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潮》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十月二十三

“还是要有坚持和所爱”
十月二十三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HE

简介
美人作家攻×温和官家子弟受
HE

1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亲吻,抚摸,肉欲纠缠,缠绕。
陈详久第一眼看到周叙​就有感觉了。
​美术馆的光影展,周叙就站在那里,投影仪投下的五彩斑斓的光落到了他身上,水波纹的光在他身上游走,他似乎就沉溺在这样斑驳的世界当中,周叙似乎注意到了陈详久的目光,微微侧目,便与他对视上,两个人停留了几秒钟,有些重要的事就在这几秒钟发生了。
而在周叙看来,陈详久长得很好看,是那种人群中一眼看去就能抓住人眼球的好看,留的是长发,却没有丝毫女气,简单来说就是美,尤其是那双眼,让人一看就觉得风流多情。
成年人也总是容易一拍即合,一个眼神,或多或少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陈详久看着身下人,白皙光滑的皮肤因情欲而泛起粉色,那双漂亮的眉眼带着丝丝水光正看着他。陈详久还插在里面,却就着这个姿势将人翻了个身。
这动作实在太过于刺激,仿佛所有感官全部都接收到了陈详久带来的愉悦,让周叙直接到了高潮。
陈详久感受着夹着他的后穴紧缩,不动,然后低下头去亲吻他的后颈:“想这样操你。”声音带着情欲的沙哑,性感而又迷人,跟果子酒一样,令人昏昏沉沉。
后入的姿势总是亲密的陌生,明明是抵到了最深处的负距离,却让人觉得疏离遥远,但他们本就不熟。
陈详久的动作一次比一次深入,就像要贯穿身下的人一般,臀瓣都被撞得有些红了,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抓着灰色床单,带来的视觉冲击太强了,修长,白皙且漂亮。
“宝贝,湿了好多。”陈详久轻笑了一声,他第一眼果真没看错,周叙真的是个极品尤物,陈详久偏爱美人,也就是男生女相,那远比苍白的美更美,艳丽而糜烂。
周叙被撞得说不出话来,细密的冲撞爽的他一塌糊涂。
是极致的欲望释放,一次又一次,如汹涌海浪不知疲倦的拍打礁石。
等陈详久抽身而出,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周叙翻了个身,泪水汗水混杂,那双浸湿的眼眸带着倦意看他。
陈详久看了眼来电显示, “啧”了一声去拿手机,将旁边的浴袍随手披上然后走到落地窗前接电话。
站在顶层,俯瞰下去是川流不息的车,和无尽喧嚣的人声,只是距离太高看不太清,也听不见那嘈杂。
刚刚放空了欲望,听着电话那头的人声,垂下眼眸,显得有几分漫不经心,只是淡淡的应了几声。
群青一点点覆盖住整个天,橙色的灯增添了些许进去也不顾徒增了几抹寂寥。
这城市的灯光亮了再亮,似乎是要证明着什么,夜生活也就变得丰富,颓丧之气也就此杂生,然后变得颓靡,然后令人醉生梦死。
陈详久接完电话转身便看到周叙躺坐在床上,去摸烟盒,然后拿起火柴盒,擦燃,火星跳动,点燃了香烟。
浓白的烟雾从那长被吻红的唇瓣中溢出,想咬。
刚刚做完,情欲还未完全消散,他慵懒的靠着枕头,抽着香烟,享受尼古丁充斥着口腔,抵达大脑。
“不介意吧?”​周叙带着笑意,声音有些哑。
陈详久看了他一眼,摇头,顺手从烟盒中拿出一杆烟在他身边坐躺下来,道:“借个火。”​
爆珠被咬破,是很淡的薄荷味,烟尾与烟尾相触,火星忽明忽暗,​烟草燃烧的声音嘶嘶作响,烟雾开始缓慢散开。
“作家?”周叙忽然开口,其实已经猜到了是哪个作家只是确定一下罢了。
陈详久刚接起电话的时候对方说定好了交稿时间,还有一些细节要商议,周叙听到了。
然后是沉默,二人就这样躺着抽烟,就在周叙以为陈详久不打算回应自己的时候,陈详久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进盛满清水的高脚杯中“嗯”了一声。
周叙翻身坐到他身上,也将烟头扔进了清水中,微微挑眉:“那写些什么?”又问句废话,他周叙对陈详久还算了解,他的作品也基本全部拜读过。
陈详久也笑,手摸到他饱满的臀,然后是纤细的腰,笑道:“艳俗文学。”
“哦?能出版?”周叙又摸了一杆烟拿在手中,他依旧是笑,带着些许的调侃,广电局在这一块在近几年管控的很严,市面上贩卖的作品出不了这种东西。
