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港湾》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和邑

我心之归处
和邑

原创小说 – BL – 完结 – 现代
双性 – 先婚后爱 – 年下 – 1v1
长篇

简介
单细胞傻狗攻 X 白切黑诱受
樊山誉 X 池林
1v1,HE
先婚后爱,剧情乱来
不建议双洁/过激攻受控读者阅读

阅读指南

受恋痛体质设定,文内可能出现的情节有:穿环、虐阴、言语羞辱、尿液(失禁/体内)、公共场合doi
受爱而不自知,后期追夫
存在各种误会、情感纠葛,乱搞男男关系
剧情非常乱来(包括但不限于带球跑/假NTR/狗血误会/破镜重圆)
受过往经历存在骨科(雷骨科快跑)
有修罗场不过坚定1v1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樊山誉直接在夜店玩到了早上,他喝得有点晕,进门看见玄关那双明显不属于他的鞋,还愣了一下。
很快他就想起来,是他哥硬塞给他的那个老婆到了。
樊山誉上面有个大哥,从小打压他到大。前两年他还想争一争,去年他亲姥姥走了,他被一堆事情焦头烂额的牵在公司里,下葬的那天他哥才通知他,带着几分痛打落水狗的意思。
他和他哥不是一个妈生的,姥姥这么些年一个人住着,一点不收他的钱,每年冬天都给他打个围巾啊毛衣啊什么的,上邮局给他寄过来。
他五岁被他妈带回这个冰冷的家,活到现在二十五,终于累了。他哥给了他一套四十来平的小房子,每个月打发他几千块钱。别的出路随便找,家里的家业他是一点别想了。
这半年他就在家混日子,成天出去喝酒、玩儿,上个月他哥说给他安排了个老婆,樊山誉那天跟朋友在外面吃烧烤,一人一瓶啤酒,坐在马路牙子上痛骂樊岑一小时。
樊岑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他的新岳父池广军是个暴发户,成天就会攀附权贵,他家里的几个孩子也都不成器,老大拜年来过他们家,瞧着贼眉鼠眼的,让人很不舒服。
樊岑安排给他的还不是池家的女儿,而是池家一个不起眼的私生子。
他一男的,娶个男人?樊山誉第二天接到了他老子打的电话,语气冷硬地跟他说:你哥都跟我说了,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得,他哥成好人,他成叛逆不孝的同性恋了。
樊山誉连带着这个没见过面的老婆也讨厌上了,肯定是他哥那边给了什么好处,埋在他身边当钉子。看他安不安分,顺便羞辱他。
他特意在人来的当天跑出去喝酒,换两个场子玩了一个通宵,就想下下这人面子。
才一进屋,他就猛地拍上门,房子本来就小,这么一声睡再熟的都醒了。他留心瞧着帘子后面全家唯一的床,一点动静也没。
走了?
樊山誉换鞋进门,就见一个身穿居家服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手里的平板放着纪录片。
“回来了?”那人说。
樊山誉下意识应了一声,想起来他不该给这人好脸色,恶声恶气地又嗯了一声。
那人笑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我叫池林,就不自我介绍了。这是我之前准备好的协议,你看一下,没问题就签字吧。”池林表现得很从容,他似乎才洗完澡,发丝有一些没吹干,飘出来了清淡的香味。
樊山誉这会有点恨自己特别灵的鼻子。
他蹲在茶几边上,不乐意挨池林太近了。协议上的条例拟得非常清楚,他一边看,池林一边给他解释。
“樊岑一年给我三十万,分你一半。”池林叠腿坐着,垂在膝上的手指看起来细白修长,“你有什么不想让他知道的吗?”
樊山誉抬起头,池林的五官轮廓很明显带有一些混血特征,眼窝深邃,鼻梁很高,狭长的眼睛垂下望着他,瞳孔和发色也比一般亚洲人要浅。
他相当漂亮,是的,漂亮。樊山誉只能想到这个形容词。
“你干嘛倒戈我啊。”樊山誉在协议最后一页签了字,“我不缺钱。”
池林拿起茶几上樊山誉的烟盒,非常自然地取一根叼在嘴里,又把烟盒口转向樊山誉:“以后是我俩朝夕相处,我怕你给我穿小鞋。”
金属打火机“噌”地一声被甩开,池林给自己点了烟,又合上盖子,整个打火机递给樊山誉。他抽烟的动作很熟练,眼睛眯起一半,浓密纤长的睫毛更明显了。
樊山誉原本以为他要给自己点烟,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池林,好半天才接过打火机,把嘴里的烟点上。
“五年,一年十五万,你出去找个班上上也比干这个赚钱啊。”樊山誉吐口烟,他蹲得腿麻了,索性坐在了地上,痞气地说,“你干这个还伤身,我操人很凶啊。”
池林像是也腿麻了,二郎腿放下来左右岔开,手肘支着膝盖压下身子。
隔了两层烟,樊山誉看不清他是不是在笑。
“那正好,不疼我没感觉。”
樊山誉跑了,落荒而逃。他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之前让他感觉逼仄到站不直身子的小空间此时却比外面还宽敞。
他靠在门边,外面传来了拖鞋的脚步声,池林似乎走了,没一会却又回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没纸了,你上大上小?”
“漱口。”樊山誉打开了水,冰冷的液体浇在他手上,终于把他从刚才那种昏了头的状态里拽出来。
池林给他的感觉跟他哥很像,他俩都是那种精明狡诈的人,眯着眼睛就像在算计什么。但又不太一样,对于他哥樊山誉现在能明确察觉到危机了,但池林只会让他感觉到一种陌生的汗毛乍起的感觉。
与其说是怕,不如说是让他有了一种即将坠入深渊的预感。
的确,在刚和池林一起抽烟的时候,樊山誉有一瞬间差点勃起了。
樊山誉理智上厌恶这个人,但是并不妨碍他的身体有反应。刚刚挨得近,虽然隔了层烟,樊山誉还是看清了他的喉结、家居服低矮的领口,还有他艺术家一样垂到脸颊的中长发。
分明不是非常女气的样貌,樊山誉在打量他的时候能清晰意识到他是一个男人,飘散的烟为池林增加了一点朦胧的神秘感,让他看不真,似有若无地描了个大概。
他捧凉水洗了很久的脸,漱口漱了很多遍,可他关上水的时候还能尝见烟味。
算了。
樊山誉推门出来,门口的架子上放着一卷纸,旁边的小厨房里传来了锅铲声。池林穿着围裙,刚打了个蛋下锅。
他和樊山誉差不多高,身形比一般男性更瘦一些,家居服穿着有点空。圆形领口滑下肩膀,露出来的皮肤上隐约可见薄薄的肌肉轮廓。
池林似无所觉,他听见脚步声回过头来,眼睛睨向他问:“吃胡椒么?”
樊山誉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