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夜之城·天生一对》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可乐可乐酱

 

辉夜之城·天生一对

作家:可乐可乐酱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攻强受 / 虐身
辉夜之城延展系列。
不确定写到哪儿。
多半是写到哪儿算哪儿。
由《辉夜之城》副CP:JX艾德蒙延展而来,是关于他们的故事。
时间线打开发生在《辉夜之城》结尾之后,林锐与沈夜基本修成正果,艾德蒙和J的故事正式展开。
二人相遇过程及艾德蒙的前史请参考《辉夜之城》,但如果没看过《辉夜之城》大概不是很影响食用【?】

美人傲娇泰迪小疯批攻X身心巨强散漫直男军痞受
大致上是从奴隶主vs奴隶——人vs狗——好兄弟vs好兄弟——情侣恋人,的过程。
可能有虐身虐心的部分。
总体来说应该是甜的走向。
但作者比较疯批,而且没有雷点,所以一定要慎慎慎入。

不保证的有没有的雷点包括:
不保证洁不洁,有一定概率受是洁的,攻是铁定不洁的。
不保证全程1V1,结局HE1V1预定,中间或者前一段不清楚。
受个头很高,很壮,本身是维和部队的大头兵,纤弱美人是他家攻。
不保证有没有跟女人的性行为,毕竟受是个直的。
BDSM囚禁控制预定,但极小概率可能出现抹布、人兽、战损等作者疯狂起舞的内容。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卷 你是我买下的狗
第一章 台风(1)

艾德蒙·罗兰·大卫。

曾经的维和部队士兵,现在的A级性奴隶。

他睡在被他称之为主人的床脚,从朦胧的日光当中醒来时,指针已经走向了上午九点。

今天起晚了,但他不在乎。

他的主人,那个他连全名都不知道的男人J每周一到周三有工作,周五到周日的下午到晚上轮班,只有周四一天有空。在大部分时间里,J喜欢把他带在身边随时备用,而今天,是周二。

周二是例行的调教师集体会议,相对来说正式一点,没人会把多余的闲杂物品带在身上。

J对他有一套堪称严格的行为规定,比如每天早上八点半用口交的方式喊J起床,然后把J所射出来的一切东西吞下去。在J舒服的揉着他头发说今天你他妈真乖之后,跪在床边给J穿鞋子递衣服,J说这是为了培养他的规范性。

艾德蒙则腹诽J是身心俱残需要人进行照顾。

起床后,J会用二十鞭宣示他的所有权,艾德蒙则需要以亲吻他足尖的方式表达感谢。J通常不会打的太痛,但鞭子带来的灼烧感的确会让艾德蒙充分的感觉到自己是个奴隶。

没有理由,只为了让他记住自己身份的鞭打,这种事的确只会在奴隶身上发生。

之后,是半小时的背诵时间。由于艾德蒙日常行为不端,所以J会让他在自己吃早饭的时候,一边被插穴机插到浑身泛红,一边背诵奴隶守则。

“你需要被严格管教,小狗。”J的鞋尖顶在了他的脸上,艾德蒙微微闭上眼睛,但依旧一字一句的背诵着那些奇形怪状的污言秽语。他需要自己分开两条腿,自己抓住自己的手腕,保证被机器强奸的时候能够稳定住身体。以及虽然在快感的边缘窒息,却被禁止高潮。

射精已经是一种奢侈,而后穴高潮也是仅在主人插入且准许的时候可以发生,艾德蒙不得不承认J的调教有效,他已经开始本能的期望被J插入,甚至偶尔会试图勾引他。

人的适应性是很强的。艾德蒙有的时候只能这么感慨。

J的早餐吃完,艾德蒙会被允许去清理自己的身体,从后穴的浣洗到膀胱的排出,舔食那些堪称恶心的东西以及饮水。

J的癖好有点独特——至少艾德蒙这么认为,他会命令艾德蒙在膀胱里灌上超过一半的水,时刻保持轻微充盈的感觉。微微的排泄冲动,以及后穴里塞住的巨大按摩棒让艾德蒙没有一刻会感觉到舒服。

