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罐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时花唐水

 

他们的男朋友在隔壁谈心,他们则在这里偷情。
时花唐水

原创小说 – 现代 – BL – 连载
三观不正 – 互攻 – 中篇

简介
唐晋谦×时峤
哲学教授×摄影师
双出轨,双人渣
基本上是色情垃圾产物……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1

他们的男朋友在隔壁谈心,他们则在这里偷情。说不好精神出轨和肉体出轨哪个更烂一点,反正他们就抱着一个时间的先后顺序,心安理得地做着无耻的事情。他们认为这是报复,只是多多少少也出于私心。至少对于时峤是这样的。他早看上唐晋谦了。如果没有许嘉,他当时肯定就追他去了。
不过当时没有得到,现在他还是他的。虽然只是上床,但他想要的也就是这种肉体的关系。时峤脱了衣服,躺上床去,“你先来?”
唐晋谦看了他几秒,目光在他身上扫视,没有什么感情,像是评估一件货品。看完了,再盖个戳,勉强合格,“行。”
他其实不是很喜欢时峤这种类型。时峤容易给人种压迫感,身材太好,五官也凶。“怪不得许嘉看不上你。”唐晋谦一边这么评价,一边给时峤扩张。“也不自己做好。”他还有点嫌弃,弄得时峤不太高兴,但却没有失了兴致,反倒更觉刺激。“搞得像你做了似的。”“我是做了啊。”唐晋谦弯起眼睛,“等下你自己来摸摸就知道了。”
很漂亮,他的眼睛。他的其他五官都有些平常,眼睛却勾人得要命。第一次见到唐晋谦的时候,时峤就看上了他的那双眼睛。特别想把人操了,最好是先用唐晋谦手里的鼓棒。他们第一次见面,唐晋谦在舞台上敲鼓,坐在角落的阴影,却让时峤觉得别的地方才是阴影。不过,幻觉也就一瞬。那晚上他是对另一个人一见钟情。许嘉。他如果说和他想过什么天长地久那确实是骗人。但他只是没想到还不到三个月,许嘉就遇见了他的徐佳。
老实来说,他们很配。许嘉和徐佳,从名字到性格,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也确实只有命中注定才会把他们两个非单身的男人吸引到一起。在确认吸引之后,他们第一选择的不是和对象分手,而是约到酒店开房。开房,不过不像时峤和唐晋谦一样上床。“我想和你聊聊。”许嘉说。
徐佳说:“我也是。”
他们没有任何肉体关系,从认识至今。可能还有点文艺,两个人躺在酒店的床上,什么也不干,就是聊着天,再挤到一起,抱着薯片和饮料,看会电影,再睡上一晚。他们把彼此定义为朋友。既然是朋友,那他们想,倒也不会影响他们各自恋爱的关系。约会,聊天,同床共枕,点到为止的亲吻,朋友也可以做的。他们是这么想的。
但时峤不信。他以己度人,认为到这种地步,上床就是必须。他年轻,无耻,以自我为中心,有丰沛但浅层的感情和旺盛的性欲。所以,在他发现许嘉和徐佳的事情,他恼怒的不是许嘉的移情,而是所有物被人染指的感觉。他当然爱许嘉,只是他的爱不一定是许嘉想要的东西,他的人和他的长相一样强势,给人压迫感,但他现在被唐晋谦压在身下。
是他约的唐晋谦,在发现许嘉的事情之后。他虽然强势,但一点也不喜欢暴力。何况,他查了徐佳,又查到了徐佳的对象。他认出了唐晋谦,一面之缘的男人。他早就熄灭的冲动忽然就被唐晋谦的照片重新勾起。那双眼睛,在照片上一样漂亮。于是他有了一个下流而无耻的想法。他约了唐晋谦,告诉了他徐佳的事情,又问他,想不想和他一起报复他们。
他自认为是步步为营,将唐晋谦也拉入一个乱局、他的陷阱。唐晋谦说好。他没有犹豫。他多少看透了时峤的心思,可问题是他也不是什么好人——虽然看着很像,百分百的正人君子,在学生心中尤其。
唐晋谦的学生很难想到给他们讲伦理学的老师会约一个陌生的男人,到他男朋友房间的隔壁开房,也很难想象他们的老师过十几分钟就会打开双腿,让另一个男人操他。但现实确实是张得差不多了,换了阴茎,抵住他身后的入口。“不愿意的话你还来吗?”“那可能就不了。”
他很诚实,在这件事上,也许是因为对于一个陌生男人也没有什么好瞒。何况他也没有想和他发展太多关系。没有感情,自然没有秘密产生的必要,没有对未来的考虑,自然也就无所顾忌。
所以床上也是这样,不需要藏着什么本性,也不需要考虑对方的感受。没有怜惜,没有偏爱,自然一切是自己爽了就好,谁还管彼此身体会不会疼,心里会不会难受。没有爱的性事反而比过往来得更爽。被插入的时候,时峤是这么想的。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他还不打算和许嘉分手,除非许嘉和他分手。他不是什么好人,享受着偷情的快感,甚至做着比自己男友更证据确凿的出轨,他也没有任何愧疚和悔意。至于唐晋谦,他确实很喜欢他的脸,但并没有和他恋爱的打算,他只想享受这种隐秘的关系。
