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为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舜华

 

本文狗血且虐,是一把披着甜饼皮的刀子。
舜华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BE – 强制爱 – 年上
BDSM

简介
我“儿子”何悦大大的文(所以就算发刀子也不是我干哒,骂他骂他)

故事背景半架空,偏D/S,
温柔腹黑攻X虐心坚强受

文艺型文案:
这是一个伤害与救赎的故事,
也是一个重生与毁灭的故事。
曾经明媚骄傲的少年,被人折断羽翼、丢进深渊,不知何为前路。
甘愿向他臣服,
亦或是被人愚弄。
命途多舛的他,能否得到自己的救赎?
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简介型文案:
由于十七岁的一次意外,祁路进入火湖,被调教成了奴隶。
可拍卖前夜,他却被当做回礼送给了许端霖。
在许端霖温柔的照顾下,祁路很快沦陷,从此心甘情愿臣服于对方的掌控……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重逢

茫茫大海中,伫立着一座小岛。这里四季如春,风景秀美。是以很多人却不明白,这样一个人间天堂,为什么被命名为火湖。
可火湖里的人却很清楚,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岛,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天堂,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名副其实的炼狱。
前者是在说出入火湖游乐的贵族们,而后者则是指供贵族们玩弄取乐的奴隶,例如祁路。
祁路此时正待在他的小房间里,忐忑地等待第二日的拍卖会。
拍卖会并没什么稀奇的,祁路自己就曾经参加过许多个名目多样的拍卖会。可那时的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成为一件拍卖品。
没错,这是场以活人为商品的拍卖会。
火湖这个有着神秘背景的销金窟,同时也是世界上最不人道的人口交易市场和奴隶培养基地。其拥有者韩时,便是人间的撒旦。这样的人,按道理来说,早该被送上审判法庭了。
可现实却往往不讲道理,人道和律法从未威胁过火湖的存在。原因无他,出入此地的恩客本身,便是人道的阐释者和律法的执掌人。
所以,火湖的奴隶们与其幻想能等来英雄们的解救,还不如祈求能在一年一度的拍卖会上遇到位宽容和善的主人来得实在些。
不过对于大部分奴隶来说,这点卑微的渴求也往往会成为奢望。
祁路此时正披着条毯子,静静地蜷卧在地上,等待着命运对他的宣判。
“吱呀~”
门开了。
祁路转头看去,原来是他的调教师,尘染。
他慌忙跪下来行礼:“先生。”
这是个很标准的姿势:膝盖张开,手肘贴地,腰部微塌,浑圆的双臀高高翘起,瘦弱的身体上除了项圈和贞操锁再没有其他的遮挡物,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也显得格外细腻白皙。
两年的调教磨去了少年所有的桀骜,让他蜕变成了一个楚楚动人的美人。
“出来。”尘染的语气一如平日,冷淡而傲慢。
祁路闻言,快速地爬了过去,任由对方在他项圈的锁环上挂上牵引绳。
“走吧。岛主要见你。”
跪着的奴隶闻言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低下头,眼中尽是恐惧,但还是顺从地跟在尘染的身后,缓慢地爬行着。
训奴营的大楼里房间密布,如同一个大型蜂巢。来来往往的奴隶们便像工蜂一般按部就班地生活着。在他们眼中看不到耀眼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屈服和麻木。而在明天,他们中的一部分会被推上高台,在展览与竞价后被送到新主人的床上。
但不管怎样,他们的身份都不会变,依旧是一群没有思想、供人取乐的玩物。
两年了,这一天还是来了,祁路想。
明天过后,他便会有一位主人了。
不过韩时现在见他做什么呢?
祁路明显地感觉到韩时将他和别的奴隶区别对待,韩时也并不掩饰这一点,可是为什么?
难不成韩时喜欢他,想在拍卖会前留下他?
怎么可能。祁路摇摇头,这想法还真是太荒谬了。
正当他胡乱猜想时,前面的人已经停了脚步。祁路来不及控制,一头撞在尘染的腿上。
“嗖啪~”
鞭子毫不留情地抽上了他的背,留下一道青紫的疤棱。
祁路吃痛地闷哼一声。
“没规矩。”尘染瞪了他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等会儿要是在岛主面前给我丢人,回去有你好受的。”
“是,先生。奴不敢了。”祁路忍着疼痛跪直了身体,认错道。
尘染不再理会他,轻轻叩了两下门:“岛主,祁路带到了。”
“进来。”
尘染闻言推门而入,祁路不敢起身,自觉地跟在后面。
韩时正靠在沙发上,把玩着一把白玉提梁茶壶。
“哟,祁路,好久不见。”
这声音对祁路来说如同恶魔的低语。
这并不奇怪,韩时作为火湖的主人,是当之无愧的人间撒旦,也是岛上所有奴隶的噩梦。
祁路强压着恐惧,叩头向对方行礼:“岛…岛主。”
