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正吹向你》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闹闹今天不熬夜

 

慢一点喜欢上我也没关系
闹闹今天不熬夜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HE – 治愈 – 年下

简介
经历了两年不咸不淡的感情,许砚终于在抓到出轨实锤后决定分手
单身生活还没持续24小时,就被从天而降的小狼狗骗到了床上

热情执着低音炮小奶狗攻X清冷成熟高岭之花美人受

走肾再走心,1V1,甜文甜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许砚推开家门时接到了高设的电话。
昨天做了两台手术,又值了一个夜班,上午还要应付市里电视台的采访,许砚靠着两瓶红牛才堪堪挺到现在。他快速接起好友的电话,低声问道:“高老板,怎么了?”
“喂,砚砚,怎么说话有气无力的?刚下夜班?”
“嗯。”许砚关好门,看了眼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叹了口气问道,“有事吗?”
“我在商场看到冯子豪了。他……这个时间他应该在上班吧?”
冯子豪是许砚交往两年的同居男友,从高设支支吾吾的语气里,不难听出冯子豪不只是没有上班这么简单。
沙发的贵妃榻上摆满了短袖和短裤,角落的衣架下面是团成一团的袜子和内裤。许砚不过两周没回来,不知道冯子豪是怎么把房间折腾成这幅样子,又是怎么在这样的房间里生活了十几天。
“他是不是和一个很瘦很清秀的男孩子走在一起?”
许砚大概能猜到是谁,电话那头的高设默认了许砚的话,两人安静很久,高设才说:“砚砚,回来吧。”
许砚没有应声,转身走向主卧,看着凌乱的床单和地面,又叹了一口气,缓缓走向次卧。
冯子豪平时不会到这里来,床角的被子还留有许砚离开前特意留下的折角痕迹。许砚坐在床上,端着手机听高设絮叨。
“这是谈恋爱吗?你是在报恩还是扶贫?你长得那么好看,当年追你的人能从咱们酒吧门口排到护城河,你倒好,随随便便找了个人就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跟你在一起两年多,冯子豪外面的野花野草就没断过。更无语的是到处打着你的幌子出去骗炮,有多少人是因为他是许砚的男朋友,想跟你一较高下,才往他的床上爬的。”
许砚失笑,打断好友的抱怨:“他也没这么差吧,而且最近半年他的心都在那个男生身上。”
“知道你还不分手?这种人留着过年?让人给你带绿帽子有趣?”
许砚被逗笑了,低声回他:“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容易生气?”
“你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会爱惜自己?”
高设在电话那头撇嘴,眼见着冯子豪和那个男生就要当众吻在一起,忙打开相机拍下证据发给许砚,不太开心地说:“砚砚,这是我最后一次劝你。如果你还继续执迷不悟,就不要和我联系了。”
高设说完便挂了电话,留下许砚一个人对着听筒里的忙音无奈。
这代价也太大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许砚翻看着高设给他发来的照片,照片里的两个身形都算不上熟悉。印象中这两年里他见冯子豪的次数并不算多,也从没有过一起逛街这样温馨的时刻。多半是他下了班回到家倒头便睡,冯子豪回不回来他都不知道,醒来后收拾屋子洗衣服做家务,等到上班时间再回医院。
对外许砚是传奇,是高岭之花,是冯子豪巴不得供起来的男朋友,对内……许砚也说不好自己是什么定位。
许砚来回摩挲着手机,心里细想着两年来的过往,最后还是将照片转发给了冯子豪,并拨通了他的电话。
冯子豪那边倒是接得很快,“许砚,怎么了?”
许砚躺在床上说:“给你发了几张照片,看到了吗?”
“嗯。”电话那头的冯子豪没什么触动,象征性解释道,“是千宁,你见过的,我带他来买双运动鞋。”
冯子豪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员,工资不高,能带李千宁到那种商场去,看来是真的用心了。许砚接受了他的说辞,转而问道:“我碍事了吧?”
冯子豪没有否认,只是问,“你想怎么样?”
相处两年,许砚不能假装清高的说自己没有付出过感情。听到冯子豪的回答,原本还有些悬着的心突然落了下来。他起身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行李箱,一边收拾自己的衣服一边说:“该给你们腾地方了,你上司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儿子做小三。”
“许砚,不要把这种词放在千宁身上!”
“好。”许砚从善如流,缓了口气对冯子豪说:“分手吧。”
冯子豪那边传来争执的声音,隐约能听到有一个声音温柔的男孩子在焦急地对冯子豪说着什么,冯子豪不断安慰着他,跟他说没关系,让他稍等。
许砚没有打断他们,静静地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这间屋子不过是他落脚的地方,收拾起来倒不麻烦,只是阳台上的花他养了两年,骤然离开反而有些不舍。
等新主人搬进来的时候估计会把它扔掉吧。
冯子豪安抚好李千宁,转回电话对许砚说:“那就分手吧,许砚。在我身边你也不快乐,每天看到我像看到债主一样,两年来对着你的冷脸我也受够了。”
再说下去就有些难堪了,许砚不是一个擅长处理这种情况的人,他低下头没有回应。但冯子豪显然不想放过他,还在那边喋喋不休,“别以为自己真是尊要供起来的菩萨,混酒吧的时候不过是个人人都能睡的……”
“冯子豪。”许砚打断他的话,“够了。”
说到冯子豪也冷静下来,找回脑子想起自己刚说了什么,连忙道歉,“我不是这个意思,砚砚,我……”
“钥匙给你放在茶几上了。”许砚回头看了眼这间屋子,轻声说,“再见。”
————————————————
分手比想象中容易很多,许砚拖着行李箱来到市中心的Suppose酒吧门口,看了眼紧闭的大门,抬步往后巷走去。
这里是高设七年前盘下来的,从一间不起眼的小店做成现在市里最知名的gay吧。许砚和另一个朋友赵古涵都是这间酒吧的投资人,过去他们一直住在这里,直到许砚找到男朋友,赵古涵到外地工作,他们三人才算分开。
许砚从钱包中掏出一张黑色的电梯卡,直达电梯按键上并没有出现的五层。
酒吧一层和二层是喝酒的地方,三层被高设装修成一间可以容纳300人左右的live house,四层做了一整层的隔音和仓库,五层则是他们几个人居住的地方。
电梯门打开时,正巧看到高设指挥着几个服务员打扫卫生,看到许砚时还有些怔愣,随即咧开嘴笑出声,走上去要帮许砚拿行李:“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许砚没客气,白了他一眼,“再不回来我怕你把我卡停了。”
“怎么会!”高设推着他往房间走,“要知道我这么好使,这招我早就用了。”
“知道好用就省着点用。”许砚脸上也带出笑意,毫不客气的赶人,“我要睡觉。”
高设点头,“好好休息,睡醒了下楼玩,今晚有惊喜。”
许砚摆摆手没有回答,转身去看自己的房间。这里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不过床单被罩都有定期换洗,还带着阳光晒过的味道。床头的发财树叶子有点黄,泥土是十分湿润的,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高设的杰作。许砚拨弄了一下那片还在顽强挣扎的叶子,随着它的摆动轻笑出声。
这里也有东西,更需要他的照顾。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