陈详久没应答,周叙也没指望他应答,随便聊聊。周叙去吻他,从唇到喉结再到锁骨,然后是腹肌,陈详久的皮肤很白,但不同于周叙冷白皮,是偏暖的白,很好亲,周叙夹烟的手撩开他的睡袍,又往胸肌上摸,更好摸。
其实陈详久不能出版的书多的去了,他只管写,出不了就堆在那儿,兴致来了就改改再过审,不能改的就走走地下出版,虽说不合规矩吧,但他就是乐意,也不愁吃饭,人生在世须尽欢,他写东西向来随心所欲惯了。
他写不分艳俗,严肃文学,写散文也写诗歌,写理论也抒发情感,写批判性文章也写美学,写虚幻和现实,写​自我,写他人,写性与爱、肉与欲,写生与死,因兴趣和心情,无所不涉及,广且深,博而后专。
他会游走在天马行空的幻想中,为自己编制一个又一个美梦的世界与现实断裂开来;他也会泡在混沌的空间,不分黑白,不分界线,剖析万象;他也有清醒认知,将某件事物光鲜亮丽的表皮剥开,看到腐烂到发出恶臭的根;却也可以指鹿为马,装聋作哑。
这些年泡在文艺圈里他也不遮掩自己的取向和风流,床伴换了一个又一个。
他倒也有想过爱、欲到底是什么。​
在一次深夜看完老电影,灵感上来了,便写了《肉灵》​,他写:
“爱的本质就是不清不楚的情愫滋养占有欲,当爱上一个人,用心去爱了,那个人便慢慢的融入了自身骨血,而当那个人离开,势必是从自身血肉剥离下来,用心越多,融入骨血越深,剥离时刻便越痛,留下的空缺就越大。”
“在模糊不清的暧昧中升温到爱,本就是模糊不清的,越想看清爱情的模样,只不过如徒手抓月,一场空而已。”
“拜伦说:为爱而爱是神,为被爱而爱是人。那我只想做个人,不想成神。”
说到底,他明白,但他不想,他不谈情,不谈爱,只想着爽不爽就完了。
他搂着周叙的的腰提起来了一点,稍微一动,便进入了周叙的身体,湿热感细细的包裹着他,这个角度火热且直接,深的让周叙闷哼出声。周叙是直接长在了陈详久的审美点上的,每一处都是,眉眼,如淡墨勾勒,鼻子高而挺,唇形也很漂亮,让人觉得天生就很适合接吻。
陈详久将周叙手中的烟含到了嘴里,然后点燃,含糊道:“自己动。”
周叙倒也不羞,只是这个姿势太深了,动的每一下都抵到了他的敏感点,自己找角度,每一个角度都爽的他发麻,耗得他快没了力气,动作越来越小幅度,最后索性瘫在了陈详久身上。
陈详久本是抽着烟的的,世界上光速获得快感的于他而言是烟和性,两者夹杂一起,很是快活,只是身上的人体力不足,不足以支撑他不出力长久的快活,于是嗤笑了一声:“出息。”便将人抱起来翻了个身。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他吸了口烟,修长的手抚摸着周叙白皙的颈脖,然后将那口烟渡给了他,是真的令人沉迷的味道,陈详久一边用力操他一边将最后一口烟渡进周叙口中,薄荷的烟味在水深火热的这一刻显得无比清凉,似乎口腔的温度也变得凛冽。
陈详久看着周叙那双湿漉漉的眼睛,还不够,就在侵占周叙的时刻,怎样都不够。
他一边用力,一边看周叙再次陷入情欲的模样,断断续续的呻吟,成了一声又一声的催情剂。
那双勾人的眼眸一直流眼泪,眼睛都哭红了,在陈详久光滑的背上抓了不知道多少的红痕出来。
最后还是陈详久将睡着的人抱到浴室清洗,重新又开了空新房间将人放到床上一起躺下。
陈详久睡意浅,周叙稍微动一动他就能感受到,似乎带着些许的不安,向他怀里拱,他也只得将人搂紧怀里。
作为一个老烟枪,陈详久醒了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抽烟,他基本上除了睡觉,无时无刻都在抽烟,坐在书桌前,左手拿烟,右手拿笔写文章。
墨水划过白纸,淡淡的墨香在纸上弥漫。
周叙醒的晚,睡到日上三竿才醒,陈详久倒也没叫他,就由着他睡。
直到那人手机铃响了,陈详久笔尖一顿,没等到人接电话,电话铃反倒先挂了
直到周叙的电话响第二次。陈详久有点不耐烦了,刚想走过去帮他掐掉,周叙才迷迷糊糊的去摸手机,接起电话,刚想开口说话,结果那头挂断了,弹来一条消息。
是母亲发来的消息,让他晚上记得回老宅吃饭。
周叙睡得有点糊涂,看了眼远处坐在书桌前的陈详久,愣是没反应过来,把手机调了静音,又继续倒头睡。
再醒来的时候,人清醒了,感官也清醒了,酸,软,痛,所有感受一次性归位。
陈详久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见人醒了还很贴心的把今早让人洗的衣服放到了面前。
“晚上我有事。”
周叙自然懂他的言外之意:“好巧,我也有事。”然后拿着一手拿着衣服,坦然裸着走进浴室。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