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停电夜》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一包熏咸鱼

 

大雨停电夜【高H】
作者
一包熏咸鱼
內容簡介

神不是亡者的神,乃是生者的神。
——《圣经:马可福音》12:27

神真的存在吗?
如果存在,到底是种怎样的存在?

一连串的分尸杀人案在这个夏天陆续发生,惶惶不安的日子像是没有尽头。
隔壁的陌生男人,心事重重的丈夫,到底谁是需要提防的对象,又是谁让人有了新的期待?
所有的情绪就像这个夏天迟迟不肯降落的大雨慢慢堆积,直到崩落的一瞬——
才能听到那一句期待已久的话。

现实向 限-20R
故事全员三观不正,不代表作者三观人品有问题,望周知。
介意者请避雷。

高HNPBG虐心暗黑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1 HH
神不是亡者的神,乃是生者的神。
——《圣经:马可福音 12:27》

我在等待一场大雨,一场可以把天地颠倒,举目之间只剩下戚戚黑夜的大雨。
它怎么还不来。
是夏日,很热,比往年的温度还高上一点,人像时时泡在热浪里,偶尔会让人不自觉地呕吐。打工的前辈宫下太太看到,“咿呀呀”地叫我,两条八字眉拧的更紧,“西川太太,你是不是怀孕了啊。”还不等我解释,她就自顾自地说起来:“夏天怀孕太遭罪了,我怀我们长子的时候真的是难过得要命。”
她的长子,高中生,穿耳洞染黄毛骑着重型机车在黑夜里大叫,不良少年会做的事情一件都没落下。曾经见过他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死老太婆,你怎么还不去死。”
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悔当初没把他扼杀于腹,孕吐的痛苦可比亲手养育一个人渣的痛苦轻多了。
“我没有怀孕,只是苦夏。”我趁她还没误会前赶紧解释,这个地方小的要命,不需要六度分割的介入,就可以把所有事情人尽皆知。我可不想让莲司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个错误的消息。
没能听到令人振奋八卦消息的宫下太太,嘴里喃喃念着“没有怀孕啊”,撇撇嘴,望了我的小腹一眼,失望得堪比这个孩子不幸流掉了一样。还好这个情绪只停留了几秒,话题从她家隔壁的小泉太太一家去欧洲旅行开始,说到她最近参加长子的三方会谈,“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个小镇,老师是有多混蛋哦,对孩子的父母一点礼貌都没有,直接告诉我说我家隼人升不了学。”
能继续升学才怪吧。
“老师的责任不就是应该在学校里管好孩子吗?连隼人旷课都管不了真是没用啊。”
到底是谁没用?
“哎呀,不过听说西川老师很厉害啊,以前在东京很好的私立任职对吧。”
我听见莲司的名字,停下推着脚踏车前行的动作,转身看她。
“其实……我也是听小泉太太说的。你也不怎么说自己的事情。我嘛,这个人,就是爱八卦多一点,不要在意哦。”
我微笑。
对于分外有自知之明的人,还敢于面对自己的人,厌恶的心情往往找不到宣泄的出口,绕了一圈又回到胸腔。
“你别生气啊。”宫下太太讪笑着,突然在我耳边悄声说,“对啦,你知道吗?最近‘那个’又增加了?”
“什么?”
“‘那个’!当然是尸体啊!之前不是有好多警察围在废旧的医院那边吗?说是里边发现了女人的断臂。”
我点点头,不是很感兴趣,“……哦。”
“有两个小孩去试胆,结果发现了。唉,真是太可怕了……”她从提包拿出手帕擦了擦汗,又捂着胸口长叹一声,仿佛亲眼看到了支离破碎的尸体一般。
已经走到交叉路口,宫下太太好像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你刚来这里不知道,我们这个小镇虽然小是小,但还是很安全。可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失去对它的热爱啊。不过真讨厌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案,人心惶惶的……”她边说着前后矛盾的话,边打量我的衣服,“西川太太你不热吗?穿这么多。”
我警觉地拉了拉衣袖,“不会。我身体从小就很弱,受不了一点凉风。”
“哦哦。我说你怎么不管什么时候都穿着长袖,一点都不怕热的样子。对啦。”她突然左看右看了一下,把刚从超市买的高级神户牛肉拿出来塞到我的袋子里,“一点小心意。还希望西川先生能对我家长子上点心。”
我立即了然,没拒绝。
不知道她那偷拿父母钱去潇洒的长子,知道自己母亲在超市里看着昂贵的牛肉拿起来又放下的样子会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大概会大叫“死老太婆!谁要求你去低声下去求别人了!”吧。
愚蠢的未成年,靠着少年法逍遥自在,以年轻为借口自以为是地挥霍时间,践踏大人的爱意和信任,希望你永远都不会迎来后悔的一天。
我回到家立即打开空调和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宫下太太说的分尸案新闻。
空调冷气慢慢在房间散开,我脱掉外套,挽起袖子,把宫下太太送我的牛肉从袋子里拿出来,一边心不在焉听着新闻。
“死者为十六岁少女,正在X市公立高中读书,今年高一……因流血过多致死,死前曾遭遇棍击,目前只有左手还未找到……据警方推测,嫌疑人大概为二十五岁至三十五岁,身材高大……有可能有再次犯案的可能,请大家注意……”
分尸。不知道是用哪种方法。如果一刀从脖子上切下去,锋利的刀刃划破动脉,鲜血立马能喷十米多高。我边想象着凶手被突如其来的血柱喷射后懊恼的样子,边把上面一层宫下太太刚才反复摸过的地方的鲜红肉片扔掉。
如果是我,一定不会选择分尸这种方法。虽然只要处理完美就是绝佳的灭迹方式,很大程度上甚至可以规避被发现的可能性。但是这样做的话,动静过大还费力气,一个人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根本难以办到。不过如果凶手是个男人的话难度倒是降了一些……
啊,处理肉片真的好麻烦。
我真的不是做饭的料,我的母亲说对了。
她是个标准的大和抚子,料理和家事都是一流的,只有在教育孩子这件事情上毫无章法,像是养宠物,但更多的时候像是在完成人生的必须任务。
我把肉、菜和现成的料包扔进锅里。既然如此,就做寿喜烧吧。
无法解决,没有的头绪的时候,搅在一起就好了。省时又省力。

