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养》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酒冽

血养
作者
酒冽
內容簡介

他想她做他的禁脔,却还期望她是心甘情愿。
血族故事
纯血兄妹cp
簡體版1V1H暗黑甜文
前传
他金色的血液流淌
遍染无垢嗜血的蔷薇
血迹腌渍花瓣
凝结无暇躯壳
灵魂拥有皈依
我便成了我
我伏在那人掌心
按照那人的心愿乖巧唤他
主人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主人、主人
一声声响起的是
比夜莺歌喉还要美妙的娇啼
皎洁月华坠于眼角弯月
银发金眼的青年
赤裸纯白的少女于他怀间绽放
黑如漆夜的长发散落臂弯
情人间最温柔的呓语
最赤诚的他自己
统统都送给她

主人说我是天生属于他的存在
我于他纯金色的血液中诞生
注定只有被他满足
主人赞叹我的身体比蔷薇花还要馥郁柔软
蜜液浸润盈粉花心
紫黑巨物数不清次数的吮进贯入
进入我 填满我 将我撑成了独属于主人的形状
花液泛滥出暧昧水声
粘稠精液覆上雪白胴体
最后吮饮纯白身体里沁着花香的血液
那时无与伦比的享受
亦是主人欲望的救赎

漫无边际的蔷薇花田
鎏金鸟笼于此将我笼罩
花瓣被踩出怜惜又温柔的细碎声响
黑发绯眼的他问我
想不想要自由
我不理解
我只是幻化出了花间小精灵帮助了花田幻境里迷路的他
自由——
这种我并不明白的东西
为什么他要给予我并不明白的东西
这是他礼貌感恩的馈赠吗
我好奇的接受了他给予我的自由

于是
湖泊藏着的琥珀色的月
漫天夜幕洒上瑰丽诗篇的星河
森林深渊嚎叫驰骋的野兽
与蝶翼飞舞的残光交织
原来,是比蔷薇花田和鸟笼还要美丽的存在

月与夜之间
花与风之间
他与我之间
温柔虔诚的吻落在玲珑颈间
忍耐太久的硬挺厮磨过白腻腿心
然后被淌着馋水的穴口细吞紧咬
他说我血液的诱惑是他抵挡不了的芬芳
他眼里灼红的微光闪烁
就是我眼中被他称为欣喜的现在
他问我这样的现在想不想要永远

正如我不知道自由
我亦不知道永远
也不知道注定不能永远
血色裂纹在我身体蔓延
那总是含吃娇乳的双唇将他的血液喂入
却滋润不了我躁动的饥渴
我被他千次百次的进入
他的精液血液源源不断在我体内流淌
他和我结下血契
哪怕在我身上留下纯血最高贵的印记
也停不住
那时钟滴答转动
带来的身体崩坏
主人的血液赋予了嗜血蔷薇鲜活的生命
以及只属于主人的灵魂与意志
这是我离开主人的代价

我被送回暴怒的主人身边
金色的血液沁润了我
蜿蜒的荆棘裂纹消逝
主人操着纯白如初的小宠物
性器化为粗鞭
胯下的小雌兽被主人鞭笞着向前
卵蛋在浑圆雪臀上拍打出红痕
整个宅邸被留下了湿润的水迹
以此惩罚被他最重要朋友
他独一无二的挚友
所偷走的我
那也无法消除 我被另一个纯血留下的印记

时光荏苒
自我拥有自由的数百个晨曦昏暗后
我再次失去了它和他
主人告诉我
他为了守护种族
坚硬的骨骼被炼化为圣器枷锁
将断罪 审判 裁决的权利传给后代
向血族猎人证明
这个暗夜里堕落
沉溺欲望将血腥酿就的种族
自律的决心

洁白的羽翼
无法将生死的岁月隔绝
同族的鲜血沾染他被炼化的骨骼
那杀气将会将他誓死守护的后代拖入深渊
哪怕是残留的血契
我依然能感受
凛冽森冷的杀气
那是同族被处刑的咒恨
是绝望深处解脱不得的悲嚎
我愿以我为祭
愿永远守护
已坠入深渊的你
这是自由的代价
还是
爱的序幕呢?

