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冬》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Coldfish

【已完结】寒冬而已,熔了不就行了?
Coldfish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奇幻 – 兽人 – 年下 – 高H

简介
副CP已登场,长发人妻受x变态法医攻 画室里第一天新来的模特身材很好,尘微涧描摹轮廓的时候就想着对方的身体,自己马上就有了反应。
不过就是一个男的罢了,他身边要多少有多少,打一炮就走,尘微涧就着这个目的漫不经心的勾引着对方,没想到,这次的主动却是灾难的开始。
尘微涧可没想到自己翻车翻水沟里了,之后的日子经常被 嗯 在床上求饶,哪哪都疼,差点哭出来的也是自己,简直就是遭罪受。
被牵扯进一个个老旧的故事,抽丝剥茧,是谁在前方等待?
一次次沉沦,将寒冬熔化,一次次深陷,将自己埋葬。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注意雷点慎入,预警!!: 字母,浴室,落地窗,上课,女装,玩具,医院,汽车(都已完成)
裸奔无大纲,荤素结合(有剧情!有车!一起的!轻微刑侦向),内有私设 PS: 还是那句话,请你想清楚再点收藏,请你慎重!我超级玻璃心,你点了再取消我不仅会伤心还会咕咕咕的 新文《空青铃》已开,铃医x王爷,想要收藏啵啵啵