莲司回来的时候我在阳台晾衣服,我看见他在楼底下抽烟,烟头在黑夜里一闪一闪,像只封在啤酒瓶底的萤火虫,微弱无力。
回到卧室随便套了件长袖外衣,穿衣服的时候,我望了眼邻居家的窗户。今天依然暗着灯。
十分钟后莲司准时进门,我正从厨房里端出寿喜烧,对他努力扯开嘴角:“欢迎回家。”
“嗯。今天很热啊。”
“是的。今天我们晚饭吃肉,宫下太太拿了牛肉过来,我做了寿喜烧。”
“寿喜烧啊,很好。”莲司去洗手,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我放完锅转身的时候,手臂不小心碰到了椅子,疼得我嘶了一声。
莲司走过来,听到动静不悦地皱起眉毛,看到我捂着手臂,又立马换了表情。
他上前轻轻握住我的手,语气轻柔:“怎么了?撞到了?”
“嗯。”
“疼不疼?”
“还好。”我淡淡地说。
他猛地看向我,眼里带着点不可置信,下一秒,他说:“对不起。”
我摇头,在他脸上看到情真意切的愧疚。

吃过晚饭,收拾完碗筷,我到浴室洗漱。脱光上衣,镜子里的我举起两条布满伤痕的胳膊。
深色的两大团,那是棍子弄得。还有规则的淡白色圆形,曾经被一圈焦黑所覆盖,那是烟头烫的。
我转过身,背部是大片交错的疤痕。
没有必要一一去数了。时间能愈合的,却是漫长无望的。
我抚摸着胳膊内侧那一点羽白,听到门外莲司跟我说话:“听说分尸的新部分又找到了,学校里的孩子们都很恐慌。校长也在考虑适当的时候要不要放个假,如果放假了,我们一起去旅行吧。”
据说,燃着烟头的表面温度在两百度到三百度之间,中间的温度甚至可以达到七八百度。
“好啊。”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即使是已经丢弃的烟头,自然状态下外表温度也不会低于五百度。
“今天我在回来的路上碰到小泉太太,她让我提醒你最近要留意新面孔,你对这里还不熟要注意提防奇怪的陌生人。大家都说犯人好像还在这边没跑远,没准还会再次回到犯罪现场……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如果把燃着的烟头一瞬按向皮肤,高温迅速就会灼烧表皮,下一个瞬间你可能会闻到羽毛焦糊的味道,那是蛋白质燃烧的味道。
“……听见了。”
我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堪称完美的微笑。
像许多年前,母亲对我说的那样。
我挣扎着从梦中惊醒,模糊中看到黑暗里有红星在闪烁。
莲司正倚靠在床头,嘴里含着烟,他的大手从我肩头游移向下,我好像听见他含糊地问了一句:“疼吗?”
我眨了眨眼,不知道如何回应。
他深吸一口,把烟渡到我嘴里,我被呛到忍不住咳嗽,莲司却无视我的挣扎,紧紧箍住我的脖子,吻了上来,像是要吞掉我一样。
我挣扎着,拍打他的手,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
他把我的双手紧抓着举过头顶,跨坐到我的身上,声音里透着不耐烦:“快点吧。”
莲司的吻是粗鲁的,动作也是,落在身上又疼又温柔,像一簇簇小火苗,逐渐点燃我,我慢慢失去抵抗能力。
他把我抱起来,脱掉我的上衣,嘴覆放到我的胸前一点,狠狠地用牙咬着。
我忍不住疼,声音颤起来:“莲司,轻一点。”
他转用嘴吸,大口地吸吮,像是在往下吞,之后用舌尖轻轻压着小肉球旋转。我忍住快要脱出的呻吟,手紧紧抱着他的头。
两边都舔完了以后,他把我翻过身,让我趴着,扯下内裤就进来了。
其实是毫不犹豫地刺进来,入口时还有一点疼,我忍不住夹紧了臀部,换来莲司一声呻吟和屁股上的一巴掌。
我又夹了一下,我感到他的身子僵了下,莲司把我翻过身。我看到他的眼,在黑暗里闪烁,带着恨意染着情欲。
我吞了吞口水,偏过头。
他开始抽插起来,一次比一次用力,戳着期间一块软肉,循循善诱。我的底下早就湿的一趟糊涂,在这样的攻势下很快就到达顶端。
莲司顺势拔出来,在我的小腹上顷刻喷出白色液体。
我喘着气,抬头看他。
“你这个魔鬼。”他喃喃说着,表情中带着一丝绝望。
我坐起身,歪头看了他一会儿,直到他颓唐地坐在那里,好似非常非常疲惫,我直起身环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你错了,我是神。”
因为神永远是生者的神,不会为死去的人祈福。
所以,莲司,我只会为你祈福,你也只能永远属于我。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