01苏醒
火焰,

樱绯色的,

无边无际的火焰化为狂舞的怪兽张牙舞爪着将黑暗吞噬,却照亮了原本藏匿于暗夜其中那数不尽的,漆黑的影、猩红的眼。

她紧紧蜷缩着,只要蜷缩着,就假装自己看不见,也听不到。

听不到——那些窃窃私语对她流露出的觊觎。

“吃了她。”

“吃了她——我们就不是这种丑陋的模样了。”

“那么香甜美味的纯血小女孩呀,我们一起把她吃了吧~”绯色火焰中心的小女孩对于它们来说是极致的盛宴,它们狰狞着扑过去。

无数惨白的手向她伸来,试图抢夺她,用他们森冷阴白的獠牙撕碎她、分食她。那些干枯冰冷的手碰上了她幼小嫩白的身体,留下的触感是蛇类爬行的冰冷。

“啊——”小小的女孩战栗的发出惊恐的尖叫。

在女孩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中,荆棘藤蔓自绯色火焰中蜿蜒而出,将那些靠近她的令她恶心、令她战栗、令她恐惧的黑色身影通通搅碎成血肉,榨出新鲜的血液,然后由藤曼上怒放的洁白蔷薇将血色腥液津津有味的一一品尝。喝足了血液,原本纯白的蔷薇变为娇艳欲滴的绯红色。
无数断骨残渣顺着藤曼被拖入蔷薇色的火焰中。

转眼间,肆意妄为的捕食者就变为了被捕食者,惨叫者此起彼伏的响起,火焰燃烧的更旺了。
火焰燃烧的画面逐渐扭曲崩裂成无数碎片。

再次拼接呈现在眼前的是。

月光下的白蔷薇花园。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银发少年给自己的胸膛剖开一道豁口,豁口处恰如其分的露出了一颗无暇透明的心脏,浅金色的静脉在内舒展脉动着,向整个身体输送着金色的血液,源源不断的供应着这具身体存活需要的所有生机。

他指着自己的心脏,琥珀色的眼里流露出浅淡的笑意“你的力量是从这里诞生出来的。”
他眼角的弯月熠熠生辉,朝她伸出了手“所以,我很需要你。”

他就这么浅浅笑着,接着化为了月色的沙砾,融进了旋舞着花瓣的微风里。
蝶睫轻颤,一双盈盈绯色的曈儿倏地张开。

她大口喘息着自白天鹅绒被中坐起,噩梦带来的窒闷连带着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窒息的嚎叫——喘息——只有拼命的急促着喘息才能得以解脱。

她轻眨了下沾着水汽的长睫,受惊小动物般的环顾了下陌生的四周。没有火焰,没有令人心颤的黑影,床边立柱垂下轻柔梦幻的纱幔,蔷薇花香弥漫在整个漂亮宽敞的房间内,迷人而芬芳的味道让她渐渐平静下来。

弯月般的玉足踏在柔软奢华的地毯上,繁复烁金的雕花大门被推开。突然涌入的光亮让她险些睁不开眼睛,她有些仓皇的走在蜿蜒的长廊内。她刚从噩梦中醒来,陌生的空白感让她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她在不属于噩梦也不属于自己的光明里奔走,似一个迷路的孩童,恍惚间好像听见有声音在说“快去通知洛兰大人,洛薇小姐醒来了。”

阳光透过彩色琉璃窗游弋而下,将长廊里走来的那道身影裹在炫目的光线中,她要微眯起眼才能看清。颀长挺拔的身形,额前漆黑的碎发微微遮住眉眼,长眸薄唇皆是惑人潋滟的绯红,却因那人冰冷的神情和眉眼间的清冷仿佛结上了碎冰。

他踩着一地细碎的光斑走到她的面前,她怔怔的看着他,洛兰垂眸看见少女赤在地面上那一双小巧白皙的玉足,微不可查的皱了眉,将少女以完全呵护的姿势拥抱起。

少女窝在他的臂弯间,有些安心又仿佛是天然的依赖,她望着那人冷峻的侧脸,喃喃的问,“你是谁?”

侍女打开房门,恭敬垂首,等待洛兰大人进去后又无声的将门阖上。他将少女抱回房间,安稳妥帖的将她整个人放在房间柔软的沙发上,才回答她:“我是你的哥哥,洛兰·亚切斯特。”

于是少女又接着喃喃的问道“我是谁。”

“你是洛薇,我唯一的妹妹,洛薇·亚切斯特。”他嗓音很轻,却带着把这些字眼要刻进她心里的认真。

这个名字、这个身份,以及它们所带来的融于骨血的羁绊。

是她的归属,也是他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