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苏正柚

 

《四月》
苏正柚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H / 正剧 / 青梅竹马 / 温馨
为受害者发声的一篇文。
第一人称,儿化音较多(群像)
主cp:裘梦❤︎靳无月
本文写现实,写不完美家庭的孩子。几乎全员有压抑的心理问题,原生家庭所造成,介意勿入。
感谢看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小王八

月亮在哪儿呢,离我有多远,我吟唱赞美她,她听得见吗?

清凉沁人的空气与我作伴,我一展歌喉,震惊飞扬的微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它们死了。

狂风大笑,我就是那狂风,我希望我走过的地方寸草不生,不是死了,而是见过我都藏起来了。

我噙着泪上扬嘴角,为我的强大吟诵,我笑了,灵魂替我逝去了;可我流泪了,果然独剩我一人。

闹钟响起,新的一天开始啦。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擦拭脸上的水渍,我哭了?

哭个屁!老子洗脸呢。

把眉形好好儿的顺一顺,喷点儿发胶抓几下头发,把耳钉带上,准备完毕。接下来欣赏一幅名画。

画里的人有着顺畅的轮廓线条,面部加缀了几滴露水,更显柔美。眼神像一只初入茂林的小糜鹿,清亮的像是随时滴下水波。一颗红色小痣近于眼尾增添几分蛊惑,勾人摄魂。

身着淡蓝色棉布,一枚月亮贴在脖颈,耳朵上镶着几颗星辰,与之呼应,夺目入心。

画里人似是苏醒了,他轻颤眼睫,随着亮光律动。他动啊,动啊。

真的要动起来!上学快要迟到了。冲进屋喷香水,一不小心按多,诶呦这味儿,真是走入花田了。

不管了,拿起书包就是一阵冲刺。哎,没换鞋。穿上我的心爱小巴黎,鞋带我是真的随便扯扯,凌乱,多帅!装备齐全。出门儿!

哦对了,刚那画是我照镜子呢,我这经济情况也买不起名画啊。淡蓝色棉布是校服,别问我要链接了啊,这我真拿不出。

“师傅,您好。”

“您好,尾号8632是吧,去二中。麻烦系好安全带。咱就出发了。”

“哒”。

说实话我最怕系安全带,缠在身上的感觉令人窒息,我已经呼吸不顺畅了。打开窗抓住一点空气。

这一抓不要紧,让我抓着个小老虎。

我坐在车上看着旁边会开摩托的小老虎,我俩同款的淡蓝色棉布随着灌风舞动着,摩托在旁奏着乐,这一场景牵起了我的嘴角。安全带裹着的窒息感随风逝去,我被晨风禁锢着,正合我意。

我微微传达着他的名字,似是有感应般,他往后稍探头,然后换道了。

“哎!裘梦!”信号灯跳动,司机直行,裘梦往右边去了。那个方向不是学校,目的地是哪我很清楚,我偷跟着他回过家。唉,看来昨晚没回家,现在肯定回去补觉,今天又见不到了。

渐渐抓不住那抹蓝色,窒息感由下而上重归于我,哀切的用眼睛传达求救,手逐渐脱力,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呼出了他的名字“王,八,蛋。”

“即将到达目的地,请提醒乘客带好随身物品,关门请注意后方来车。”嗡的一声,脑子归位了。

“小伙子,昨晚没睡觉啊?睡挺香啊,该下车了,别蒙着脑袋下去。看路啊记得。”哦原来我睡着了啊。真丢人啊,流囗水没呢。

“谢谢师傅。”

“给个五星好评啊!”

“好嘞师傅”

打开车门的一瞬间,我忽然开始想念安全带紧绷时的窒息感,因为那比此刻更让我痛快。

手表显示时间七点二十五分,离早读还有五分钟。脚步紧贴这片区域的同时,我的思绪被击杀了。他又来了,路西法贴着我的眼膜击鼓,诉说着他的忧伤,我不懂。

可是我想懂,所以我逃跑了。

我是个弱者,所以我需要依靠。

世尘喧嚣,有一只手触碰左心房,温柔的抚慰我,它叫我,它在叫我。

“同学!快迟到了!”

