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分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樊呜喳喳

1. 鹌鹑

今天是10号,整座监狱都有了别样的激动,暗潮涌动,各样烟酒脏货赌注悄然下好。
中午12点,会有一批新狱友入狱。
在尧港最高监狱,这可是一周一度的盛事,手气好的话,能把这个月的烟都赢到手。
监狱里实在太无聊了,贺天虽然从来不赌,但也会来看看。——————————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好在他不用去挤,他有最好的观景席,能注视着那些战战兢兢的菜鸟从囚车上软着腿下来,被铁网之外的“狱友”吓得像只霜打过的鹌鹑。
大家激动的,除了要找到下注对象,还要找到——下手的对象。
最近联盟主理人的班子濒临倒台,政党相争,民间犯罪率飙升,各大监狱收监率爆表。
收押过载,导致他们这个向来用于关押各大连环杀手、败北高官、极端恐怖分子之类的“最高”监狱,现在居然开始出现些什么搞电信诈骗的、摸鸟蛋的、偷丝袜的、搞传销的……
怎么说呢,游戏好像不那么有意思了。
毕竟这些个玩意,大多没什么骨头。
你赌他们几时会痛哭流涕跪下叫着爸爸给你舔鞋,那……太容易了,可能今晚放饭的第一声恐吓,他们就尿着裤子跪下了,想让他们有点骨气撑到第二天都有些费劲。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更有意思了。
这些个搞文艺犯罪的,呵……很多真跟娘们差不多,比起这个监狱之前泛滥的那种硬邦邦的、一个比一个莽的老爷们有意思多了。
11:58分,囚车开到,嗓门最大的狱警金狗照常开展欢迎仪式。
“所有犯人!下车!站成一排!!!……走快点!站好!”然后是十年如一日的嘶吼点名。
今天来了19只鹌鹑,一如想象中,有中年秃顶胖叔、干瘦技术眼镜男、猥琐烂酒鬼……还有一个难能可贵的鲜货。
红发,长得挺带劲,白生生的,个子高挑,两排鹌鹑里面一站,像参加什么高定开幕式合影站位——处境最危险的人出现了。
恶劣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莫关山下车的时候,老油条们按惯例对鹌鹑们井喷式的谩骂恐吓欢迎仪式,都被骚里骚气的口哨和打P邀请盖过去,直到那几个狱警被吵得受不了举着电击棍狠击铁网才安静些。
贺天也好久没看到这样嫩生生的小帅哥了,直勾勾地盯着他,不知道小朋友是不是晕车了,来这儿的路了可不太好,所以他看起来脸色不算太好。
不过脸臭也正常,都来坐牢了,要多高兴?
其实挺好笑的,谁知道他们都背着什么令人发笑的罪名进来的。
这些人里,很多其实只需要蹲个三年五年,哪曾想,只是道德败坏了点,报应这么大,提前到了十八层地狱。
尧港最高监狱,近三十年几乎是联盟成立已来犯人“猝死”率最高的监狱,换了几个典狱长,也不见多少好转,基本是联盟里人尽皆知的死刑提前监。
什么样的好运气,才能在联盟几百座监狱中,中标尧港。
他叫莫关山,金狗点他名,他应声的嗓音挺好听的,干净清亮,不知道犯了什么事,不过贺天想,如果是电信诈骗,他听到这样的声音,可能也愿意付出几万块逗他玩玩。
大家在铁网后兴奋地喊人,“莫关山”“小莫”“小关山”“莫宝贝”“小山山”……正主终于无法再无视,皱着眉头转头盯住了某个特别大声的家伙,没什么害怕的神情,纯粹是不耐烦,顿时大家更嗨了。
“不要乱动!转过去!!!”金狗的电击棒指到莫关山眉心,莫关山臭着脸转回去,视线掠过某处,想再看一眼,又被金狗再次呵斥,只好转正颈脖。
贺天笑了下,眼睛挺漂亮。
只有一个保护性监禁,不是莫关山。
看来不是什么重罪,没有单人间,可能这只红毛小鹌鹑过不了今晚,毛都要被拔光。
——不过帅哥在哪都是有特权的,如果他乖一点,说不定能吃香喝辣到出狱那一天。
如果他乖的话。
不乖,也没事,好不乖那一口的,可也不少呢。
莫关山在他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成了造成激烈竞争的最终奖品。
贺天离开他的特等席,拨开网前碍事的人,在莫关山在经过的时候,真正和他对上了视线,莫关山一瞬间睁大了眼,露出一丝贺天并不陌生的神情。
旁边有人打趣:“还是贺少爷少爷好啊!哈哈哈哈看到那个小鹌鹑饥渴的眼神没?”
一群人都在笑,说贺天勾勾手指,他就会怎么怎么爬过来了,吵得贺天有点烦了。
确实漂亮,的确能为他暴力无聊的牢狱生涯增添一些乐趣,但……看心情吧,他不缺这点消遣。
莫关山经过之后,贺天的目光对上旁边哄闹不停的说话越发下流的某个人,露出了獠牙锋利的笑容。
“吵死了,闭上你的臭嘴。”