韩时笑了笑,放下手中的茶壶,转头看向身侧的人:“端霖,看看我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祁路这才注意到,韩时身旁还坐着一个男人。对方愣了一下,正色道:“小时,不要乱开玩笑。”
“谁和你开玩笑了?”韩时靠在沙发上,缓缓道:“你送了我这么好的茶具,这个小奴隶,就当是我的回礼吧。”
说着,他踢了踢伏在地上的祁路:“抬头,给许先生看看。”
祁路依命跪直了身子,抬起头来:“许先生好。”
许端霖不禁打量了下面前的人,少年浑身赤裸,身上除了项圈和贞操锁外别无长物。
他瘦了,也白了。只是面容明明还似往日,人却好像完全变了:温顺、卑服,即使抬着头,视线依然落在地上,很是规矩。
看着祁路自然地坦露着身体,接受他人的审视,不知怎的,许端霖有些生气。
韩时在余光里注意到他微蹙的眉头,觉得有些好笑,对着地上的奴隶打趣道:“祁路,看来许先生对你……似乎不太满意。”
祁路闻言垂首:“岛主,是奴的错,请您责罚。”
韩时随意交叠着双腿,悠悠道:“祁路,你要知道,许先生可是个很包容的主人。若是连他都看不上你,你也不用参加明天的拍卖会了,直接去欢场报到吧。”
祁路听到这句话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全身失力跪坐在地上。
欢场是什么地方他当然知道。那可是火湖上的妓馆,每日接待的客人如流水一般。
和定向培养以求卖得高价的训奴营不同,欢场对待奴隶毫不怜惜,只要能让客人满意,奴隶的死活能有什么要紧,反正送来的都是没人肯买的弃奴罢了,贱命一条也没什么可惜。因此对于被送入欢场的奴隶来说,让人凌虐致死便是大多数人的归宿。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祁路彻底傻了,他原以为,韩时将他掳来,花了大力气来调教,必定是重视他的。即便再怎样,自己也总不会沦落欢场,却不想对方只是轻飘飘一句话便打破了他的幻梦。
看着小奴隶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韩时笑了:“还有时间发呆,看来是真的想去欢场,要不要我现在就成全你。”虽然他脸上带着笑意,可周身的气场却令人不寒而栗。
祁路听到这话几乎是从地上跳了起来,膝行两步扑到许端霖面前,重重地磕了个头:“先生,求求您了,收下奴吧。”
这套动作过于行云流水,以至于男人一时没能缓过神来。
韩时见状嗤笑一声,嫌弃道:“训奴营就是这样教你取悦主人的?难怪许先生不肯收你。”
祁路连忙低下头,吻了下对方的鞋面,哀求道:“求求先生,让奴服侍您。”
许端霖看着祁路卑伏在地上,笨拙地想要取悦自己,不禁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温声道:“别这样,先起来。”
祁路顺从地直起身,恰好对上一双温柔的眼睛,那里面没有鄙夷、没有情欲,而是满满的关心和怜惜。甚至……还有一丝懊悔?
祁路一霎时觉得自己的心被那眼光刺痛了,眼泪不知怎的便簌簌落了下来,他不知所措地道歉:“先生,对不起,我……”
蓦地,他的话被对方的动作打断了,男人抽出手帕,轻轻为他擦拭脸上的泪水,安慰他道:“没关系,我答应你,我会带你回家。”
许诺来得太快,祁路一时来不及反应,定在了原地。
“很好。”韩时在一旁出声道:“祁路,以后你就跟着许先生吧。”
尘染见状也走上前去,递过了一个小型钱包:“许先生,这是钥匙和他的资料。”
许端霖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放着两把钥匙,还有一个u盘,点了点头。
“哦,对了。”尘染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道:“祁路有深海恐惧症。如果想让他更听话的话,这个会比鞭子管用。”
许端霖明显地发觉,地上的人听到后,身体立刻紧绷了起来。
于是,他安抚地摸了摸对方的后颈:“不必,他已经很听话了。”
祁路抬眼去看他,眸中带了些水色。
韩时见状笑着起身告辞:“既然这样,那你好好休息,要是有兴趣的话,明天可以去我的拍卖会上逛逛。”
许端霖点了点头,送了二人出去。等他回到房间,发现原本在沙发旁边的小奴隶已经跪在了门口等他。看到他回来,立刻伏下身子:“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吗?”
“卧室在里面,你先去床上躺着。”许端霖道。
祁路有些意外,对方这是……要使用他了吗?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便乖顺地往卧室爬去。
许端霖看着祁路瘦弱的背影,想要叫住他,话到了嘴边却停住了。
韩时是他的朋友,对于火湖的一些规矩,他也略有耳闻。像是祁路这种用于拍卖的性奴,每天的生活只是接受调教,用不着做什么杂务,活动范围通常很小。因此在平日里,他们很少被允许站立行走。火湖的走廊和房间里里大多铺设地毯,也是为了方便奴隶们爬行。在这样的环境下,祁路恐怕也早就习惯了。
不急,许端霖对自己说。
来日方长,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来。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