不!它在叫我!我要去找它的主人。

我要坐车吗?那种紧窒气息会让我更清醒。我转身逃离,晾置着替我担心学业的保安。对不起,我在心里向他致歉着。

安全带轻触我的一瞬间,前所未有的放松。手指缓慢的停止抽动,我得救了。谢谢你,小老弟。第一次觉得你这么可爱。奇怪,这次的司机叔叔都眉目清秀的可爱。我终于笑出声。实在对不住了叔叔,您肯定觉得这是个傻子。不过我加重强调!我可不是傻子!

我踏马是个小王八。

通往面见它的主人的路上,风都是甜的。嗯,好像真的是甜的,我们班女生没骗人。我又一次开始抽笑了,这次是谢谢造这句话的人,让我重获了一个感知外界的能力。

又是嗡的一声,哎不对啊我没睡着!所以这嗡的一声是?不是一声,它一直在嗡。手机!我的手机!八百年没嗡过这么长时间,我忽然觉得很好听,不急着去探究是谁,愉悦感降临的突然,我想紧紧把它抱住,缝进左边的衣衫内里。

它停了,我失败了。哎没事儿失败是成功之母,下回我抓紧住时间。

淡定的(装的)掏出手机,在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我的内心真的是

毫无波澜。

谭云希肯定是震惊的拨打我电话,从开学至今从来不迟到的我旷课了!一鸣惊人!这就是小王八的世界,欢迎光临啊。

“下周末去见谭叔叔”回完他的消息,把手机紧紧攥进手心。他肯定知道我意思,看看!这就是陪伴长大的默契。

谭叔叔!赫赫有名的心理医生,也是我的药。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其实我知道,他们都说病人不能完全把自己交付给医生,自己的意志精神最主要。

可是我没有,没有意志,没有自我。

我的所有都依附在药,以及那个它的主人。我没有问过它的主人,可不可以把我还给我。

我不想问,我只想紧贴他,再紧点,再近点。没办法,谁让我是小王八呢。

小王八就应该紧贴阳光充足的区域,所以我要抓着它的主人,我要抱着他。

万物沧桑,唯有那扇窗子几净温柔。

到达目的地的我真的背起了小房子,想把头缩进壳子里。

真是对得起我妈给我起的名字了,我还记得她面目狰狞着双手挥动,戳着我的皮肤,我的眼球,狂叫我没出息的小王八。后来我真的不负她的期待,整天背着该死的重壳子。

我突然觉得喘不过气,我开始狂奔,捡起一个东西就往别墅上砸。毫无作用,因为我捡的是皇帝的东西。我看不到。

思绪突然清明起来,我拿出手机按打通讯录的第一位,通了的铃音好大声,所以才使得我眼睛被震出了幻象,裘梦站在阳台上看着我,他似是受到了惊吓。不过几秒钟阳台上没了影子。哈哈哈哈哈看来还是出现的幻象啊。我又开始笑了,可是流泪了,越擦越多,我放弃了。

院子里一阵奔跑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我敢肯定我的听力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一般眼睛不清醒的耳朵更灵敏。

脚步声停下了,就在这扇门的那头,我顺着镂空

看到了他。心脏真的温柔下来,我找到了,找到了他,我的少年。他换上了白色衬衫。在8岁就埋在记忆深处的身影,我的小老虎。

我的小老虎收起利爪,像只小猫咪,不,不能这样说一个酷哥,但是又何妨呢,他仅是我一个人的小猫咪。

那道屏障打开了,小老虎带着一阵甜味定在我面前。他真的好帅,我似乎开始听不清了,我不想探究病因,因为此刻,我能清楚的看到他在叫我。

他打破凝固在面前的空气,很近,其实又远。

他叫我,月月。

“月月,别哭。”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