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布恬

哥哥
布恬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高H
骨科年上,双性生子

全肉宴,无三观,慎入!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 HHH

池夏坐在阳台护栏上惬意地晃动双腿,今天真是个好天气,白天晴空万里,晚上还能看见星星。终于不下雨了,开心。

今天也是个好日子,他那个种马一样的亲爹终于要翘辫子了,专门负责给他送饭的佣人偷偷跟他说的。当然了,池夏没少了她的好处。

池夏从跟着他妈踏入顾家家门后的第二年就再没离开过这栋楼,他被关在了这里。这是顾家别墅的副楼,比主楼矮,比主楼暗,他的房间也比主楼三层属于顾家长子的卧室小了许多。

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人家是嫡子,而他池夏,只是顾家家主在外养的情妇所生的孩子。

本来他也可以姓顾,带池夏回顾家那年,他那带着孩子还不忘当婊子的妈给顾永坤吹了好一阵枕边风,终于得来顾永坤首肯,要给他改姓,但他要求做亲子鉴定,还找人给池夏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真是很详细,详细到没漏过身上任何一根体毛的程度。

然后他妈苦瞒了五年的秘密就这么被发现了,虽然是亲生的孩子,但池夏那畸形的身体怎么也不能算作“儿子”,赶出去又怕情妇带着不男不女的孩子四处瞎闹,顾永坤震怒之下,便将母子二人打入“冷宫”。

那一年池夏六岁,他再也没办法跑到外面用投币公用电话不分昼夜地拨打一个越洋号码。

但是没关系。

池夏从护栏上跳下来,进屋吃饭,佣人吴妈还说了另一件事,顾家长子顾睿严回来了。池夏边嚼米饭边想,他爸死了,那么庞大的家业要由谁来接管?好像除了顾睿严,也没有别的人有那个能力和资格了。

他最合适。

这样一来,他就没办法在国外花天酒地、逍遥快活了吧。

做生意可是很辛苦的。

池夏越想越开心,发现餐盘里固定数的排骨比前天少了两块,他也没生气,哼着歌把饭菜全吃完了。

这晚池夏做了个梦,他梦到顾睿严发现了他身上的秘密。

十一岁的池夏抱着浑身赤.裸的自己,难堪地将脸埋进膝盖里,对一个男生来说显得过于纤薄的身体在浴缸中微微发着抖。

十八岁的顾睿严站在浴室门口,长时间的沉默过后,他说:“你怎么这么……奇怪。”

池夏抬起苍白的脸,他看见顾睿严微皱着眉,有那么一瞬间,池夏很肯定,顾睿严刚才想说的其实不是“奇怪”,而是“恶心”。

他这丑陋的身体确实令人恶心,他那当婊子的亲妈这样说,他那种马一样的亲爸也这样说。就是因为太恶心了,不敢让别人发现,所以才把他关起来。

可是他有什么错?又不是他想要被生下来,又不是他想要身上多一个逼。他也不想啊,他也想像别的孩子那样,可以得到父母兄长的关爱,可以背着书包上学,可以认识很多朋友,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撒撒娇,甚至发小脾气。

可就因为他多长了一个逼,他什么都没能得到。

其他都无所谓,可凭什么顾睿严也嫌他恶心,要不是因为他爸,池夏会被生下来吗?

池夏好生气,醒来时身体还在发抖,太气了。他坐起来,抹了把被泪水打湿的脸,掀开被子看身下,下床走进浴室,脱掉汗湿的睡衣和湿漉漉的内裤,打开花洒冲澡。

洗完澡出来下楼看电视。被关进来的头两年,他只能在卧室里活动,慢慢时间长了,都知道副楼这边住着个怪物,除了每日送餐的佣人,没人敢踏足。池夏就收买吴妈,让她把卧室外面的锁打开,他就可以在整栋楼里自由活动了。

本来还有一台电脑,十八岁的顾睿严送他的,可是那天他说了那样过分的话,他皱着眉头嫌池夏恶心,池夏不想要他的东西,顾睿严前脚一走他后脚就把笔记本电脑从窗户丢下去。

不稀罕。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池夏捧着杯子喝水,从那之后顾睿严再没来看过他,八年了,池夏不由得想,他变成什么样了?

顾永坤没几天好活了,白天一波一波的人来探望,晚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在偌大的别墅里进进出出,下人们跟着忙碌。这天吴妈放下晚餐甚至顾不上喊躺床上的池夏来吃饭,转身便急冲冲走了。

池夏起床换身衣服,晚餐有他不爱吃的空心菜,他喝两口汤应付,下楼偷偷溜出去。

主楼那边好热闹,见门口挂着白幡,池夏这才知道,原来是顾永坤翘辫子了。

真好。

池夏回到自己房间,太高兴了,他忍不住在屋里转起了圈。

又过两天,别墅里彻底安静下来。

晚上十一点,池夏坐在楼下客厅沙发里等,他已经等了两天,今晚,他会来吗?

十二点一刻,大门被人从外推开。

池夏站起身,他终于看见了八年后的顾睿严,他长高了,比十八岁的时候更帅,也更冷。

池夏微微仰头看他:“好久不见。”

顾睿严往前迈步,身形有些不稳,池夏猜测他应该喝了不少,他上前将大门锁上,回身给顾睿严倒了杯水。

顾睿严不接,池夏说:“水里没毒。”

顾睿严当然知道水里没毒,池夏不敢。他接过杯子,一口气喝掉杯里的水,弯腰坐进沙发里,微醺的目光落在池夏脸上,太瘦了,也没怎么长高,腰还是那么细,脸还是那么小。

瘦弱得可怜,仿佛用力一握就会坏掉。

顾睿严闭上眼,英挺的眉微微皱着,喉结滚动,一副酒喝多了不舒服的样子,池夏又去给他倒水,这次花的时间长了些,等他回来,顾睿严仍闭着眼坐在那里。

池夏轻轻推他的肩,将水递过去,顾睿严接过,喝下半杯,察觉不对。

“啊,不好意思,放多了。”

顾睿严丢开杯子,满目震惊。

“放心,不是毒。”池夏笑着,脱掉上衣,说,“是药。”

顾睿严撑着沙发扶手试图站起,池夏迅速上前,一把将他按坐回去,他看着瘦弱,力气却着实不小。

“想不到吧,我可有力气了呢,每天楼上楼下跑步,一天五百个俯卧撑,还有别的七七八八,每天练,毕竟时间太多,太无聊了。”说话的功夫,池夏已经把自己脱了个干净,他抬起一腿踩在沙发边沿,让顾睿严看他下身那个本不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女性器官,“恶心吗?”

顾睿严飞快将目光收回,再一次起身被池夏强硬按回去后,他哑声开口:“你想做什么?”

“还不够明显吗?想跟你做.爱啊哥。”这是池夏第一次喊顾睿严哥,并非是承认两人之间的血缘关系,纯粹是为了恶心顾睿严,他盯着顾睿严的脸,伸手往腿间摸去,没几下就搅出淋漓水声,脸颊变得火烫,他喘息着说,“我等下要用这个恶心的器官吞下你的阴.茎,吸出你的精.液,让你的种留在我身体里,你的弟弟想给你生孩子呢,哥,你高兴吗?”

恶心吗?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