也没有一刻会忘掉自己是个奴隶,还是个性奴隶的既定事实。

一般来说,折腾到这里,也就够了。

J会让他穿一条长裤,上身当然是裸露的,鞋子也是奢侈的东西。他一般不会牵着艾德蒙,艾德蒙也会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

毕竟艾德蒙无处可去,J的身边,的的确确是他唯一的安身之所。

艾德蒙于是就这样接受了,毕竟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按照一个名叫沈夜的,当奴隶非常有心得的小傻子的经验,身为奴隶,最好的做法就是脑袋放空,少说,多做,凡事别多想。

等什么时候脑袋放空到只剩下一片雪花屏,甚至能听到里面生锈的零件嘎吱嘎吱响,什么时候就修炼成功了。

艾德蒙还在尝试的过程当中,目前简单的经验让他觉得这招好用。

比如说J让他分开腿,在游人如织的沙滩上求J用按摩棒操自己时,最开始艾德蒙多少点抗拒。等到他学会将大脑调节成0.512mb处理器时,他可以很顺畅的做到这一点。

他可以去执行任何命令,甚至还没有理解这些东西的含义时,他膝盖就自动跪了下来。

非常完美,没有什么不好的。

J很满意,周围的先生都很满意。

至于他满不满意。不是很重要,艾德蒙自己也不是很在乎,因为他脑袋锈的嘎吱嘎吱响。

而今天,J没带他出门,甚至昨天的J忙的通宵未归,只给宿舍打了个电话,让他好好待着别找不自在。

海岛这两天刮台风,过度潮湿的气候让艾德蒙全身都没什么力气,他当然没力气作妖。

不过J不在,他便悠悠哉哉的睡到了自然醒,然后在地板上翻了个身。

要放在以前,他不会容忍自己无聊到看窗外下雨下两个小时,但现在不一样。

生活本身没什么意义,他就也不需要将自己的生活过的有意义。

他跟那个小傻子不一样,小傻子喜欢自己的主人喜欢到发疯,他每天都琢磨着怎么讨主人喜欢,怎么对主人有用一点,乐此不疲,非常努力。艾德蒙在初步学会脑袋放空之后,想向小傻子报名进阶班:如何对主人产生爱慕。

如果他能够像小傻子一样,认为主人是自己的救世主,那他的生活就会变成每天跟神生活在一起的幸运信徒,他就会像小傻子一样快乐。

“你每天开心吗?”他问小傻子。

“开心啊。”小傻子特别认真的点头,手指在自己项圈的名牌上摩挲,他的项圈上扣着一个铜片,上面写着“林”,那是他主人的姓氏。

他主人还给他起了个昵称叫阿瞳,小傻子私下里喜欢管自己叫林瞳,但又觉得可能太冒犯,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他主人。

艾德蒙经常觉得小傻子大概是一只鮟鱇鱼,那种鱼类的交配方式是,雄性将自己彻底融合进雌性的身体里,小傻子估计特别想把自己跟他主人长一块儿。

“主人很好,没有主人我早就没命了。”小傻子提到他主人就笑的跟只金毛大狗似的:“主人很厉害,什么都懂,又好看,性格又好。我什么都不是,都给人用烂了,是主人把我捡回去的……”

小傻子提到主人就滔滔不绝,别人问他跟主人相遇的过程,他多少次都不嫌烦。

艾德蒙仔细听了少说得有七八遍,叹了口气。

小傻子的核心在于:如果奴隶没有主人,那就会被一千个一万个男人,甚至是一千一万条狗操到死,最后悄无声息的沉在海里,连骨灰都不剩下。而有了主人,奴隶就有了依靠有了家,就可以蜷在主人身边睡觉。

