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蛇》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鹿山小筑

 

老男人想养金丝雀,一不小心养成了蛇蝎美人
鹿山小筑

原创小说 – BL – 大长篇 – 完结
现代 – 狗血 – 黑道 – BDSM
荤素均衡

简介
突然脑洞爆发开新文,还是写bdsm,但以剧情为主。人设见下:
老男人黑道大佬攻x小嫩芽蛇蝎美人受
苏清是在交易前被靳叔叔抢下来的性奴,目前是高中生,表面傻白甜其实一肚子坏水,后期预定进化成蛇蝎美人。
靳言是黑帮大佬,一个有过去有故事的虐待狂。做商人时一副面孔,做黑帮时一副面孔,对着小清还有一副面孔。
副cp:脱衣舞店老板老变态攻X调查记者大狗狗受,这对是强制爱。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Chap. 01 靳叔叔

苏清叫靳言靳叔叔,要是他们的关系再亲近点,有点血缘的牵扯,他就能叫他叔叔。可惜没有,他只能叫一声靳叔叔,多一个字的生分。
苏清在靳家也住了快三年,靳言在家的时间不多,他在东海岸的住处很多,苏清住在位于华盛顿的宅子里,在Spring Valley有山林有公园的地段,二楼就能看到波多马克河。
靳言每个月大概能来华盛顿住个3、4天,多半是来参加活动,偶尔也来躲躲清净。
苏清刚放学回来,前脚刚踏进家门,后脚就接到了靳叔叔的电话。
“我一会就到家。”
靳言的话总是很少,他爹给他起名的时候就取的是谨言慎行的寓意,可惜靳言话是少,却不慎行。掌权地下帮派的人自然是生冷不忌的,他什么都玩,什么都玩得开。明面上他是连锁餐厅和酒店的老板,也经常穿着正式的礼服小领结出席各种名流的活动。
靳言要戴着两副面具生活,偶尔也有累的时候。就像今天,他特地坐两个多小时的车,就为了在Spring Valley的家里睡一晚安稳的觉。
苏清不知道他说的一会是多久,马上扔下书包跑到房里冲了个澡,换上一套干净的居家服,又踢着毛拖鞋咚咚咚的从楼上跑下来,等在门口迎接靳叔叔。
“小清!你小心哦,跑这么快可别滑倒了!”文姨才把他的书包放回房里,见他跑的着急心都提起来了。楼梯不低,这么摔一跤可不是闹着玩的。
苏清脸上的笑藏不住,“靳叔叔都20天没来了。”
文姨笑他:“就知道等你靳叔叔。”
苏清没等很久,靳言进门的时候带着室外的寒气。
“靳叔叔。”苏清满脸是高兴,却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拿出拖鞋跪在靳言面前给他换鞋。
其实他是有点怕靳言的,在他身边的时间不短了,很多流言他没见过也听过,显然靳言的放浪和狠戾是名声在外的。
可他也不那么怕靳言,因为他从没见过靳叔叔传说中的那一面。靳言几乎不带外人来这个家,除了第一年,他连保镖都不带进这个家门。
靳言换好了鞋,手掌在苏清发顶揉了一下。苏清又帮他把外套脱下来,他还在长高,只到靳言胸口,要伸高了手去脱他厚实的大衣。
靳言在沙发上坐下,好似很疲惫,后背陷进沙发椅背里,伸手揉捏鼻根。
苏清跟着站在他旁边,双手绞在背后,等着靳叔叔问他功课,他这次期中成绩很好。
靳言放下手,发现小孩站在旁边不声不响,偏头看他,“怎么了?”
苏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吾了一下说:“我…我期中考的不错。”
“哦。”是为了这事啊,靳言有日子没来,都忘了他的考试,“都考了A?”
苏清点头,笑得有些腼腆。
苏清考出这样的成绩不容易,他没有上过学,靳言收下他后给他找了一年的家教,才把他送进了高中。苏清适应得很快,一个学期后就成了班上的优等生,在这方面从没让靳言操过心。
“想要奖励吗?”靳言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坐过去。
