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软很甜》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布恬

 

很软很甜
布恬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温馨 / 青梅竹马
落魄富二代遇到曾被他欺负过的同学……的哥哥。

很凶很帅的攻 X 很软很甜的受

1 看什么看!张嘴!

阮恬再次见到赵东笙,是在本市最豪华的娱乐会所里。

以前他是这里的常客,现在,他是这里的服务生。

三年前的某天夜里,他曾在这里将一整瓶洋酒倒在弯腰给他擦鞋的服务生头上,而此时,那个服务生的亲哥——这家会所的新老板,就坐在他眼前。

“怎么,阮少爷不愿赚这个钱?”

擦个鞋一千块,他很愿意赚这个钱。

阮恬弯腰蹲到地上,怔怔盯着赵东笙纤尘不染的皮鞋。赵东笙见阮恬不动,鞋尖在他肩上不轻不重点了一下:“擦鞋底。”

事实上阮恬刚才发怔并不是在犹豫擦鞋面还是鞋底,而是在蹲下的那一刻,他整个脑袋突然放空了。忘了自己在哪里,想干什么,只想就那样静静蹲着,让忙碌了一整天的肉体和精神都放松一下。

“傻了?”

赵东笙又蹬了他一下,这次用的力道大些,阮恬被他蹬得坐倒在地,后背重重磕在钢化玻璃茶几上。

赵东笙哪里知道他弱成这样,皱着眉倾身一扯,让他跪好:“你他妈是没吃饭吗!”

阮恬白着一张脸,他还真是没吃饭,从早上到现在就吃了一小颗苹果,还是别人给的。

茶几边铺着厚厚的地毯,这样跪着还挺舒服。阮恬捧起赵东笙的脚,拿着湿毛巾的右手刚一动,整个人就被踹翻在地。

赵东笙俯身捏住他下巴,左右看几眼,唇边挂着讥讽的笑:“这还是当年那个骄横跋扈的阮少爷吗?我该不会认错人了吧。”

“是我没错。”阮恬拨开赵东笙的手,从地上坐起来,“将你弟推下楼梯的是我,带人砸你叔面馆的也是我。”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他做了那么多错事,害了那么多人,所以他遭报应了。

赵东笙冷笑,重新坐了回去,整个人懒散地陷在沙发里:“既然知道自己干过那么多缺德事,那阮少爷不妨猜猜,我今儿为什么找你。”

阮恬垂着眼,略显苍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猜不到。”

“这都三年了,我那宝贝弟弟可还在医院躺着呢。”

阮恬眼睫一颤:“赵先生直说吧,只要能做到的,我都答应。”

“那我就不客气了。”赵东笙拿根烟点上,吸了一口,“脱衣服吧。”

阮恬身体一僵,抬头对上赵东笙的眼。

有一瞬间的恍惚,真是奇怪,面相这般凶狠的男人,却有一双异常好看的眼睛。

赵东笙暗骂了一声操。

从小到大,他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眼睛有问题。

上小学那会儿有一回跟隔壁班小霸王打架,打赢了人说他赢得不光彩,眼泪鼻涕糊一脸的小男孩指着他边哭边骂:“要不是你老拿眼睛看我我能输吗!不要脸!打不赢就抛媚眼!”

气得赵东笙又将他按地上打了一顿。初中和校外混混干架,一对三又打赢了,隔几天那个被他打破头的小混混跑到校门口堵他,硬要请他看电影。两个大男人去看电影,赵东笙给了他三个字:神经病。

说起来赵东笙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原来男人和男人也可以搞对象。

很多人说过他眼睛有问题,直到高中毕业后的第三年,他开始暗中关注一个常去他叔面馆里吃面的少年,那时候他才终于承认,自己眼睛确实有问题。

“看什么看!”赵东笙不耐烦,掐了烟,“脱衣服!老子要干你!”

阮恬抿唇沉默片刻,一言不发开始脱衣服。脱到只剩一条内裤,才停手。

赵东笙岔开两腿坐沙发上,居高临下睨他一眼:“脱啊,怎么不脱了?”

虽然包厢里只有他们两人,但保不准等下会不会有人推门进来,阮恬缩着肩膀跪在地毯上,周身皮肤凝白如玉,因羞耻而微微泛粉,别提有多诱人了。

“是不是只有这样,你才能原谅我。”

赵东笙喉结上下滚动,嗓音低哑:“是。”

阮恬狠狠闭了下眼:“好。”

除去最后一层遮羞布,在赵东笙的示意下跪在他腿间,阮恬仰头看他:“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赵东笙拉开拉链,放出胯下凶器:“问。”

“你喜欢我吗?”