狱警一番“温柔”的入狱接待后,莫关山领到了他的生活用品,湿着发茬进到了他的温馨8人监。
金狗一同进来,大家都停住动作,他在交代莫关山一些时间规定,而莫关山在接受一道道刀一样的视线审核。
金狗关上了门离开,气氛一下微妙起来。
莫关山目不斜视地把自己东西按规定放好,他肌肉紧绷着,可虽然那些玩味的视线不散,但预想中骚扰并没有发生。
——到了晚饭时间,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被人预定了,而且不是一个,好几个。
所以现在他处于一个微妙的安全区,等大佬们开始动手,再等大佬们抢货结束,才会决定他的归属权。
这真他妈的很操蛋。

莫关山拿不准,他在考虑动手风险和成功几率。
帮派这种东西,简直邪教,尤其是在监狱里,都是罪犯,但等级分明得不得了。
杀的人越多、制造的烂摊子越大,就越受追捧,大佬意味着他们有一群虔诚危险又麻烦的信徒。
而鉴于这里是尧港高监,关着的,是联盟最危险的一群杀人犯,要命程度高到了一个很可怕的level。
最后他还是放弃了主动挑衅然后打通关的选择。
只赢最后一局就可以了,胜算可能依然不高,但是保存体力直面最后boss总好过一轮一轮地耗空血条再打boss。

天不遂人愿,莫关山想等决胜局,但还是提前被人找上。
晚饭时间,同车的另外18位,看来都已经开始正式进入监狱生活状态了。
找到了保护伞的,混进了小团体的,已经吓得肝胆俱裂的,眼镜腿已经断掉的……
莫关山看起来简直太正常。
就是没有人靠近他。
在这种地方,太独立显然不是什么太招人待见的事。

那种让他很不喜欢的目光依然在,到了这种集体出没的时候,那些针对性的秽言浪语就没什么顾忌地钻进了他耳朵——看来他那个监室真是很和平了。
“莫、关、山?”对面放下一个餐盘,显然是得到了打饭窗口的优待,菜堆比莫关山的要饱满不少。
莫关山在自己没有完全失去胃口之前,把剩下半根火腿塞进嘴里,不予理会。
毕竟不是想要让他跪下舔鞋,而是舔些别的,对面的态度显然和善许多,虽然长得像个没胡子的小眼睛张飞,但还是很自信在发散魅力,并没有因为莫关山的漠视而生气。
“认识一下啊,王大齐,叫我齐哥就好,唉别急啊……慢点来,这么大一根的,别塞太快。”
左右两边也被人坐满,一下子成了一张热闹的餐桌,既然走不了,莫关山干脆忍着反胃继续好好吃饭——这监伙食不算太糟,得在吃腻之前得多吃点。
“关山在外面有没有交过男女朋友啊?啧……看着还是个大学生,不过现在学生……十三四岁就出来卖的,也不少,还不便宜呢,是不是哈哈哈哈!”
莫关山旁边的两人也聒噪地跟着大笑起来,还有周边关注着他们的几桌,莫关山烦躁得不行,打算放弃这碗彻底变了味的饭,终于抬头睁眼看了这位齐哥隆咚王。
“王大齐?”
尽管他不耐烦印刻在年纪轻轻就有的眉心旧褶里,但这位齐哥大概信心也很满,露出那一口烟熏到得像烧焦的烂玉米粒似的臭牙,对他直呼名讳也不见生气。
但当莫关山清晰明确地说出了“离老子远点、别来烦我”这样的狠话时,场面一时有些失控,大家都兴奋起来。
不识好歹?
好啊,太好了。
不识好歹又年轻气盛的年轻人最有意思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