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强制》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上上哒

 

绝对强制 限
黑道大佬带球跑
上上哒
原创小说 – 强制爱 – 1v1 – BL
连载 – 强强 – 相爱相杀 – 破镜重圆
大长篇
简介
【文案】
那一年小巷里狭路相逢。他们彼此针锋相对,不留退路。
利用、失去、错过、分离。
强制交锋扭曲出的是共生还是陌路?
黑白对立的爱恨,两个深陷泥潭的男人。
别逃!
哪怕天亮我们是敌人,今夜我也要紧紧拥抱你。
直白版:总之就是两个身份对立的男人边打架边生娃,最后磨平彼此棱角走到一起的故事,无逻辑文笔,绝对强强,不强不要钱。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啪嗒。
打火机窜出微弱的光,郑学倚着酒吧街的墙掏出一根烟点上,整晚神经高度紧绷,他放松似的吐了口气,双眼干涩地眯起。
就在几小时前,二队的临时线报将他从下班途中揪了回来,之前追踪的走私案要犯陆启胜,今晚可能会在某酒吧露脸,让他先来探探。
已经后半夜了,追踪目标却迟迟没出现。
闹市区的会所陷在沉寂的建筑群里亮着暧昧的光,偶尔路过的行人发出一两声咳嗽,行色匆匆。
夜色渐深。
从酒吧里推门走出的男女搂肩搭背,步履轻缓着拐进小路,服务生将露天桌椅收完挂上闭店招牌。
城市最后一点余温,蒸发殆尽。
这时。
几声细碎的吵嚷拖长了音从街口窜出,郑学抬眼望去,乌泱泱一群人停在了监控的酒吧前。几乎第一眼,他的视线就定在了首位身材高挑的男人身上。
意料之外的不速之客让郑学皱眉,什么来头?
他摁灭烟头,像暗伏的野兽嗅到猎物般向前疾走几步,企图更贴近目标。
酒吧大门被那群人用铁棍砸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梦中客”惊得抱头鼠窜,随着一声枪响,最后一个怀抱酒瓶的醉汉也踉跄着跌出大门。
吵嚷声瞬间被克制的安静代替。
郑学趁乱闪身进去,躲在卡座后窥探。
不大的的正厅,桌椅歪在一边,地上的玻璃碎渣和果核显示着刚刚的激烈,跳跃的射灯下为首的男人正坐在一张翻倒的桌台上面色难测。
站立一侧的马仔走上前,将躲在吧台下的调酒师拽了出来。
“东西呢?”
调酒师腿软得直往下滑,“…我不知道。”
“陆启胜你总该认识!”
“我真的….不知道。”
“再不交待,老子一枪崩了你!”
马仔恼羞成怒冲他脚边放了一枪,将人推搡着押跪到男人脚边。
“那批货,你接的手?”一言不发的男人起身靠近。
调酒师吓瘫在地上,毫无章法摇着头。
“…老板走的时候,只说出去两天,其他……都没交待。”
“嗯。”
男人应了一声,顺手拿起台面上的水果刀,“陆启胜平时交易都给你打点,装傻不是聪明的选择。”
“我…真…真的不…唔!”
调酒师惊恐地瞪着眼倒下去,话语被痛苦的呜咽取代,那把水果刀正插在他的手背上。
这帮杂碎!
郑学咬了咬牙,克制着拔枪的冲动,那冷漠男人却在这时侧过脸来,他心下一沉,背靠着椅背屏住呼吸。
皮鞋摩擦地面的声响漫不经心,空气仿佛凝固住。郑学下意识扣紧枪身,身后的脚步却突兀地停住了,半刻钟后,
“考虑好了吗?”低沉的嗓音再度响起。
郑学盯着陡然折返的身影疑惑皱了下眉。
“……在吧台的……两块木板里。”
调酒师终于松口,满满六箱货随着吧台的拆分倾倒出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告诉陆启胜,他逃不了。”收点完毕,男人率先推门出去。
酒吧里人去楼空,只剩调休师颤抖的抽气声。
郑学没多停留,转身从窗口跃下,顺着来时的小路走了没几步,无声窜出的人影压迫着向他靠近,一双探究的眼睛适时对了上来。
“你是谁?”
高挑的男人与他相对而立。
郑学怔住,心里绷紧的那根弦“啪”的断了。
———————————————————————————————
几只鸟低空叫了几声落在墙头。
月色投进逼仄巷道,两旁的楼宇在地面扭出阴影。
男人攥着根长棍步步紧逼。
郑学向后退了几步,身后一阵细碎响动,他警觉地停住,冷汗从手心冒了出来,一时竟无法判断到底有多少隐在暗处的伏击。
看来,这帮人早候着自己了!
被黑社会包抄,今晚这场恶斗避无可避,郑学咬了咬牙奔着男人攻了上去。
擒贼先擒王,可对方的身手显然不在自己之下,他甚至连男人的头发丝也没碰着,就被从黑暗中窜出的马仔截住身形。
铁棍擦着耳边落下,拳头接触身体发出喀嚓的脆响,局促的巷道里尘土飞扬。
即使在警校里是蝉联两届的搏击冠军,但徒手与这么多夹枪带棒的人缠斗,也不得不处处受限。
在背上承受了猛烈的一棍后,郑学身形一滞,不过闪身的空隙就给了对手可趁之机,直接被反扑在地。
马仔们耐心欠奉:“老实点!”
郑学头晕目眩地被反捆住,还额外被踢了一脚。刚围观完别人做刀下俘虏,现在自己就成了砧板上的鱼,戏剧化的转变超脱意料。
他试图理出头绪,从接到二队请求增援的线报,到扑空的嫌疑人再到眼前的男人,整个过程巧合的像个预谋。
虽然暂时无法判断这伙人是哪条路上的讨债鬼,不过很显然,有一点与自己目标一致——抓陆启胜。
男人扔掉手里的长棍,走过来“你是谁?”
郑学被捆着趴跪在地上,答非所问:“当时你靠近我又折返,其实早发现我了?”
“你左侧射灯壁上有反光。”冷淡接过话,对方一脚踩上他的背“回答我的问题。”
以这种方式被人压在身下可算头一遭,郑学自嘲的勾了下唇。
“袁哥,跟他废什么话,交给弟兄们处理了!”
几个马仔冲上去将郑学拽起来,绑上电线杆。
“你们在找陆启胜?”郑学问“因为那批货?”
男人果然欺身上来:“你知道?”
面对那张淡漠的脸,他忍不住出口挑衅“怎么,生意只准你一家做?”
“你会开口的。”
鞭子密集招呼上来的时候,郑学咬牙忍了忍,面不改色与男人对视。
对方用鞭子缠住他的脖颈,大力收紧:“说不说?”
“咳!”强烈的窒息使身体随拉力后仰,郑学怒极反笑:“叫什么?”
“袁容。”
“知道在干什么吗?”透过汗水淋漓的双眼直视对方,郑学嗤笑出声“袭警。”
“你是条子?”
“现在,该我教你规矩了。”
郑学猛的挺身将人踢翻,捆在手上的绳子早被挣脱,他卡住人脖子一把将袁容反扭在地上。
形势陡然逆转,马仔们反应过来准备反击时,就顶上一管黑枪:
“警察!谁敢动。”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