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子 奶且怂》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三坛海烩藕粉

 

巧了,王爷他最喜欢的就是奶制小甜点
三坛海烩藕粉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小甜饼 – 轻松 – 青梅竹马
1v1

简介
腹黑蔫坏攻x又奶又怂受
挖了十几年的陷阱,终于等到兔子自投罗网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这是被陆锦言薅光的第七支狼毫笔。
“不想写啊,写不动啊,这是人能抄完的吗?”
陆锦言把手上还剩零星几根毛的狼毫笔一扔,笔杆在桌上“骨碌碌”滚过一圈,磕到白玉砚台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啊,公子,您终于抄完……”一旁打起瞌睡的陆平被这响声惊醒,赶紧凑了过来。
“抄完前两行了……”
陆平汗颜,他记得好像他睡着前公子就已经抄了一行半。
陆锦言抬头看他,眼中是孤独、弱小、无助。
他长长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多少次埋怨起陆尚书:“为什么把我关在家,为什么要我抄这种东西?为什么爹他只听夫人和二弟的话呢?”
“我都说了我不知情的。”
“明明我也是他亲儿子啊……”
声音越来越小,陆平低着头,似乎看到主子眼角闪着泪光。
心里也跟着起了一股酸劲儿。
都说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这话放在陆家可着实不假。
原配夫人去得早,陆锦言他爹,陆承厚,忙不迭地就把他表妹范姨娘扶了正,这范氏所出的二少爷和三小姐也摇身一变升为嫡出,而眼前这位真正的嫡长子的地位可谓是一跌再跌。
本来陆锦言就不是个传统意义上能成材的料,无甚文韬武略,只自幼混着学了一身说书本领。年纪大点儿后,划了母亲一间陪嫁铺子,开了一家说书茶馆,名为“红袖添香”,倒是有那么点儿意思,几年下来越做越大,现在在京中已能排上头一号。
可这种下九流的行当哪怕是能进皇宫表演,在书香门第、世代高官的陆家也是最最低贱的。
陆锦言那隔两天就得被他二弟陆凌彦炫耀一番学堂成绩来打压,再加上范氏隔三差五吹吹枕边风,陆承厚又是个薄情而自私的,对这个大儿子还能有什么好脸色呢?
要不是陆锦言外祖家沾点皇亲,外祖母又是先皇的义妹、亲封的公主,只怕他这日子会更难过。曾经被放在手心上娇宠的小公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学会放低姿态。
但就是这样,范氏和陆凌彦仍不满意,一天到晚就算计如何从陆锦言手中夺走陆家家业的继承权。
这不,眼下就又逮着机会想把陆锦言往死里整吗?
陆平的视线又飘到那两行不算多但极其工整隽秀的字迹上,他想,这次少爷可真是有够冤枉的。
前不久,燕京政变,素来有贤王之名的端亲王竟包藏谋逆之心,虽被官家一举拿下,但多年谋划仍使端亲王不少亲信逃脱,并暗中筹谋继续对抗。
好巧不巧,前几日,官府接到举报,说是看到不少行迹可疑的人频繁出入红馆,看起来和朝廷在逃通缉犯很像。
京兆府自然不会错过任何线索,寻了个合适时机呼啦啦地把偌大的红馆围了个水泄不通。
直直吓坏了馆子里的客人,还有正在顶楼看账本的陆锦言。
险些从椅子上滑跪下去。
虽说没用多久就证实是举报者“看花了眼”,红馆清白,老板无辜,但这京兆府官兵在京城最繁华区域大批出没围住红馆的消息想藏也藏不住。
更何况本就有那好事者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陆锦言忘不了他爹把他训得狗血淋头时,他二弟和范氏在一旁冷眼旁观中透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是迟钝,又不是真的傻。
这场乌龙是谁主导的,不言而喻。
或许这二位压根也没打算能给他栽赃个包藏谋逆的罪名,只要能让陆尚书这一家之主,再对他这个嫡长子失望透顶就好。
禁足、面壁、罚抄,三连走一个。
让他的红馆直接关门大吉更是再好不过。
想至此,陆锦言的心又沉了下来。
在他不厌其烦、数不胜数的保证下,红馆好歹是留了下来。
那一时间,陆锦言明白了,陆尚书对他是不是失望透顶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反正这次,他是彻彻底底对他这位亲爹死了心。

正昏昏欲睡,前院来了个人。
“少爷,老爷叫您去会客厅一趟。”
陆锦言懒懒地不想动。
通报的人瞥了一眼没动静的大少爷,忍不住补了句详细的。
“睿亲王来了,指明要见您。”
“腾——”地一声,椅子向后退了一大截。
陆锦言霎时清醒。