他还在想,被插入也有被插入的爽。找个纯零可享受不到这样的服务。不过他也嫌弃唐晋谦太过温柔,好像没吃饱,他这么说了,唐晋谦笑了笑。
很快他就不这么想。唐晋谦的温柔不过是让他适应,等操开了点就完全不复开始的样子。很凶,很猛,磨得他感觉自己快要失禁,让他的腿很快也忍不住在抖。这个时候,就换成唐晋谦来嘲笑他。笑他被操得像犯病似的。“你等下完了。”时峤听到后,咬牙蹦出这么句话。
希望你还有力气。唐晋谦一点不急。还往时峤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火辣的疼痛让他情不自禁地绞了下唐晋谦的阴茎,也让他想着等会也一定要这么对他。他一直记着这事,等到了他的回合便先是往唐晋谦臀部抽了三四下。看着这人的皮肤被自己打红,才忍不住满意地捏了捏他的臀肉,说了句唐老师的屁股真翘。
“一看就很骚。”
唐晋谦挑了下眉,不在意他的冒犯,反而在意他对自己的称呼。“你知道我是干嘛的?”“我还知道你在哪教书,又教的是什么。”时峤摸了下唐晋谦的后面,一根线。他刚才还没注意。他不打算扯出来,而是顺着摸进去,果然很骚。“你学生知道你戴着跳蛋来找男人操吗?”时峤确认了那个东西,手指出来的时候已经沾满润滑。他在唐晋谦被褪到膝弯的裤子口袋里找到了开关,指腹摸到一处突起,而后按了下去。
唐晋谦的体内传来时峤意料中的嗡鸣。被压在床上的男人忍不住弓起背,下意识地因为快感蜷缩,却被时峤一巴掌往屁股上打了下去。“刚才不是很嚣张嘛?”“其实我现在也一样的。”唐晋谦笑了两下,被时峤又送了两个巴掌。臀肉变得红肿,时峤给他揉了一会,力道却是让人变得更疼。玩了一段时间,看唐晋谦快要射了,他才大发慈悲,把跳蛋从他体中扯出,换成自己的性器插入其中。
还是很紧,虽然被玩了一会。时峤送给唐晋谦这么一个评价,唐晋谦也面不改色地接受。“你平时也是这么被徐佳操的?”“你说你男朋友还是我男朋友?”“你的,”时峤咬他耳朵,总算看人变了点脸色。“不过,你要是想试试我的,下次我也可以问问他要不要一起。”
三个人——也许四个人也行,这样的事情他还没玩过,时峤想想就觉得刺激。
“徐佳操不了我。”唐晋谦倒是认真回答了一下他。“怎么,他满足不了你,所以你才来找野男人偷情?”“你不也一样,”唐晋谦眯了眯眼睛,“我还看不透你吗,贱货。”
被人这么骂,时峤想他该要生气,不过没必要反骂回去,把人操得说不出话就行。他懒得继续废话,掐着唐晋谦的腰就顶着人前列腺磨。磨到前面出了水,后面软了腰,时峤把人翻了个身,从正面操了进去。
唐晋谦平时挺装,但在时峤面前确实没什么好装。连呻吟的声音都不压,反而叫得时峤心慌。“你男朋友还在隔壁。”“你男朋友也在隔壁。”唐晋谦对他一笑,时峤顿时说不出话。“……行,随便你。”他话是这么说的,结果眼睛一转,看到自己丢在一旁的内裤,扯过来就堵住了唐晋谦的嘴,总算是灭绝了那叫人心慌的呻吟。
被这么对待,唐晋谦倒也不气。反正早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指望得到什么正常的对待。不过等两人射过,唐晋谦重新被解放了嘴巴。“腥死了。”他嫌弃地把那条已经沾满口水的内裤丢掉,顺便挑衅地看了时峤一眼,“你也挺臭的。”
时峤想要把人扯过来再操一顿,可惜唐晋谦拎了衣服就去浴室,只留给时峤一个背影——一个背影也就够了。时峤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他就是干这种事的,下流照片也能拍成情色而非色情。何况,模特也不错,虽然屁股上有几个巴掌印。
他这时还不知道要拿照片干点什么。不过很快就派上了用场。他们分头回家,路上时峤心念一动,发了个消息问唐晋谦明晚还有没有空。“不约。”对方就发来这么两个字,时峤看到,忍不住笑了一下,而后把不久前拍的照片发给对方。“你是冬门大学的老师,对吧。”
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时峤已经能想象唐晋谦在手机前皱起眉头的样子。真好玩。他看着屏幕上那个不断闪烁的对方正在输入中,过了快两分钟,唐晋谦才打好两个字,“地点?”
时峤心满意足地把自己家的地址给他发了过去。六点半。他又补充了这么一句。唐晋谦回了一个好。时峤觉得这个对话就该终止到这。没什么可聊,他要把手机收好,然而熄屏的前一秒,他却收到唐晋谦的一条消息。
时峤点开,一张照片。唐晋谦从背后操他时拍的他。拍的就没那么好了,但还是能看出是个男人再被操。熟悉他一点的,也许就能认出是他。
夜色里,他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笑。他没有再回复对方。而是熄了手机的光。还是挺有意思的。他第一次偷情,想也知道,不会是最后一次这样。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