这是个惊喜,苏清乖乖地坐过去,离他的靳叔叔还有一点距离,“可以要靳叔叔陪我去Hillwood Estate吗?就半天。”
那是一个北边的庄园博物馆,最近有法贝热彩蛋的展览,他在网上看到的,很想去看一看。
靳言没打算在华盛顿待太久,“我明天要回纽约。”
苏清低了低头,但马上又抬起来了,挂着体面的微笑,“是我唐突了。”
靳言终于侧过头正眼看他,小家伙好像比上次他来的时候更漂亮了。不知怎么的靳言坐在这里有些不自在,起身上楼去了。
苏清眼里的失望显而易见,但靳言没回头看。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夜里风凉,但空气冷冽清新。靳言坐在阳台的躺椅上,腿上盖了条羊毛毯子。他最近的烦心事很多,纽约的两家赌场相继出事,其中一家还搞出了人命,警察也介入了,他少不得要去周旋打点。
上次他来这里是参加一个慈善拍卖会,也是当天到隔天就走了。
靳言突然觉得很疲惫,他好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一下了。
苏清的房门被推开,只穿着背心和短裤睡衣趴在床上看书的少年回头看,见是靳叔叔,正要坐起来。
靳言伸手让他不必动,自己坐到了小孩床边。
苏清怕冷,冬天总是早早的就开足暖气,在家便只用穿单衣。有时他想吃雪糕了,还会让文姨再调高两度。
靳言的目光在少年笔直修长的腿上流连了一阵,往上是背心包裹着的细腰微微下陷。苏清身段极好,四肢修长,杨柳腰曲线漂亮,小屁股趴着的时候也很翘。
到底是千挑细选出来的,靳言想,不是上等货色进不了他的拍卖场。
苏清不是靳言买下来的,是抢下来的。
地下拍卖场从虚拟物品到实物交易,从毒品到奴隶什么都卖,但靳言的场子有规矩,他不做雏妓生意,小于十八岁的他不碰,他的场子里也同样不许有。
那天苏清被扒得一丝不挂,方便最后成交的买家验货,白净的少年只有脖子上戴着黑色的项圈,绳索的另一头被扣在一个铁笼上。
靳言难得空闲来后台看看,一眼就盯住了跪坐在角落的苏清。那小孩白得发光,嫩生生的样子像只无辜的小鹿。
他看上去年纪太小了,靳言走上前捏住了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看自己。
“你有18岁了?”
在一旁跟人闲聊的一个男人赶紧迎上来,“这小兔子满18了,这有身份证明。”说罢掏出一张出生证明纸。
这种证明要伪造太容易了,靳言只瞥了一眼,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少年绝对不像是个18岁的雏儿。
“我这里的规矩你们应该知道的。”靳言松开少年的下巴,手却不愿挪开,转而用食指蹭起他滑嫩的侧脸。
“知道知道,当然不会坏了靳老板的规矩。”
靳言正要开口,食指被轻微地摩擦过,一下一下,是少年贴着他的手指在几乎微不可查地摇头。
靳言抬脚就踹在了那男人身上,踹得人狠狠跌坐到地上。
“你再说一次,他几岁?”
男人边咳边咧着嘴说:“真的是…18了。”
靳言招手让身边的人把男人带下去,“给我问出真话来。”
男人挣扎和求救的声音很快消失在门后,整个后台被这突然的插曲闹得鸦雀无声。他蹲下来问缩成一团的少年,“你几岁了?”他用英文问了一遍,又用中文问了一遍。
少年说的是中文:“我…我不知道…”
出入地下拍卖场的都是些什么人靳言很清楚,这么漂亮的雏儿,要是真被人买去了,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够三天。要是放走他,保不齐出门就被人掳走了。
靳言把他脖子上的项圈取下来,把人抱了起来,放进了自己车里。车还没开走,就有人来报,说那男人招了,这小孩才14岁。
“去告诉他背后的老板,人我收下了,他坏了规矩,权当是我接受他的赔礼道歉了。”
注:文中的华盛顿指华盛顿特区,不是西北角的华盛顿州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