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师入骨》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耳朵酱

内容简介

苏布青是修仙界的天纵奇才,不到百年便成为了凌云派最年轻的真人,身姿风华绝代
而看似完美的他,却有着一个秘密,身为男子的他,却有着天生淫荡的双性之躯。
座下两个觊觎他已久的徒弟,辗转在他的床榻之间,魔头将他掠夺进魔窟之中万般蹂躏。
背德的快感与纠缠的情丝象是不见底的深渊,引诱着苏步青的堕入。

【4p,主师徒年下,受双性】——————————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简体版高HNPBL年下
1.师尊身体的秘密
岚气缭绕的山峰上,一个名叫凌云派的修真门派,凌驾在云雾之上,而最高的那处,是山脉中灵气最为旺盛的一处,也是鼎鼎大名的流卿真人苏布青的居所。

一名模样周正俊朗,身形高大的男子,正寸步不离地跟在苏布青身边,亦步亦趋地照料着他的起居。作为苏布青第一个徒弟,也同样身为凌云派中首屈一指的内门弟子,魏弈桐对苏布青怀有十分的孺慕之情。

“阿桐,你去修炼吧,为师一人即可,其他事情我会吩咐小童们去做的。”一名长身玉立,风华绝代的白衣男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完便进了内室更衣。

魏弈桐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没有乖乖离去,反而隐匿起气息,跟了上去,没想到正撞见师尊褪去外衣的一幕,那丝绸般软滑的上等衣料,自苏布青的肩头滑下,露出了一双圆润的肩头。当除去外衣的遮掩,苏布青胸前那大片缠绕的白布,显得非常刺眼。

魏弈桐应该就此离去,并且将这些记忆全部删除,否则就是对师尊大不敬,但是向来对师尊崇敬的他,眼睛却象是被施了法术一样,连动一下眼睛都做不到,只是一瞬不眨地继续注视下去,紧握的双拳中,掌心已经微微濡湿。同时,一个疑问在他心中冒出。

师尊的胸前为何要缠着布带?难道是,负伤了?这个可能让他担忧地皱眉,更加聚精会神地观察了起来。

苏布青暂时还没有发现异样,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在某处上——他娴熟地将布条拆开,露出的却不是身为男子那般平坦结实的胸膛,而是一双柔软丰盈的嫩乳。他有些烦恼地叹息,套上一件浴袍,往更深处的浴池走去,背对着魏弈桐的视线,缓缓坐到浴池里。

修仙者到了苏布青的境界,并不需要通过用水来洗涤身体,但是他与众不同,偏爱像凡人一样享乐的生活,不止是泡澡,他偶尔也会进食灵蔬,或者服用入定丸隔绝意识,模仿出睡眠的状态。

在暗处窥视的魏弈桐,早已因为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幕而瞪大了双眼,师尊……不是男儿身?为何会拥有女子才有的器官?过于的震惊让他的气息不稳,瞬间露出了破绽。

“谁?”苏布青眯起狭长的眼眸,低喝一声,强大的灵力自空气之中波动起来,整座洞府的景象都象是展开成平面一样暴露在他的眼前。

当看到魏弈桐自觉走出来的时候,苏布青稍微松了一口气,不是外人潜入便好——他随即有些别扭地沉下浴池,让温热的水线盖住自己的下巴,带着一丝威严地质问:“让你去修炼,为何不遵师命?”

魏弈桐垂下眼睫,单膝下跪,向他请罪,“徒儿担心师尊,以为师尊胸前负伤……但……”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但是苏布青却象是被过热的浴水而泡得燥热了似的,脸颊染上难以言喻的红晕,知晓他必然是无意间发现自己身体的秘密了。

若是别人,他早就取其性命,以保守自己的秘密了,但是魏弈桐是跟随自己多年,也是自己收的第一个徒弟……这该如何如何是好?

苏布青作为名门大派中足以坐镇的几位真人之一,同时也是最为冷淡与孤傲的一位,除了会与两位徒弟见面之外,他几乎不见人,就连身边服侍和使唤的小童,其实都是植物化精而成。就算是掌门,也得提前用符箓法宝提前知会,或者直接用传音术沟通门派大事。

这朵如同静静在危险的,最接近天际的冰山之巅绽放,无人能摘取的雪莲之花,却如同含苞的桃花一样,垂下长睫,眼波低低,双颊泛粉——魏弈桐何时见过师尊如此的模样?

若不是他筑基以来鲜少睡眠,他当真要以为自己正在做一场美梦。可眼前铺面而来的新鲜水汽,以及馥郁的花香,混合着熟悉的,属于师尊的冷香,却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师尊当真就在他近在咫尺的地方,露出了羞怯之意,在被水遮住的锁骨以下,还藏着柔软的双乳。

魏弈桐暗下眼眸,壮着胆子,恭恭敬敬地膝行到浴池边上,俯下身,磁性的嗓音低语:“师尊,您脸好红,有什么需要徒儿帮忙的吗?”

“无、无需你多管闲事!”苏布青象是有些受惊,不习惯与人如此近距离的相处,悄无声息地躲远了一些,身体却泛起熟悉的燥热。

他的体质怪异,为雌雄同体,外貌看起来更偏向男子,却同时有着女性的器官。最让他困扰的是,他的身体有着超乎常人的欲望,所以借着每次沐浴时,他总会自行疏解一些,否则,平日里就会控制不住露出情欲。为了不让人发现流卿真人竟然有这样一具怪异的身体,他习惯了用冰冷的外壳伪装自己,却不想,今日被最信任的大徒弟撞破了。

他想警告魏弈桐,让他离自己远远地,但是身体又有一丝莫名的渴望……原来的纾解方式已经越来越不管用,导致他连续几月心神不宁,修炼也没有丝毫的进度。

魏弈桐伸手拦住苏布青的肩头,往自己的方向靠,“师尊的事,怎么会是闲事?”他的视线一扫,发现浴池边上有几个木匣子,他的神识一动,匣子自己开了起来,露出一些香膏和一根玉势来。眼中闪过讶异之色,他随即心头一热。

“师尊若是有需要,徒儿愿为师尊所用,您不需要委屈自己用那死物。”

“胡说!”苏布青已经涨红了脸,抬起一只手要推开他,却被魏弈桐稳稳当当地接住。不知何时,魏弈桐竟然已经修炼到了这个境界,可以抵挡住苏布青灵力的压制了。

“师尊要打,徒儿心甘情愿,但是徒儿无法看着师尊困扰。”

魏弈桐一副任劳任怨,全为了他着想,低眉顺眼的模样,手却搭在了苏布青的肩头上,撩去了他的长发,在他的锁骨上按了按,继续往下,只差一点就能触到柔软之地,苏布青被他温柔的抚摸一时迷了心智,忽然才清醒过来,用力摇头。

魏弈桐没有就此停下,鲜少的违背了他的意思:“徒弟为师尊排解烦恼是在尽孝道,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师尊不必犹豫。”梦寐已久的人已经就在自己的触碰之中,他心神火热,怎么可能会愿意就此收手。

一用力,魏弈桐碰到了那双除了苏布青之外再无人碰到过的丰乳,捧在掌心揉弄,魏弈桐眼底的欲火已经以星火燎原之势燃烧了起来,苏布青也咬唇,忍住要脱口而出的呻吟——原来,被人如此爱抚会是如此舒服的事情吗?这与他自己动手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只是普通的揉弄,他就觉得骨头发麻,下腹骚动。

在忽如其来的猛烈情欲催动之下,苏布青被魏嘉勋的这个理由说服了,魏弈桐是他目前身边最信任的人,也是为自己纾解欲望的最好人选。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