赵东笙差点给吓萎了:“你他妈神经病啊!非得喜欢你才干你吗?老子就是看你不爽!你他妈当初怎么对我弟的你忘了?!”

“哦。”

“你他妈哦什么!老子一点都不喜欢你!你记住了!”赵东笙气得要死,粗声粗气道,“别说那些没用的,过来含着。”

阮恬低头看,好大。

赵东笙凶他:“看什么看!张嘴!”

阮恬乖乖张嘴,赵东笙抓着他头发往下按,把自己爽了个半死,也疼了个半死,脸都扭曲了:“操!你把牙齿收一收!”

阮恬将小东笙吐出来,舔了舔牙齿:“你急什么。”

“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舔!”赵东笙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人,口干舌燥,“我可什么东西都没带,你自己看着办。”

阮恬知道他的意思,不舔湿一点等下受苦的是他自己。

于是他很认真地舔起来,从顶端到根部,每一处都舔得湿漉漉,眼见那玩意儿越来越胀,在他嘴里硬邦邦跳动着,阮恬停顿片刻,突然用力一吸。

“我操……!”赵东笙猝不及防,就这么被吸了出来。

阮恬退得及时,那浓稠热烫的精液没留在他嘴里,全喷在了脸上。

赵东笙今儿一不小心实现了两个小目标,从精神到肉体完全得到了满足,周身毛孔噗噗噗噗全张开,整个人爽得不要不要的。

“拿根烟。”

阮恬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放赵东笙嘴里,又拿了打火机给他点上。

赵东笙吸了一口,烟雾喷他脸上:“擦掉吧。”

阮恬这才拿纸巾擦脸。

赵东笙抽着烟,视线落在阮恬胸口。妈的,这小白脸皮肤可真好,白得跟雪似的,衬得胸前两点粉艳艳。

想舔。

赵东笙突然呸了一声,把阮恬吓一跳:“怎么了?”

“怎么了?”赵东笙凶巴巴瞪他,“你眼瞎啊!”

阮恬视线往下,见小东笙又站起来了,他抿了抿唇:“那……还继续吗?”

“当然继续了,老子今天就是来操你的!”

阮恬一句话没说,背对赵东笙往地毯上一跪,撅起屁股:“来吧。”

赵东笙被眼前美景激得一抖,鼻血差点喷出来:“你他妈……你他妈就这么饥渴?!”

阮恬转过身,盘腿坐着,面不改色:“我确实挺饥,也挺渴,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赵东笙怒,拿烟的手差点戳到他脸:“你这是拐着弯儿叫我请你吃饭?”

“你可以不请,我自己去吃。”阮恬搓了搓手臂,“所以快点把事儿办了吧。”

赵东笙捡起衬衫丢他身上。

阮恬仰头看他,不明所以。

赵东笙整理好裤子起身,居高临下看他:“怎么,想光着屁股去吃饭?”

阮恬问:“不做了吗?”

“想得美。”赵东笙弯腰捏住他下巴,轻佻向上一抬,“等吃完饭回来,看我干不死你。”

饭吃到一半,有电话进来,赵东笙拿着手机起身离席,十几分钟后回来,见桌上饭菜被扫得干干净净,一滴汤都没剩下。

赵东笙皱眉。

阮恬打了个饱嗝,看看赵东笙脸色,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实在……嗝,太饿了。”

赵东笙没说什么,拎起西装外套:“走吧。”

阮恬起身拍了拍肚子,跟在他后面。

出了饭店,赵东笙问阮恬:“你住哪里?”

“你要送我回家?”阮恬问,“不做了吗?”

“有点事,今天先放过你。”赵东笙拿根烟咬嘴里,斜了阮恬一眼,“不是送你回家,是想知道你住哪里,以后有需要了才能随时找到人。”

“以后?”

“怎么,你以为搞一次就完事了?你他妈犯了那么多错,搞你一万次都不过分!”

阮恬低头看自己脚尖:“哦。”

赵东笙来气:“以后不许在我面前哦,听到没有!”

阮恬点头:“我们回家吧。”

赵东笙又来气:“谁跟你我们!是我,跟你,回你那小破出租屋!还家呢,你早没家了好吗!”

