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木马木马木马3

第一章

“砰—”
“啪——!”
瀚宇酒店顶楼的洗手间里,拳拳贴肉的声音猝然响起,继而气急败坏的吼叫与锐器相撞声接连传来,三个人的互殴让他们干出了道上人提刀拎抢的架势。
身着光彩华服的名流巨星此刻齐齐汇集大厅,因此没人发觉走廊尽头正上演着一场激烈的全武行。
洗手间的灯光很柔,暖黄色对安抚情绪有很大帮助,不过现在这里的气氛剑拔弩张,明亮的灯光只会将双方脸上的表情得更加明显。
其中一位剃着板寸粗眉细眼,估量着才二十来岁的男生舔了舔不断冒血的嘴角,对把他打成这样的人咬牙切齿道:“江栖野,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打我。”
他对面的男生也没好到那儿,银白色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眉眼,颧骨处被人揍了一拳,白净的脸上一块儿乌青异常突兀。
江栖野抓了一把被弄乱的头发,轻嗤一声,没理他,挑眉从裤兜里掏出烟盒,倒了根烟出来叼进嘴里。
“哥,火儿。”——————————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他身后不知何时多出来个少年。这男孩矮身躲在他背后,拿着打火机的手颤颤抖抖,江栖野嫌弃地暼了他一眼,随后握住那只纤细的手举到身前,低头点烟。
犬牙叼住烟蒂,唇间吐出一个烟圈,过了烟瘾,江栖野才正眼看上对面早已怒火中烧的刘移星,懒散说道:“我什么东西。我演的剧,你爹给你砸几百万,你照样连演员表都上不去,你说我什么东西?”
他走近,一口浓烟喷到刘移星那张扭曲的脸上,声音是常年吸烟成就的沙哑,眼神里满是不屑,“以后离他远点儿,这圈里,不是随便哪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你都能勾搭的,明白吗?”
刘移星撇过头猛咳两声,身体也趔趄着后退了几步。
江可渡见对面气势不足,缓缓从江栖野背后探出个头,想帮他哥长长威风,“就是!你,你奶奶的以后少摸我屁股!”
“什么少摸!一回都不能摸!那儿也不能摸!”
江栖野拧眉打断江可渡后面的话,把烟从嘴里拿下来,夹在两指间,侧身用烟隔空点了点自己缺根筋的弟弟,恨铁不成钢道:“耍狠的话让你磕磕巴巴说成这样,你这软蛋样儿,他不摸你摸谁!”
江可渡刚在酒会被那人从大腿根儿摸到了屁股,也不知道他怕什么,脸都涨成猪肝色了还不吭气,要不是江栖野逮个正着,一会儿指定得被吃干抹净。
结果不问不知道,这混蛋早在半年前就对江可渡起了歹心,礼物探班塞房卡,一样不落,不知道的传出去还以为这人有多痴情,其实刘移星是圈里有名的玩得开玩得野,跟过他的小明星离开之后没人再要过。
人早让他玩烂了。
可就算名声臭得人尽皆知,往他床上扑的人依旧络绎不绝。他身后是上际娱乐,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他是上际娱乐的太子爷,就算不在娱乐圈混,手握资源照样能把看上的人搞到手里。
就是不知道这位一向喜欢网红脸女明星的太子爷,怎么突然转性看上了除了长得好看其他一无是处的江可渡。
“行,你等着,我弄不死你。”说完,刘移星恶狠狠地瞪了江栖野一眼,转身时,目光落到偷偷探头的江可渡身上,瞬间偃旗息鼓,愤恨出走。
看着刘移星拐弯后消失的背影,江栖野把在自己身后装鹌鹑的江可渡掏出来,甩到洗手池跟墙壁的角落里,一手撑墙,将江可渡困在其中。
正打算好好盘问盘问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等开口,就听见洗手间最里面传来“咔哒”一声。
两人齐齐转头,只见一位身穿高定西服,面目俊秀,身材纤长的男人从容不迫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六目相对,气氛尴尬到了极点,一时间空气中仿佛结了层霜。
男人最先移开目光,淡定看了他们一眼后,兀自洗起手来。
“一边儿去,今儿晚上才跟你算账。”
江栖野按着江可渡的脑袋往外一带,把他身后的干手器让了出来,然后对男人轻声说了句“不好意思”。
男人洗好手,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江栖野,微微颔首回应,走到干手器前伸手吹了吹。
江可渡刚被他哥推了一把,脑袋不小心磕到墙角,疼得他眼泪刷就冒了出来,可江栖野才不管他,对着镜子整了整头发,擦了擦刚溅到脸上的血,看都不看他一眼,插着裤兜迈着长腿往门口走。
江可渡委屈巴巴地跟上去,到门口两人相继停下了脚步。
刚刘移星一直没走,在这儿等着他们呢。
“王八蛋。”刘移星见两人出来,手里拿着一个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玻璃杯,抡起胳膊,正要砸出去时,刚刚那个男人低着头一边擦手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
刘移星手上失了准头,杯子脱手瞬间,轨迹改变,冲着男人就飞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江栖野一手扯住男人的胳膊一手护住他的头,转身将他罩在身下。
“咚——”一声闷响,玻璃杯结结实实砸到江栖野后脑勺上。
头晕,刺痛,细密的反应自神经末梢传至大脑,江栖野摇摇晃晃,闭着眼睛甩了甩头,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勉强站稳身子。
再睁开眼,江可渡跟刘移星已经打成一团,怀中的男人双臂抱着他的腰,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关切地看着自己。
“能撑住吗?要去医院吗?”
男人的声音温柔清亮,江栖野眯着眼睛,费力看清他说的话之后,摇了摇头,松开双手,迷迷糊糊对着男人摆摆手,扯起地上正单方面施暴的江可渡,脚步虚浮地向电梯去了。
施暗浓一个人站在原地,鼻尖还萦绕着浓烈的烟味,胸腔一起一伏,呼吸倏地加剧。
他深吸口气,抖着手从西服里兜掏出一个白色药瓶,打开吸了两口后,症状稍缓,盯着江栖野离开的方向暗自思忖。
叮铃——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整理好情绪,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
“施总,现在需要去接您吗?”助理阿刚在电话一头问他。
“暂时不用。你帮我查个人,江栖野。”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