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雁》by争教销魂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男妓和他的嫖客。
争教销魂

原创小说 – BL – 短篇 – 完结
现代 – HE – 治愈 – 虐文
双性 – 中篇

简介
傍晚归家吧 大雁我在南方等你
收起疲倦的翅膀 那地方叫温暖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奥迪

雁子是个娼妓,男娼。
住在城市的地下室里,一只见不得光的腐鼠,临天黑时才到他出动的点儿。
挺简单的,这座城市的交通开始堵塞,钟表指针走到六,斜阳残存在天边时,桌上的闹钟响了,他百无聊赖地睁开眼,穿上拖鞋,先烧一壶热开水,坐在床上冲一碗泡面。
之前他还有个伴儿,对面床铺的阿兰,一个妓女。
阿兰天生带梅毒,胎传的,被弃养了。她对雁子说,她母亲肯定也是个妓女。每当这么说完,她都看起来无比畅快,又带着无边痛恨。
但她有一段模糊的过往回忆,记忆里她有亲人,有个穿棉袄的人给她买过棉花糖,在一所乡镇小学门口的小摊上。
她说棉花糖是黄色的,味道很甜,像那段记忆里的冬日暖阳。
那次阿兰在吸毒后,又想起了这段回忆,她如此贫瘠,半生里只有这段回忆,这一缕黄色暖阳。毒瘾使她浑身抽搐,崩溃大哭,眼线化作黑水,顺着泪,蜿蜒过颧颊。
她问雁子,她的记忆真实吗?
也许是她路过什么地方,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在吃糖,却把它变成自己的记忆。这么一想,她梦里的暖阳就坠殒了,画面土崩瓦解。阿兰的意识紊乱,那是吸毒的并发症,她抱着头缩在床上,歇斯底里地嚎啕,安静后又呆若木鸡。
雁子就盘腿靠在墙上,看着她,看着这个在毒品里已经崩溃的女人,不言不语,偶尔才低头回几条嫖客的消息。
阿兰很漂亮,有点像九十年代的女歌星,瓜子脸,大眼皮,身上没半点儿妓女的风尘气。她常冒充女大学生去接客,能挣得多一点,但再多的钱也会拿去买毒品,是生命里的无底洞。
雁子还是喜欢阿兰正常时的样子,笑起来多漂亮,比手机里的网红漂亮。雁子每次接客回来,如果阿兰刚好闲着,还神志清醒,就会提前给他准备热水,铺好床,冬天里把电热器打开,烤在雁子的床前。
他们做伴六年了,在这间阴暗的地下室里。
起初他们浑浑噩噩,混日子,直到有天阿兰在汽车站看到个婚纱广告,她突然想攒点钱,和雁子结婚。
他们不是爱情,底层的过街老鼠、社会的蛆虫,由于气味相同,在还活着的时候能够相依为命。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阿兰的免疫系统一团糟,一点小毛病要她半条命,刚开始她吃药治疗,后来全拿去买毒品。直到她计划了婚姻这件事。婚姻,婚纱,代表一个流浪的终点,也代表一个美好的期望。
雁子当然答应她了。
对他来说最好的归宿,就是和阿兰结婚。
然而没过一年,在某个稀松平常的黄昏里,阿兰死了。
她的嫖客又在逼她吸毒,也可能是她毒瘾犯了,总之,她在吸毒的时候死去了,死相很平静。
她的银行卡余额还有两万多一点,全部资产,是她攒够的婚纱钱。
如今的地下室只有雁子一个人住,对面剩下铁床架和木板,衣柜空了,房租需要交两倍。
下班高峰期到了,大城市的交通开始堵塞,天窗边的太阳开始落山。
雁子睁开眼,穿上老拖鞋,烧了壶热水。
他的房租拖欠半个月,这周末再不交就打包走人。
真不幸,今天就是周末。
雁子在六点半的车水马龙里、在那些堵塞的车辆间来回穿梭,他敲一些比较贵的车窗,弯腰问他们要不要服务。
当他敲到一辆黑色奥迪时,驾驶位上坐着一个戴金丝眼镜的白领,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洁身自好。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