阮恬低着头。

是啊,哪里是回家啊,他都没家了。

赵东笙送阮恬回去,跟着他上楼。

小区破旧,楼道里的灯坏了许久,没人来修。

赵东笙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明,嘴里骂骂咧咧:“妈的,什么破地方。”

阮恬一言不发走在前头,从刚才赵东笙说他没家开始他就再没说过话。

上到四楼,在某扇老式铁防盗门前站定,阮恬抬手指着门牌号对赵东笙说:“就是这里。”

赵东笙抬了抬下巴:“开门。”

阮恬掏出钥匙开了防盗门,转身看赵东笙:“没骗你,我真住这屋,你走吧。”

“行。”赵东笙掏出手机,“来,加个微信。”

阮恬慢吞吞往外掏手机:“加微信干嘛?”

赵东笙一脸理所当然:“想干你的时候好联系。”

阮恬扫他二维码加上好友。

赵东笙收起手机,一句多余的话没有,转身走了。

阮恬盯着赵东笙的背影,突然见他转身丢了个东西过来,忙伸手接住。

一看,是个钥匙扣,小羊皮编织,粉色。

“也不知谁把这小东西落我车上了,娘们兮兮的,正适合你,就赏你了,权当擦鞋费。”

话落,人走远了。

赵东笙离开那陈旧破败的小区,驱车往城东的疗养院而去。

停好车,乘电梯上楼。

进入病房,刚好见赵逢摔了个花瓶,赵东笙快步上前,握住弟弟的手弯腰将人揽怀里:“乖啊,别生气。”

“你怎么才来!”

护工蹲地收拾花瓶碎片,赵东笙往边上让了两步,坐床沿:“有点事耽搁了。”

赵逢不愿松开赵东笙的手,身体前倾,急问:“哥你不是要帮我教训姓阮的那小子,办了吗?”

赵东笙安抚他:“办,等我得了空就好好办他。”

阮恬洗完澡出来,莫名其妙连打三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随便擦几下头发,将毛巾丢到一边,面朝下往床上一趴。

今天……很累,也很开心。

见到了许久未见的人。

阮恬扯过枕头,将脸埋进去,在心里对自己说:生日快乐。

赵东笙第二日被迫起了个大早。

没办法,要有人拿个山寨手机音量调到最大在你耳边放义勇军进行曲,看你起不起。

赵东笙起床气大,随手扯了枕头往许成身上砸。

许成也是嘴贱:“老大,你要记住一句话,真男人不砸枕头!”

然后被赵东笙狠踹了两脚。

赵东笙刷着牙,恶狠狠从镜子里瞪许成:“什么事,说。”

“是你那宝贝弟弟,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许成往前凑,胸膛几乎贴到赵东笙后背,被赵东笙一肘子顶开,嗷一声,揉着胸口接着往下说,“让我去绑阮恬。”

赵东笙没说话,等刷完牙洗完脸,出了洗漱间,往床头柜上一坐,垂着眼点烟:“绑他干什么?”

“他说心烦得很,没心情做复健,想找个人出出气。”

赵东笙抽着烟,没说话。

许成看他一眼,斟酌了下语气:“老大,小逢在医院躺了那么久,这才刚醒来几天,生理心理状态都不好,这口气要不让他出了,那……”

赵东笙哪能不懂他的意思,他用力吸了口烟,将剩下半截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起身换衣服。

“我去吧。”

阮恬从单元楼里出来,看见一辆路虎揽胜横在外头空地上,红色车身黑色车顶,菱形金属两幅式进气格栅棱角分明,威严霸气中透出一丝骚——像极了某人。

阮恬站那儿发愣。

过了一会,就见驾驶座车门打开,某人长腿一跨下了车来,皱着眉看阮恬:“看什么看,能看出朵花来?还不滚过来!”

阮恬走过去,摸了摸车前盖,仰头看他:“你找我?”

“不找你找鬼?”赵东笙见他右手背在身后,挑眉,“藏什么东西了?”

阮恬犹豫片刻,伸出手去,给他看拿在手里的面包,小心翼翼问:“你吃吗?”

赵东笙给气笑了:“瞧你那穷酸样儿,我看起来像没钱买面包的人?”

阮恬松口气,又将右手背到身后。

他确实是怕赵东笙吃他面包,却不是因为不舍。

赵东笙啧了一声,拉开副驾座车门,很不耐烦:“上车!”