再好不过。

艾德蒙觉得自己可能是还不够大彻大悟,他并不觉得蜷在J脚边睡觉有多么好。

可能是他潜意识里,到底觉得自己应该睡床,没有像别的奴隶那样领悟彻底,睡在走廊上就感激涕零的吻别人脚。

他在地板上翻了个身,平心而论J对他还算不错,在地上还给他铺了一张柔软的地毯,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枕头。J最早其实给他订购了一个巨大的铁笼,想让他自己爬进去睡,但艾德蒙表示出了一点点抗拒,他不是很愿意真的像狗一样,永远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J也同意了,最终他的位置在J的床脚,出于身高和体格的需求,占地面积可能比J的床还大一点儿。

J对他不错了。他听J的助理说过这句话,他也知道J对他不错了,没有J,他现在应该也是被扔在地下室里给所有人当马桶。

“哎……”艾德蒙从他的“床上”坐了起来,揉了一把自己乱糟糟的红毛,从J的床头柜上顺了根烟。

他啪嗒一声点烟抽了起来,J不太在意细节,也不会数自己少了多少根烟。艾德蒙于是常常趁他不在家的时候顺一两根,靠在窗户边对外面发呆:“为什么就是想不开呢。”

艾德蒙自己也搞不明白。

今天外面的雨有点大,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他不太喜欢往外看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他将房间里的灯打开,其实按照规定,没有主人的许可,他应该洗干净之后跪在主人的床边等到他回来为止,但艾德蒙把奴隶守则背的滚瓜烂熟,却没有遵守它的习惯。

不过他也不至于给自己添太多麻烦,出了这个房门,没有人会纵容他不守规矩的行为,如果他下楼站到其他人的面前,也不保证会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客人会把他当成公共的B级奴隶,拖进房间里轮奸。

所以艾德蒙最大的活动范围就是J的卧室,以及那个附带的洗手间。

他以前会觉得闷,现在不会了。

习惯习惯就好了,总是会习惯的。

他又点燃了第二根烟。

他看见时钟走过九点半,秒针一秒一秒滴答的往下滑,他的脑内居然闪过一个念头:J在干嘛呢,什么时候回来。

他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奴隶没有任何娱乐消遣手段,房间里的电器自不用说明令禁止,连书籍和任何带文字的阅读物都禁止触碰。很长一段时间内,艾德蒙就只能用俯卧撑、蹲起这种东西打发时间。

他唯一可以交流的人,可以跟他玩游戏的人,甚至唯一一个会拿正脸搭理他的人,还就只有J。

艾德蒙潜意识里也知道,这是培养奴隶对主人依赖性的一个手段。

但人性就是这么容易调教,他现在是喜欢跟J在一起了。而他很快也学会意识到一个问题,J是不止有他一个奴隶的。

就算撇去那些划名在他手下的货品,再去掉岛上几百个满地乱爬的公器,J也会买其他奴隶。

艾德蒙不止一次看J翻看着新一期的出货奴隶名单,一边啧啧感叹哪个同事掏钱买了个奴隶,或者哪个货真不错便宜了那些个老东西。

艾德蒙确定以及肯定,J暂时没有买别的奴隶仅仅是因为他穷得发慌,但他的工作只要再稳定个三五年,艾德蒙就会顺利退役,像一辆当初没条件可以选,本来就只能凑合着对付用,如今甚至已经用旧的车一样。

到时候,一个会跟艾德蒙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艾德蒙有点烦,他将烟头按在了烟灰缸里,他的烦躁无处发泄,以前他烦成这样,就会去训练场或者什么地方跟人打一架。

力气用光了,就不烦了。

但现在,他没有打架的资格。

他看着烟盒里剩下的三只烟,一口气全部点了。

他能想象到J回来骂街的样子。

艾德蒙的嘴角无意识的笑了一下,他推门进了浴室,进行奴隶的日常,将自己清洗干净,然后吃饱一点。

准备好挨揍。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