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记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有柠檬没

占有欲强小狼狗攻X双儿美人诱受
有柠檬没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双性 – 强强 – 年下
高H

简介
“刻薄地爱我,连肚脐上的痣,也别放过。”
小ma文,攻受不洁

第一章

(放在前面说,受和攻爸不会发生关系,但攻受不洁,床上情节多,但恋爱以后也会偶尔纯情。)
【占有欲强小狼狗攻X双性淫荡美人诱受】
秦宅大门停了一辆黑车,秦安旻从车上下来。
“少爷好。”
……
“安旻回来了?”秦父一脸慈笑,却没有起身,转头对秦安旻说:“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辛苦你了。”
秦安旻面色冷淡地“嗯”了一声,他本就肩宽腿长,身姿挺拔,压迫感扑面而来,加上性格不苟言笑,眼下穿着黑色西装,给人一种严肃冷淡的疏远感。
他走近一点才看到秦父端正地坐在沙发上,他大腿上躺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他,长发随意束起,柔软顺直的头发正被秦父攥在手里。
那人听到动静蜷了下身子,露出一截细白的脖颈。
秦安旻眉头拧着,从母亲过世他有记忆开始,秦父一直往家里带各种各样的男人,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秦安旻的母亲是个同妻,这也是秦安旻同秦父关系一直僵冷的原因。
可秦父怀里的像个女人,秦安旻眸光阴沉,他顺着人脖子往下看,柔软的腰肢,再往下是微微翘起的臀部,和睡袍下摆露出的双腿。
虽然腰窄腿细,可骨骼偏大,看着又不太像是女人。
“爸,你叫我回来什么事?”秦安旻松了松领带,他接过保姆递过来的温水,视线却飘忽不定,最终落在那一截藕白细腻的脖颈上。
“回来大家一起吃个饭。”秦父眯着眼睛,他温柔地顺抚怀里人的发丝。
秦父怀里的人睁开眼睛,喉咙发出无意识的呜咽,像只没睡饱的小猫,他伸出手伸个懒腰,白皙的小臂在半空晃了晃。
“吃饭了吗?”怀里的人低声问。
秦父正色说道:“安旻回来了,你也打个招呼。”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秦安旻不悦地看着秦父怀里的人,那人闻声转过头,两人四目相接,对方浅浅地笑了下。
他坐起身子,抬手把凌乱的发丝梳理好,修长的手指在黑亮的发丝间穿梭,等头发束起,才露出完美的天鹅白颈。
“你好,我是喻谨白。”
秦安旻眉头紧皱,他看着对方伸出的手,没有抬手握住,眼眸闪过一丝不屑,沉声道:“秦安旻。”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秦父看出儿子的不满,他打圆场说:“安旻,保姆阿姨做了你喜欢吃的菜,今天就住下吧,陪我喝一点。”
喻谨白插不进两父子的话题,他斜依在沙发一角,嘴角始终带着浅浅的笑,秦安旻只看的见他的侧脸,薄红的双唇微微张开,嫣红的舌尖不经意间舔过下唇。
饭桌上秦安旻才真正看清对方的脸,不能说喻谨白长得帅,准确的说应该是美,可又不是那种阴柔的女性美。
鼻梁高挺,眼眸亮浅,眼尾泛红,肤色冷白,又透着似有若无的粉。
也难怪秦父会和颜悦色地帮他夹菜,特地把他介绍给自己,还定言说是一家人。
饭后,秦安旻陪秦父喝了会儿茶,喻谨白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一声不吭,看着乖巧得很,时不时瞥两人一眼,等到秦安旻目光看过来,不管是不屑的,还是冷漠的,他都报以微笑。
喻谨白伸个懒腰,他偏头笑着和秦父说话:“我先上去洗澡。”
“我也累了,安旻你也早些休息。”秦父跟着站起来,他毫不避讳地揽着喻谨白的腰,那腰肢好像盈盈一握,被人紧紧捞在臂弯里。
秦安旻背对着楼梯而坐,却鬼使神差地回了下头。
喻谨白被人搂在怀里,他在楼梯上向下看,同沙发上的秦安旻视线相接,他薄唇间伸出一点舌尖,灯光下沾有晶莹的口水,眼尾带笑,极浅的眸间肆无忌惮地显露风情。
秦安旻混过不少风月场所,每个想爬他床的人都曾这样看过他,但喻谨白此刻的眼神,同过往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他赤裸却不风骚,热烈却不廉价。
“有趣,有趣…”秦安旻看着楼梯喃喃自语,轻蔑地笑了两声。
秦安旻没有早睡的习惯,他洗完澡想找两本书看,可书房紧临秦父的卧室,他犹豫再三开门出去。
拖鞋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啪嗒声,秦安旻径直往书房走,走廊上的灯四下明亮,他驻足在秦父门前,门掩着留有一条小缝。
秦安旻侧身站在墙边,指尖推开一些,看到床上赤身交缠的两人。
喻谨白靠在床头喘息呻吟,他双腿大张,被秦父扛在肩头,秦父正俯身舔弄人腿间的穴眼,舌头贪婪地上下舔舐。
“嗯…啊…要到了…”喻谨白双手揉搓自己的乳头,他挺腰抬腿,把下身往人嘴边撞,“啊…啊……”
情欲让他浑身透红,双腿夹紧秦父的头,抬手搭在人肩上,推了推人说:“别舔了…快给我…”
秦父侧过身来,短小的阴茎软趴趴地耷拉着,他试图揉搓让他勃起,可过了好久都毫无变化,他摸着喻谨白的大腿,扶着自己的阴茎,对着人大腿操干。
秦安旻惊讶了一秒,原来他爸是个不行的,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他竟然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此刻他们不是父子,是男人与男人之间最直白的较量。
秦父双眼通红,他看着床头淫荡的情人,扑上去咬住喻谨白的乳头啃咬,把人双腿捞在腰上。
“宝贝夹紧我。”
喻谨白闻声笑了下,他手指插进人发间,面额潮红,嘴角挂着淌下来的银丝,眯着眼睛说:“那你倒是快点啊…”
说话间,喻谨白撑着坐起来,他撩开眼皮看了眼门外的秦安旻,把手指插进嘴里搅动,唇瓣在白皙的指节上吮吸,舌尖舔弄流出的口水,秦安旻看着他淫荡的模样,心底逐渐燥热起来。
他忍不住碰了下自己勃起的阴茎,他伸进裤子里,握着炙热的几把上下套路,目光却在空气中同喻谨白对视。
喻谨白很满意对方的反应,他正对卧室的门躺下,秦父拿出震动棒,掰开喻谨白的双腿,床上的人难耐地扭着腰,手指探到腿间,两根手指扒开穴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