阮恬没敢问原因,乖乖爬进车里,坐好。

赵东笙也坐进去,扭头盯着阮恬看,阮恬被他看得发慌:“怎么了?”

“吃。”

阮恬低头,抓紧手里的面包:“我吃过早饭了。”这面包是打算当午餐的。

“在聪明人面前撒谎好玩吗?”

阮恬抿唇,好半天憋出一句:“你高考成绩四百都没到。”

潜台词是:你不聪明。

赵东笙莫名想起许成的那句口头禅——笑着活下去。

去他妈的笑,不笑活不下去吗?

赵东笙一点都不想笑,他相当暴躁:“你聪明!你高分!你厉害!你有钱吗?住个破房子吃个烂面包看把你牛逼的!”

赵东笙还真说对了,这是个烂面包。过期的。

阮恬低头抠弄面包外层包装袋,没说话。他要再接一句,赵东笙指不定能将车顶掀了。

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气。

“钥匙呢!”

赵东笙突然又吼一声,把阮恬吓一跳,面包都掉了,他弯腰捡起来,小声问:“什么钥匙?”

“你家的钥匙!”

“你要我家钥匙干什么?”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

阮恬从兜里掏出钥匙,递过去。

赵东笙一看就炸:“钥匙扣呢?”

阮恬收回手,搓了搓膝盖:“我卖了。”

赵东笙瞪大眼,脖子上青筋都暴起来了:“你说什么?你他妈再说一遍!”

他声音越大,阮恬声音就越小:“那钥匙扣挺值钱的,我刚好缺钱,就卖了。”

赵东笙气得两眼发黑:“卖了……多少钱?”

阮恬说了一个数,声音太小赵东笙没听清,又问了一遍。阮恬稍稍提高音量,说:“五百块。”

赵东笙胸膛剧烈起伏几下,拿根烟咬嘴里。

阮恬偷偷瞧他一眼,又瞧一眼。屏住呼吸。

“下车。”

阮恬打开车门跳下去,拔腿就跑。

赵东笙跟着下车,在后头大吼:“你再跑一步试试!”

阮恬停住,转身看他:“我上班要迟到了。”

“你他妈上一天班能有几个钱,我双倍给你!”

赵东笙嗓门大,加上人和车都惹眼,不远处几个早起晨练的老头老太不断朝这边张望,比划嘀咕着什么。阮恬快步走回赵东笙跟前,低着头,心里不大痛快:“这不是一天多少钱的问题,我无故旷工的话很有可能被炒……”

赵东笙打断他:“不是钱的问题是什么?你他妈连钥匙扣都能卖!”

阮恬抓不到他怒点,也有点烦躁:“不就一个钥匙扣吗,还是别人落你车里的,你既然把它给了我当擦鞋费,那就是我的东西,我怎么处理那就是我的事了,你这样不依不饶就显得小气了,一点没有一个大老板该有的样子。”

赵东笙吐出一口烟雾,笑了:“我小气?”抬手敲了下阮恬脑袋,突然一把将他推倒在地,“小气吗?”

阮恬捡起面包站起来,不敢再顶嘴。

赵东笙左手夹着烟,右手用力掐住阮恬脖子,左右晃两下,又往地上摔:“你是没见过真正小气的男人。”

阮恬咳嗽两声,又站起来。

赵东笙丢了烟头,拿鞋尖碾灭,揪着阮恬衣领将他塞进车里,也不嫌他满身尘土脏了爱车座椅。

阮恬一路都没说话,直到赵东笙将车开进一家疗养院,找了空闲车位停车。阮恬这才开口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你等下就知道了。”赵东笙冷笑,“反正不是好事,毕竟我是个小气的男人。”

阮恬下车,跟在赵东笙身后。

赵东笙没往大门那边走,而是带着他到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

他看起来像有话说。

阮恬饿得腿发软,默默朝前两步靠墙站着。

赵东笙几乎要以为他是在配合他,额角微微抽了一下:“问你个事。”

“什么事?”

“钥匙扣卖了多少钱?”

阮恬抿唇:“你刚才问过了。”

赵东笙瞪他:“你刚说多少我忘了!”