1.画室模特1

“嘶,轻点”,某间画室里, 不时传出软绵绵的会让人羞燥的声音,沙哑又带着一股甜腥腥的味道,像是诱惑的蜜糖罐头,让人禁不住想要一陷进去的冲动。
胸膛起伏发出声音的人被一个魁梧的身影压在讲台上,这人笔直的腿交叉叠在对方的臀间,努力缩紧想要让对方的身体更靠近一点,对方也顺势将上半身大部分重量压在了他身上。
“尘微涧”,这人胸腔起伏发出几声气音,湿热的气流扫过尘微涧外露的皮肤,挠痒痒似的在尘微涧的心头抓了一把,心悦诚服的与他共度极乐。
浅浅的轻碰嘴唇,尘微涧由一开始的试探了转变成了猛烈的进攻,他轻而易举的掌握了主动权。
像是早就娴熟的刻在骨子里的挑逗技巧,尘微涧将男人原本比较生硬的被迫敞开的口腔和舌头一点点的软化,唾液因为情绪高涨分泌的愈发的多,将口腔内大大小小的缝隙塞满,隐隐有循着唇缝露出来的举动。
尘微涧自然是不会去管这点小小的情事上的细节,因为这样才能更多的拥有不一般的趣味,没想到的是,上头的男人舌头轻巧的刮住垂落的津液用舌尖将两人的津液相互融合。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尘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啧啧啧”,整个画室都是淫靡的水声,回音很大,两者交叠,显得更加涩情,明明只是亲吻而已,尘微涧承不住的津液顺着豁口漏到了外面,透明的液体沿着下巴流到台面上,浸润开小小的一摊积液。
尘微涧引导着对方的舌头和自己的舌尖相互交缠,又细细碾磨过对方的牙齿,眼睛注视着对方,桃花眼的眼尾微微上挑,像是极其满意自己猎物的豹子露出了惬意的表情。
反客为主一般的,原本对方安静蛰伏的舌头绞住了尘微涧肆意玩弄口腔的小舌,卷住包入自己的舌头里,将其推回尘微涧的城堡里,不费吹灰之力的一举攻陷了城池。
尘微涧没想到看上去如此性冷淡的男人居然有这么熟练的技巧,眼神略微惊讶,对方看似蛮横无理的进攻也有着其中的妙招,对方的将尘微涧的口腔舔的湿漉漉的,痒酥酥的,让他被迫张开嘴来呼吸被掠夺的氧气。
好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而且感觉还不错,尘微涧一边承受着暴雨般的索取一边脑子放空的想着。
“陆凛”,“啵”的一声,对方突然回撤了舌头,两人的唇齿分离,那人居高临下的俯视他,舌头微卷的说了两个字。
名字?尘微涧摸着自己被吻得发麻的嘴唇脑子稍微转了个弯思考着,尘微涧刚打算开口又被对方接下来凶猛的进攻而堵在喉咙里,唇齿纠缠,混合着的津液丝丝缕缕的悬挂在嘴角,尘微涧舒服额眼睛都快闭上了,难得不用自己主动的感觉也是极好的,直到,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到了他的性器。
像是察觉到了尘微涧转投过来的炽热的目光,陆凛二话不说的非常大方的褪去了裤子,硬挺的性器从裤子里弹了出来,看上去特别有气势,尘微涧靠过去,脚趾灵活的去蹭陆凛的器具,拿自己凸起的茧子去摩擦滚烫发硬的龟头,尘微涧能感觉到到自己刚触碰到时陆凛轻微的颤抖状态。
陆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像尊雕塑一样,整个人仿佛置身世外一般的,除了被摩擦得越发青紫的性器之外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陆凛小哥哥?这么棒的叽霸不好好用用吗?有点可惜”,说着,尘微涧还“啧啧啧”了几声,舌尖舔舐着自己发干的唇角,色气满满。
依旧还是没有动静,甚至一点回应都没有,尘微涧有点失望,明明技巧也很不错啊,怎么就真是个大冰块呢?像是失去了兴趣,尘微涧刚打算撤回脚,又被一股拉力狠狠的揪住。
尘微涧的脚踝被抓住,手掌上的厚茧磨过敏感的脚踝,又痒又酥的,尘微涧屏住呼吸勉力忍住喉咙里的笑声,眼尾已经微微翘起,满眼都是期待,陆凛也没让他失望,直接揭开了他的衣服,看着一张一缩的洞口往外渗水,手指直接捅进去戳到了深处。
“嘶!轻点,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吗?”尘微涧疼得眼前发白,要死了这手指怎么这么粗?尘微涧缓过来之后一边想着一边往自己下体看过去,对方直接塞了三根手指……尘微涧一度怀疑当时自己是不是要气晕过去,要不是看在这张这么好看的脸上,不然他早就气得不做了!
缓过了疼痛,快感逐渐上头,尘微涧早就湿的一塌糊涂了,讲台上叠放的几张作业画纸早就被自己后穴涌出的淫液浸湿,腿都酸软的抬不起来,勉强挂在陆凛的身上,但似乎发抖着马上就要掉下来一样的。
陆凛的手指也满是茧子,硬飕飕的刮过他柔软的内壁,倒是没有磨出血,肠壁适应了突入而来的巨物紧紧的吸附着受到,刺激的分泌出大量黏液,湿漉漉的包裹着手指,每次手指的来回伸缩,都能听到洞口发出“咕叽咕叽”的渴求声,黏腻腻的充斥在耳朵之间,“你害得我把学生的作业都弄湿了,这可怎么办,我还要还给他们的”,尘微涧用慵懒的嗓音火上浇油一般的说着话,一边眼神不时的瞟着陆凛,想要看看对方的反应。
陆凛只是垂下了眼睑,眼睛直视着尘微涧,“我赔你”,陆凛真真是做到了惜字如金,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下,又没了声音,只剩下手指来回穿梭在尘微涧湿淋淋的后穴里,一会儿碾压在洞口,指甲剐蹭过洞口的肉,一会儿又深入进去指尖掐着尘微涧的凸起点,整个画室再度被黏腻的水声淹没。
“上面画得都是你,弄脏了看不清了以后我怎么自己打飞机?你确实得把自己赔给我”,尘微涧吞下了自己的呻吟,或轻或重的喘息配合着语句说出,招展着桃花眼笑眯眯的像只狐狸,将自己的魔爪伸向陆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