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月珠》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Cynosure97

Chapter.1

布莱德最近有些小烦恼。
每天他出海回来检查收成时,捕的鱼似乎会莫名其妙少几条。影响不大,但总是如此便让他头疼。在事情持续发生一周后,他终于决定查明情况。
在某一日盆满钵满的大丰收后,他在明月高升时准备回家,故意放慢速度,任由海浪慢慢推着小船前进,仔细观察网兜里的鱼。昨天他已经细心检查过,确认没有破损。既然不是鱼自己跑掉,就只能是有什么从外面偷袭。
深黑色的海水下闪过一抹亮银,那是鱼鳞反射月色的折光。——————————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一条大鱼。
布莱德顾不上再去关心小偷的事情。虽然看不清那具体是什么,但它加起来的价值比今天的所有都一定要高。
银光随着装鱼的网兜缓缓游动。布莱德屏息静气,猛一用力,另一头的重量差点掀翻小船。他咬牙一提气,终于将渔网抬出海面。
网中哗啦哗啦倾泻下海水,被打捞起来的“大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望着他。发梢的水珠噼里啪啦滴落在肩头。
等他反应过来时,渔网另一头已经空空如也,只有狠狠拍在脸上打得生疼的水花。

布莱德用了些时间让自己平静地接受那是一条人鱼。传说中美貌,优雅,有着如海藻般柔软长发,会在月圆之夜唱起动听歌谣的人鱼。
在偷他的鱼吃。
这让他过去的美好幻想受到了很大打击,并且心碎了一会。
在那之后几天,收成果然一点不少。然而很快,他发现自己在回家路上又被跟踪了。
人鱼这次显然谨慎许多,围着网兜一圈圈打转,寻找可乘之机。布莱德看了会,从网兜里捞出一条鱼,抛进海里。
被落入水面的冲击力撞晕的鱼还没清醒,就被一股力道猛地拽没了踪影。
看来接受投喂。
他就这样每天往海里丢一条鱼,随后是两条,然后到三条。因为他发现如果他不投,那条人鱼就不离开。
还学会得寸进尺了。
某个乌云集聚的夜晚,海浪上的风突然变得诡异莫测,是要变天的前兆。遥远的灯塔发出警告,布莱德试图划桨赶回家,然而小船纹丝不动。不但如此,一股力量还在将他往后拖。
他回头看船尾,一双胳膊正搭在船沿。罪魁祸首瞪大明亮的墨色眼睛望着他,一头湿淋淋的黑发在月下反射着银光。
“我的鱼呢?”

以四条新鲜的鲈鱼为代价,布莱德获得了一次来自人鱼的特快专递服务。
被送到岸边的时候他还有点想吐。
他将船系好,看着沙滩上正大快朵颐的人鱼。那条晃眼睛的银色尾巴泡在海水里开心得一甩一甩。
“那个……”他开口。
“埃卡。”人鱼似乎能读懂他的心思,“按你们的语言这样更好发音。”
“埃卡。”布莱德说,“你的食量越来越大了。”
“我在成长期。”它边说边用一根长指甲划破鱼腹,“需要营养。”
它似乎完全没有自己在吃白食的意识。
“你的族人呢?我是说……你们不应该自己捕鱼吗?”
他终于问出来了,他可能要死了。
这个问题让埃卡手上的动作顿了下。
“我没有族人。”他冷冷地说,“我是逃出来的。”
很显然这个话题不该继续下去。人鱼迅速解决掉剩下的肉,一个猛子扎回海里。海浪涌上沙滩,刮走了残留的鱼骨。

布莱德不是对人鱼一无所知。在沿海渔民古老的传说中,它们拥有美丽的鱼鳍和鱼尾,落下的眼泪会化作珍珠。它们的歌喉迷惑水手误入歧途,从而夺走船上的财物据为己有。有极少数人鱼体内会结成鲛珠,只有死后剖开尸体才能取出,一颗价值连城。
总而言之,是一种美丽又危险的生物。一生能遇上一次就已经是奇迹了。
布莱德以为上次的问题会惹恼人鱼。然而第二天他仍然围着渔船打转。这里虽然人烟稀少,捕鱼的也并不只有这一家,布莱德不懂为什么只有他被缠上不放。
为了避免人鱼大人一个不高兴割了他的喉咙,布莱德选择每天多捞一点当贡品。他乘着每天投喂的时间和埃卡说上几句话。很快就发现这个白吃白喝的家伙虽然最初凶巴巴,但只要不触及敏感话题就无所谓。他甚至很乐意和布莱德分享一条小鱼干,以及比灯塔更早提醒他今天是否适合出海。布莱德起先安慰自己就当捡了个付费风向标,然而问题很快就出现了。
诚如他自己所言,埃卡是一条正处在成长期的人鱼。布莱德没做过人鱼生长的调查,也知道每次收成的一半是他负担不起的饲料数量。
“埃卡,你快要把我吃破产了。”
在某天收工后,布莱德看着浅海处随着海浪一起一落的人鱼,叹口气。
“破产是什么?”
“就是没有鱼吃。”
和他讨论人类的经济制度显然是不现实的事情。布莱德选择用更原始的比方。
会饿肚子的问题显然困扰到了埃卡,“那怎么办?”
“我需要钱,你吃的鱼是我本来要拿去卖到集市上换钱的。”布莱德说,“说起来,你就不害怕我吗?”
这是一条不怕人的人鱼,从那天他敢拖住布莱德的船就能说明这点。
“我为什么要怕。”他奇怪,“你打不过我啊。”
布莱德觉得自己似乎被嘲讽了。
“因为人类会捕猎然后折磨你们,从而取得珍珠。”布莱德犹豫了一下,不知告诉他对不对。埃卡看起来似乎并不了解人类的危险。除了肉搏,人类多得是工具对付它们。“人类都需要钱。鱼可以换钱,珍珠也可以换钱。”
“那他们恐怕要失算了。”埃卡嗤笑,“月圆之夜,人鱼将尾巴化作双腿心甘情愿落泪,两个条件同时满足,眼泪才会变成珍珠。”
这条规矩布莱德倒是从未听说。
“等等,”他反应了一下,“所以传说是真的?你们真的会掉珍珠?”
“有什么问题吗?”埃卡对他的大惊小怪很不解。
“如果有珍珠,”他说,“你想吃多少鱼都可以。”和人鱼谈人类生活毫无意义,不如给他最直接的好处。
埃卡陷入沉思,随后摇摇头。“很遗憾,我不能给你。”
“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哭。”他抬起头看向岸上的布莱德,“就算是离开族群那天,我也没有掉过一滴泪。”他走得毫无悔意,自然也不会有半分哀伤。
“想利用疼痛掉泪也行不通。先不谈你能不能揍我到我哭——不是心甘情愿,在第二天日出时珍珠就会化成水汽消失。”他从小到大不知被父亲用水流抽了多少次,疼痛不值一提。他连流泪的感觉都忘得一干二净。
布莱德沉思良久,开口道。
“给我一个机会怎么样?只要在下个月圆将尾巴变成双腿就好,反正你不会有半分损失。”
人鱼似乎没想到他真的要尝试,一个翻身沉入水中,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有利于他冷静思考。有了珍珠就有了吃不完的鱼,没有也就和过去一样。
“只有一个晚上,”埃卡朝他比了下食指。
布莱德仔细打量了他一会,说:“我有个要求。”
“什么?”
“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生气。”
“随便你。”埃卡得意洋洋地朝他露出尖牙,舔掉嘴角生鱼的血迹,“别做梦了,你一颗珍珠也拿不到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