“五百块。”

赵东笙猛一拳砸墙上,要不是阮恬闪躲及时,这一下能要去他半条命。阮恬吓得不敢呼吸,白着脸侧头看赵东笙的右手——鲜血淋漓,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气。

阮恬一阵腿软,身子往下滑,半途被赵东笙拽回去,右手背在他脸颊脖子乱蹭一通,气定神闲的模样:“胆子这么小?不应该啊阮少爷,你推我弟的时候也没见你害怕啊,那可不是受点伤流点血的事,那是要出人命的。”

阮恬抖着唇:“我、我错了……”

“现在知道错了?”赵东笙将阮恬摔到地上,鞋尖勾着腰翻滚两圈,扯下领带包住受伤的右手,居高临下睨他,“晚了。”

阮恬灰头土脸爬起来,鲜血混着尘土沾了满脸,衬着红彤彤的眼和没什么血色的唇,看起来相当狼狈。

赵东笙挺满意的,伸手将他头发揉得更乱:“走,带你见个人。”

赵东笙打开一扇门,阮恬跟在他后面进去。

房间很宽敞,脚下是厚厚的地毯,赵东笙的背影突然从视线里消失,阮恬抬头,猝不及防与坐在病床上的青年目光相撞。

阮恬瞪大眼:“……赵逢?”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怎么,没想到我命这么大,还能醒过来?”赵逢冷哼一声,上下扫他几眼,皱着眉扭头看赵东笙,“哥,你把人打成这样我还怎么下手啊,脏死了。”

赵东笙一脚将阮恬踹倒:“你昨天不说了让我教训他?”

“教训可以,你别自己动手啊。”赵逢作势要下床,赵东笙忙上前阻止,“你干什么?”

赵逢伸手抓他右手,被赵东笙躲开了,左手敲他额头:“哥先帮你出口气,你乖乖的,好好吃饭好好复健,等你能跑能打了,你想怎么揍他,我不拦着。”

赵逢抱住赵东笙的腰,眼圈泛红:“哥,对不起,我……实在太难受了,我都站不稳,也不敢照镜子,我现在这样子……”

赵东笙轻抚他发顶:“没事,都会好起来的。”

赵逢点点头,背对他躺了回去:“让他走吧,等我彻底好了再找他算账。”

赵东笙朝阮恬看去,见他安静跪在那儿,泪流满面,赵东笙皱眉,心下烦躁,语气很冲地吼一句:“还不滚!”

阮恬站起来,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阮恬在停车场等了半个小时。

赵东笙看见他,直接一脚将人踹地上,长出一口气,等阮恬慢吞吞爬起来,才开口问:“在等我?”

阮恬点点头。

赵东笙掏出车钥匙解锁:“上车。”

阮恬绕到另一边,打开副驾座车门,坐进去。

赵东笙降下车窗,刚拿根烟咬嘴里,就见阮恬拿着打火机凑过来,赵东笙顿了下,侧头让他点火,视线在阮恬脸上身上溜一圈,收拾得挺干净。他吸了口烟,有些疲倦地揉了揉额角:“刚才哭什么。”

“谢谢你。”

赵东笙睨他一眼。

阮恬眼圈仍有些泛红,望着赵东笙:“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让我知道赵逢已经醒来,让我的愧疚稍稍减轻一些。

“也谢谢你……”阮恬看向赵东笙右手,停顿片刻,又重复一遍,“谢谢你。”

“少他妈在那自作多情,就你这小身板,我是怕一拳下去打残了还得赔医药费,多不值当,你知道现在住院花钱多厉害吗?”

阮恬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赵东笙越想越气,“你他妈就知道一个钥匙扣卖五百块!”

这还没完没了了。

阮恬想了想,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顿了顿,又补一句,“我真的缺钱用,所以只能将卖钥匙扣的钱拿出来一半。”

赵东笙手疼得不行,太阳穴跟着一抽一抽地疼,脑子转得慢,过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阮恬那话的意思。

敢情这傻逼玩意儿是真以为他小气,以为他见不得卖钥匙扣所得的五百块全落入了他口袋。

赵东笙咬着牙深吸一口气,将烟头插入灭烟孔:“好,老子今天就吃你个二百五!”

赵东笙说吃二百五就吃二百五,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吃不完还打包带走。

阴着一张脸回家,将打包的东西全倒盆里,给了那只他捡来养了几年的流浪狗,见它摇头晃脑吃得老开心 ,赵东笙恨铁不成钢地戳它脑袋:“你就是个二百五!”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