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畜下班要按时回家》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今天不吃酱板鸭

1

这本来只是普通的周五,尽情压榨我们的老板今天也和往常一样没有法外开恩,尽情将我们压榨,回到住处时月亮仍旧是高高挂着,一切是那么平常。
但是简陋的出租屋确实过于破旧,而楼上从我搬来的那天开始每天晚上22:09都会有黏糊糊的蠕动声,此时此刻不堪重负的楼板总算暴露出老旧建筑该有的垃圾模样,我的头顶上方正“滴答滴答”渗着肮脏的黑水。——————————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拥有楼上的联系方式——那位热情又古怪的邻居,在我到来的第一天早上在这里留下小纸条:“早上好,亲爱的407”并留下一瓶温牛奶。这真是很奇怪的人,日本的毒可乐事件让我无法对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抱有善意,我走出远离住处约一公里的地方将这瓶牛奶扔掉了。
当天晚上,邻居找上了门来,是一个看起来高大帅气但是又带有阴郁气质的男生,在我眼里约莫二十三岁,是那种刚从大学毕业还不知道肾对于男性是何物,将生命放于夜晚和网络美少女身上燃烧的男生。他开口时带着拘谨,脸颊染上绯红,像许多不善社交的大学毕业生一样,他说:“您好,407,我来自507。”他的声音带着一种不真实感,就好像声音来自水下,模糊又不清晰还伴随怪异的气泡音,但是我能理解他说的每一个字。我理所当然会感觉这种人很奇怪,恨不得立马关上门装作没看到,但是或许是我现代人应有的面子工程建设良好,也或许是他的眼睛带着一种可怜巴巴的哀求,所以我还是邀请他进入这狭窄的空间喝杯热水。
一开始他拘谨地坐在那里不发一言,就如同我才是主动联系他来进行批评的坏学生,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所以他以一开始未提及早上牛奶来打开话题:“请问您还满意今天早上的牛奶吗?”
他的语句中透露着古怪,好像多年没有和人交流一样。切入的话题使得室内温度下降了几度。我在心里默默评价。更何况我并没有食用那瓶牛奶,所以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复他。他并不觉得尴尬,而是用那双可怜巴巴地眼睛一直盯着我,像是这样可以得到答案,也像是根本不是寻求答案而只是单纯地看着我。
“额……”我不知道如何回复,只好支支吾吾地岔开话题:“刚来这里并不是很了解,请问你是……”
“我是507”他一本正经地说,好像他的名字就是507一样,室内的空气更冷了,就好像我不需要在这个简陋的空间安装昂贵的空调就能轻松度过南方的酷夏。
我抿了抿嘴想着该如何延续话题,或者说想着该如何赶走这个奇怪的邻居。但是他似乎对我抿嘴这个动作很感兴趣,他的目光掉落到了我的嘴唇上,目不转睛的,似乎是在看什么稀罕物什。
“那个……”我在他目光炯炯下艰难地开口。
“我明白了。”他说,表情让我相信他解决了世界一大难题,“我们应该先交换联系方式,请问您愿意和我交换联系方式吗?”
