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吧》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浮流

哥哥,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吧?【主攻骨科】
浮流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搞笑 / 温馨 / 美攻强受
“哥哥,我这么艹你,你女朋友不会生气吧?”
季思云在做爱的中途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骚话,气得他亲哥季言风都乐了。

“…我哪来的女朋友,不做就给我滚出去。”
季言风的嗓音中还带着情欲的沙哑,说出来的话却不留一丝情面。

“哥,我错了…”
季思云凑上去讨好地亲了亲他哥,将因为被辱骂而更激动的东西送得更深,换得他哥一声含糊的咒骂。
“…小兔崽子,越骂你还越兴奋了…嘶…你给我轻点…”

——————————
奶狗人妻哭唧唧撒娇怪 弟弟攻 x 女王成熟年上无条件宠弟 哥哥受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章节一:燥热的夏

夏天日长,天还没亮,鸟就先醒了,叽叽喳喳地在窗外叫着。

季思云不耐烦地将被子笼在头上,磨蹭着钻进了他哥的怀里,磨蹭出了一声如出一辙地不耐烦的轻哼声。

“…嗯…热…别蹭。”

季言风闭着眼,嫌弃地将怀里的脑袋扒拉开。

夏天闷热,出租屋的空调吊儿郎当地开着,制冷效果聊胜于无。就这样,他这个从小怕冷娇气的弟弟还嫌冷,总蹭着他睡。

季言风体热,要不是顾及矜持,平日里甚至恨不能在家里裸奔。现在能容忍季思云一直跟他钻一个被窝已经是极限了。

“…唔…哥…”

人睡觉的时候下手没轻没重的,季思云被巴拉得一声闷哼,委委屈屈地含糊叫了一声哥,不依不饶地又往他哥怀里钻。

季言风懒得跟他拉扯,稳准狠地干脆把被子掀了。

果不其然,缠着他的娇气包弟弟不一会儿就冻得瑟瑟发抖,不得不舍亲哥而求被子去了。

季言风乐得无被无弟一身轻,那叫一个凉爽惬意。

然而好景不长,季思云裹着被子又蹭了上来,他的人倒是一年四季地凉快舒服,但是被子却闷热的要命。

季言风被他弟的粘人折腾地火大,出口就是冷酷无情:

“…滚远点,不然就分床睡。”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闭着眼,没能欣赏到他弟倏地睁眼,用饱经历练的狗狗眼,含着水光控诉地瞪着他的场面。

所以他也没能预料到,撒娇失败的狗弟弟竟然真跟狗似的,报复性地…

舔他。

季言风还是没能睡个囫囵觉。

粗糙的舌苔划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透明的水痕。轻轻的呼吸气息带走了水痕过处的热意。

季言风先是觉得舒服。

随后才意识到那是什么。

一股子燥热从心底深处升腾起,直冲得他说不上是火大还是火气大。

他还是睁开了眼睛,转头就对上了他弟狡黠的眼神。

含着饱满的水光,活力,爱意。

季言风心里的火起一下子就灭了,但是心火却又燃烧起来。

年轻人的欲望不讲究什么道理。

管什么天时地利人和,只要身体想要了,就如同野兽一般,不管不顾地啃上彼此。

季言风自认为比他弟弟大上那么几岁,是个成熟稳重的成年人。

所以在这种时候,哥哥应该以身作则,主动教导弟弟才对。

季言风拉扯着他弟穿得松松垮垮的T恤领子,把他扯近。原本就极近的距离就变得更近了。

鼻尖磨蹭着脸颊,嘴唇也贴着脸颊。

季言风轻轻张口,用沙哑的,带着气音的嗓音低低地开口。

“小混蛋…一大早不好好睡觉,想干什么?嗯?”

季思云的脸唰地就红了。

到底人稚嫩,不像他哥跟似的,像个老狐狸成精。

他咬着牙,往下压着身体的热度,毫不示弱:

“干你。哥。”

他听到他哥轻笑了一声,满不在乎地松开了他的衣领,懒散地躺在床上,邀请他:

“那就来。”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季思云小狗似的扑了上去。

近乎凶狠地咬上了他哥的脖颈,留下一块块或轻或重的红痕。

“嘶…小兔崽子,给我轻点。”

吃痛的轻呼声和不客气的辱骂声交织成一片,季思云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自己大概是个受虐狂,被骂了还那么兴奋。

等抬头看到他哥一贯白皙的皮肤上的点点痕迹,季思云又觉得自己大概是个施虐狂,就喜欢看他哥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样子。

就在他走神的空挡,他哥掏出枕下的手机看了一眼。

“现在6:30。九点我有个重要的会议,最多跟你胡混到八点,抓紧时间,小混蛋~”

语气近乎调戏。

季思云抓住了重点,心想可惜不能把他哥干得下不了床,又想着赶紧速战速决,不能耽误他哥的工作。

于是埋头苦干,跳过了细枝末节的前戏,直接上正戏。

“哥,转个身。”

季思云大不敬地拍了拍他哥的尊臀,示意自觉地翻个面。

“小崽子,还命令你哥。”

他哥嗤笑一声,干脆在床上翻了个面,俯趴着,塌腰翘臀,还有闲工夫转过头来,用眼角的光懒懒地斜视过来。

“好好干。”

季思云没搭腔,打算用事实说话。

揪过床头的消毒纸巾,草草地擦过手指,季思云没有打一声招呼,就把手指插进了他哥的菊花里。

昨天晚上操干的痕迹还在。

尽管已经好好清洗过了,绵软的触感依旧提醒了他之前的战况如何激烈。

季思云一手就着自主分泌的黏滑肠液向里探索着,另一只手则向前探,摸他哥只是半硬着的性器。

结果被他哥摆了个腰拒绝了。

“别碰前面。不想射,累。”

他哥特有的理论,用前面射像百米赛跑,没尝出味儿来就觉得累了,用后面跟泡温泉似的,光舒服了,除了人软了累倒是不怎么累。

季思云没尝试过后面,不知道他哥说的有没有道理。

反正听他哥的就是了。

季思云半跪在他哥的身后,一边欣赏着他哥覆着薄薄肌肉的优雅腰线,一边熟门熟路地抽插开拓,往里面一根一根加手指。

季言风随着他的动作轻哼着。

轻轻重重的,轻的声是放松舒适,重的声是被刺激得狠了。

季思云在他放松的时候就加快进度,哼着声忍耐的时候就缓下来等他适应。

很快,就以一种惊人的效率做完了前戏。

季思云从他哥的身体里抽出了自己的手指,上面隐约带着些肠液,他反手擦在了自己硬挺的性器上,顺手撸了两下,握着茎身,将龟头对准了半开的穴口。

他扶着他哥的腰,以一种压迫的姿态向里插入。

一声长长的闷哼。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