燕宣就是怕陆承厚会为难陆锦言才特意过来一趟。
此刻,他坐在会客厅的上首,品着特意呈制的奶酪茶,看上去并不想说话。
一旁讪笑陪着的陆承厚脸都僵了,脑门上的汗一滴滴往外冒,心里不住埋怨陆锦言动作怎么那么慢。
这怪不得他对一个仅二十有三的年轻男人如此小心,任谁见识过这位当今圣上最疼爱的幺弟、又是最有权势的亲王的雷霆手段后,都会心生三分畏惧。
陆锦言也不例外。
虽说那天事发现场就是燕宣突然出现帮他解围,他也知道燕宣此次前来是关心自己,但都走到会客厅门口了,他还是放慢了脚步犹豫不前。
一是他怕,和陆承厚一样,对这位年轻的上位者有着凛然敬意和惧意。二来,他还是怕,不过这又是另一层意思上……
“阿言,怎么不进来?”
男人低沉的嗓音从里面传来,打断了他的神思,吓得他差点被门槛绊倒。
“唔,来了。”
陆锦言小声应着,低着头,慢慢蹭进屋里。
像极一只受惊的兔子。
打从门外瞥见那截水蓝色的衣襟,燕宣的视线就没从这小公子身上离开过。
热烈又肆意,燕宣也不觉得有什么要收敛的。
陆锦言生的极好,放在京中贵族中也是一等一的容貌。尤其是那一双时常睁得溜圆的杏眼,似是一直氲着水雾,一笑起来,就闪着水灵的光泽。
直把人看的心痒痒。
只不过眼下,看到他一副垂眸咬唇的模样,连头也不敢抬,要不是瞅那腰背挺直,燕宣都要反思自己刚才是不是喊他太大声,把人吓着了。
一思一忖间,陆锦言哪知道他是这般想的。别说刚才冷不丁被他一出声吓到,就是放在平时,他也不敢和这位睿亲王对视。
但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又让他生出一点别的心思,让他忍不住地,就想抬头看看燕宣。
世人总是容易因为一个人某个特质太过突出而下意识地忽略他其他优点。
比如燕宣。
都说睿亲王是肱股之臣,包揽大权,正常人见着他都要远远地行礼,谁还会过多在意,其实这位位高权重的王爷也是名副其实的俊美无俦。
过往陆锦言也不注意这些,但现在,有一些东西,在悄无声息地变质。
在引诱他再大胆一些,去了解燕宣。
这么想着,陆锦言又出神了,视线不自觉就从地板渐渐上移,头也抬了起来。
于是顺利成章地和这位大人物来了个四目相对,目光相交。
会客厅内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但陆锦言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犹如擂鼓在耳边砰砰作响。
是敬畏,还是……
看着小兔子白润的脸蛋一点点覆上粉色,燕宣心情意外的好。
陆承厚看不明白这二人间的氛围,见陆锦言肆无忌惮盯着人看,当下就被这逆子气的倒仰。
“锦言!你真是越发没规矩了!怎能如此无礼?”
被他吼的一惊,不等细想自己哪里无礼陆锦言又急忙忙低下头去。
同样被那声呵斥震了一下的燕宣:“……”
离谱,忘记把无关人士赶走了。
睿亲王处变不惊,岿然不动,一点都看不出他也被吓了一跳。
只是那张脸着实阴沉的可怕。
陆承厚觉得自己在被眼刀凌迟处死。
后背发毛,他在脑内飞快思考,得出王爷定是被这小子冒犯而愤怒的结论。
这个好办,陆承厚板着脸,继续训斥起自己的长子:“你既失礼,便是错。让你抄的书抄到多少遍了?等回去再加一百遍,明日一起……”
“抄书?”
燕宣眉头皱起,毫不客气地打断:“阿言是犯了什么错,陆大人要这么罚他?”
倒是好几日没听得他说那么多话,陆锦言只觉心尖都跟着颤了一下。
陆承厚干笑两声,解释道:“就是前两天红馆那件事,闹得那样不堪,着实是该……”
“要本王说,都是误会,阿言无需受罚。”
燕宣转头看向他,陆承厚竟从其中读出几分警告的意味。
“是。那便听王爷的……”陆承厚被他看的手指发僵,忙又转移话题:“锦言,还不快谢谢王爷。进来这半天也不知道喊人,说你没规矩倒是一点都不假!”
“……”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陆锦言手心里的衣袖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个透彻。
心跳又不由自主加快,他抬起头,觑着燕宣的脸色,小心翼翼试探道:
“谢谢……王爷。”
面前传出一声低笑。
陆锦言紧张地噎了一下。
“阿言唤我什么?”
语调倒还是温温柔柔的,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但陆锦言有些没明白。
这是什么意思?不喊王爷喊什么?
倏地,一个潜意识里被他排斥的想法浮出脑海。
沉默片刻,他再度张口,却是换了个称呼。
“小…小舅舅。”
话既出口,竟带了几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
被这么称呼的人看上去心情也不是太好,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答案。
陆承厚倒是愣了一下,随机又立马反应过来。
是了,是他糊涂!这几年陆锦言在他这里存在感逐渐减弱,总是忽视他还有个当皇亲的外家。
哪怕是干的、没有血缘关系,那也是皇亲啊!
时间一长,连陆承厚都差点忘记,他这尚书的位置还是靠原配娘家支持才坐上来的。
那边,燕宣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眉目间仍是一派和煦春风,仿佛刚才一连失态的并不是他。
“阿言不必如此拘谨。这几日就当是给自己休假,心情好了再去红馆。有我在,红馆不会出事。”
“……嗯。”
陆锦言凡事都要慢半拍,但偏生这次他很快注意到,燕宣自称用的是“我”。
心里那头刚刚快哭晕的小鹿又活蹦乱跳起来。
但这话听在陆承厚耳朵里就又是另一个意思了。他仔细揣摩这两人的关系,心想燕宣最后一句是不是给自己的警告。
思及此,他认为有必要赶紧趁机顺顺睿亲王的心意。
“午后日头正盛,王爷若不嫌弃,让锦言带您到后面小憩一会儿再回去?”
凤眸微眯,燕宣觉得这陆承厚也并非一无是处。
至少,这个安排他倒是受用的很。
“也好,劳烦陆大人。”
燕宣站起身,几步踱到陆锦言身边。
小公子依然垂着眸,身形却在他靠近时僵硬了一瞬。
燕宣注意到他的反应,心觉好笑。
他低下头,捕捉到了那股熟悉的奶香味儿。
“阿言?走吧。”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