全程其实不过几分钟,但是由于气氛总会陷入尴尬,让我感觉似乎度过了好几个世纪。这位奇怪的邻居与我交换了手机号,而他与我每天的联系方式是通过短信,是的,每天,他每天都会给我报早安和晚安,如同亲切的10086,同时他会在每一天报完早安后询问每天早上不间断的出现在我门前的牛奶是否让我心情很愉悦。我曾委婉地拒绝他的牛奶,但是在某天经过无尽加班地狱后的早晨,我喝下了第一瓶无论是色香味都毫无问题,甚至可称完美的牛奶,那一天确实心情愉悦了不少。从那以后我与邻居的关系升温不少,至少不再是他一昧地给我发短信,而是我也会偶尔与他聊聊天气或者工作。当然,是通过短信,这位邻居没有任何社交软件,所以总会通过一毛钱的短信进行每日的交流,很奇怪,这使得我明白我对他的初印象是不完全正确的:起码他是个害羞而不擅社交的男生。
而那黏糊糊的声音也从我来之后从未间断过,并且总是在凌晨十二点传来,这位邻居的解释是:“楼顶总会下渗奇怪的液体,所以每天都在用老旧的拖把在进行处理。”只是在我提出这个投诉后,声音从十二点调整到了22:09,我猜想是我的邻居打算在一个相对不扰民的时间对那肮脏的地板进行处理。
而就在今天,我亲眼看到了邻居所说的奇怪的液体。我以它的颜色和状态称呼它,它的黑是完全的黑,不能从黑之中发现掺杂任何颜色,它的状态并不完全是液体,而是粘稠的如同石油的状态,这让我稍微能理解为什么我的邻居处理它的时候会发出黏糊糊又湿哒哒的声音。
所以这个破旧的筒子楼楼顶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怎么会那么恶心。
我向通讯录中被备注为507的邻居发送短信简要说明情况,即使毫无用处可是总觉得有理由告诉他这件事。他还没有回复我,我提起洗漱间的拖把清洁地板。那个黑水迅速卷上拖把的棉条,拖把被黑水退拽着、变得沉重无比,所以我的邻居是如何清洁它们的吗,我甚至无法拖动我的拖把。这个恶心的黑水从我住进来开始就透露着诡异,即使我的邻居十分礼貌而热情,但是毫无疑问他处处都透出诡异。我停止拖地的动作,思考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这时候,我的邻居给我进行了回复:“请您不要担心,这种脏活让我来处理”同时,富有节奏感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此时时间是22:22,这个时间应该不适合接待客人。
“亲爱的407……”门外传来邻居那特有的模糊的声音和对我奇怪的称呼,“请您打开门,好吗?”
我想起关于吸血鬼的传说,如果没经过主人的允许,吸血鬼是不能进入房间的。但这样想会不会过于神经质了。
我想了想决定开门,毕竟他也每天晚上都在楼上处理那些奇怪的黑水。
但是当我提脚时候发现那些黑水已经蔓延到了我脚下,我就好像拖把,被黑水迅速黏上了我的鞋底。我压抑地尖叫了一声,是被这未知的东西恶心到也是被吓到了,这个黑水如同拥有意识,好像因为我的嫌弃悄悄瑟缩了一下。
“407?”敲门的节奏变快了。
“我……”我着急地大声回应他,但是黑水似乎伸出了小触手搔了搔我的鞋面,像是讨饶,这种时候我应当因为这个认知之外的怪异而尖叫而恐惧,然而我只是稍微放低了声音,“我没事……”我将求助咽了回去。难以理解,我想,这种应该出现在科幻杂志的东西,我竟然因为它似乎是讨饶的动作而心软了。那我邻居在这之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疯狂的科学家?这团黑水是奇怪实验的产物吗?黑水显然没能理解我的疑惑,它已经放开了拖把,转向缠绕着我的小腿,而后伸入我的腰躲了起来,我因为凉且黏腻的触觉抖了抖,它的动作稍微迟缓了一下,伸出小触手似是讨好的触碰我的背腰。我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很软很可爱,第二个念头是它虽然黑乎乎的但其实并不是很脏。冰凉有柔软的感觉甚至让我感到四肢的放松,很舒服,就好像是按摩。
我可能是被这个奇怪的东西蛊惑了,又或者是我的脑子可能已经被寄生了,我说:“我已经将这里处理好了,辛苦你跑下来一趟。”
门外的动静停滞了一会儿,转而变成更重的敲门声:“您不要被它迷惑了,这种肮脏的东西请交给我处理!”
邻居诡异的声线让我的脑子有一瞬间的不清醒,就像溺入了深海之中。我应该为这个热情助我的好邻居开个门,但是黑水瑟缩了一下,被邻居严肃的语气吓到了。
“407!”邻居的声音更急了,敲门已经变成了砸门,但是为什么我却感到了他声音中的兴奋,这个时间点在这个隔音效果为零的地方竟然没有其他人投诉吗?
“抱歉”敲门声突兀的停止了,四周也是诡异的安静,我感受到趴在我背后的黑水或者说黑泥有些躁动,不安感和兴奋感同时涌上心头,心脏的收缩跳动都不正常了起来,黑泥伸出了它冰凉的触手轻轻骚扰我的后背,并渐渐将范围蔓延到了下半身。“抱歉407……”门外的邻居喃喃自语,我敏锐地意识到他所说的事情与语气是不相符的,他或许是在笑,在低笑,声音喑哑却模糊,我的心脏却为这诡异的声音悸动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