向

001 浴火
窗边的平安树开了花,小小的几簇缀在绿叶中,说不上多好看,倒有股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有人出去,又有更多的人进来,全都聚集在病房,认真研究着这罕见的病例。
林以祺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她肯定会频繁出现在各种新闻报道中。昏迷了两年零三个月还能转醒,而且不是从植物状态过渡到微意识状态,是整个大脑直接恢复到正常水平,这样特殊的情况,只怕“奇迹”两个字都不足以概括。

方薇坐在病床旁听着医生们讨论,脸上笑开了花,对着林以祺又问一遍:“林总,你还记得我吗?”
自然是记得的。她是林知深的秘书,当初还是林以祺看中她的简历,才让林知深把她招进公司。
林以祺动了动唇,仍发不出任何声音。长时间没说话,喉咙又干又痛,好像完全不受控制。

如果她没记错,昏迷这些日子,方薇常会来看她,她还见到过林知深和方薇同时守在病床前的画面。只是这样的记忆,真实得让人头皮发麻。
艰难地抬起一条手臂,林以祺指了指方薇放在桌上的手机,方薇笑道:“你放心,我给林总打过电话了,他在赶来的路上。也通知过小林总了,听说你醒了他很激动,让我照顾好你,他很快就到。”
林以祺指的自然不是这些,她只是想知道,那些漫长而清晰的记忆,究竟是她昏迷时在梦中形成的,还是她真的经历过?

又有几个医生过来查看病人情况,林以祺配合着做了测试,医生们喜出望外,有两个甚至激动得抱在一起,大呼“医学奇迹”。
方薇不放心,又向医生详细询问了情况,等众人离开后才兴奋地拿起手机:“我要赶紧告诉林总,他肯定开心坏了。”

听到她没事,林知深会开心么?想到车祸前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那种愤怒到极点、恨入骨髓的眼神,林以祺不禁自嘲地笑笑。
以那个男人的性子,就算不希望她死,肯定也是不想就这么便宜了她,他对她的恨,哪能是简单的死亡就能消除的?
还有林亦行,她醒了,他真的会激动么?他可是这世上最恨她的人,就算激动,只怕也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能醒来。

见方薇打完电话要把手机放回原处,林以祺再次朝她伸出手,方薇问:“林总还想给谁打电话?”
打给谁?林以祺一时也有些疑惑,那些记忆中的东西,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么?
方薇反应迅速,很快去找护士借了纸和笔:“你想做什么可以写下来。”

在她的帮助下握稳笔,林以祺看着眼前的速写板,犹豫着写下两个字。
手使不上太多力,字写得很丑,方薇还是一眼就能看懂:“聂钦?这是……你的朋友?”
方薇不认识聂钦,林以祺更不知道要如何向她描述心中所想,顿了顿,她又在纸上加了串数字。
那是聂钦的电话,她一直背得很熟,如果打过去那边什么事都没有,是不是就能说明一切都只是梦?

房门“哐”一下被推开,急促的脚步声和粗喘声传来,林以祺回头,看到的是林亦行的脸。
明明兄弟俩长得一模一样,她却总能一眼确认谁是林亦行,谁是林知深。
“林……林总。”方薇给林知深当了好几年秘书,大多时候自是不会认错她那位不苟言笑的老板,可当风趣幽默的林亦行也板着张脸时,她的确需要仔细辨别一下。

粗重的喘息声依旧在病房回荡,听着林亦行一步步靠近,瞧着他额头的汗珠,林以祺心中却再无任何波澜。
“醒了?”声音是哑的,仿佛还带了点颤音,显示着他冲进来时的急切。
林以祺定定看着他,心想,他现在的反应,究竟又有几分真,几分假?是在做给方薇看,还是做给她看?

“林总,林……林小姐现在还不能说话,不过你放心,医生说了,她的情况是个奇迹,她现在意识就已经接近正常状态了,只要做好后续康复,肯定不会落下残疾。”
“医生还说什么?”
门口传来道低沉的声音,见自家老板也到了,方薇赶紧迎上去:“就是我在电话里跟您汇报的那些,林小姐不会有生命危险,也不太可能会有后遗症,两位可以放心。”

见到林知深,林亦行往后退了小半步,什么话都没说。
林知深呼吸有些重,颈间也有细密的汗珠,却一贯没什么表情,深沉的目光落到林以祺脸上,不发一语。
想到出事前他看她那个眼神,林以祺反而朝他笑了笑:“大哥。”
嘴唇在动,喉咙中有些微弱的声音,沙哑,干涩。

看懂她眼中的自嘲和挑衅,林知深也笑了一下:“终于醒了。”
醒了,就代表他们之间没算清的账可以继续算了。见他瞥了眼林亦行,林以祺依然只是对他淡淡地笑着。
这世上恨她的人太多,想要她死的人也不少,两年前没死成,如今不知又能活几年。

瞧着二人之间温馨的氛围,林亦行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随即却忽地一怔,一把抓起床上的速写板:“聂钦?”
听到这个名字,林知深的目光也猛然投过去,冷冷盯着纸上那串数字。
“你大难不死昏迷这么久,一醒来就又惦记那个小警察?”指尖一点点攥紧,速写板上的白纸被林亦行捏得皱作一团,“林以祺,你真给我们林家长脸啊!”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