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重生的》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林中玉

经过背叛的她重生而来
这辈子,她的愿望只有疼他和取悦他
然而他好像和她心里风光霁月的白月光不大一样?
霸道、粘人、爱吃醋还有一点……变态
所以她的初恋其实是个白切黑???

正经(不是)版文案:————————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结婚前夕她遭未婚夫背叛,在新房内捉奸在床
赶走奸夫淫妇后却离奇惨死家中,被刀刺入心脏一击毙命
是入室抢劫?感情纠纷?又或者是蓄谋已久?
重来一回她不急着寻找凶手,只想被他亲亲抱抱举高高,甜蜜背后却发现枕边之人并不如记忆之中纯白。
前世的误会今生尽散,却发现一切误会的发生都均非偶然,那么背后的幕后推手到底是谁?
迷雾重重背后,又有怎样的隐情?
敬请收看本期节目:走近科学(不是)之重生的秘密

SC 1v1
作者处女作,文笔生涩情节狗血,但是不要被文案吓到其实这是一本正儿八经的小甜文(划重点),剧情流,肉为辅,文中一切设定皆为作者自为杜撰,与现实不符之处还请见谅

BG現代爽文重生不限

出轨与死亡

今天的天很热,白天是毒太阳,晚上是让人难以忍受闷热,奔波了一天的姜柳,拖着疲累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天已经黑了,小区里的人不少,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但其中不乏有热心的人,总是爱来问问你最近的生活状况。
马上就可以安定下来了,姜柳幸福的想着。
姜柳是个摄影师,这个职业听起来很酷,大多数人都觉得她应该是个一言不合就可以去看世界的人,但是恰恰和大多数人的印象相反,她的性格不算内向,但是却格外的恋家。
新郎是宁余辛是姜柳恋爱五年的男朋友,两个人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认识,比姜柳大一岁,是姜柳的学长。
一个是阳光开朗的校园男神,一个是神似初恋的小仙女,两个人一路走来,从来都不乏祝福,大学毕业两年之后,二人就同居了。
看起来光鲜,但毕竟都是普通人,生活在一起就不可能没有摩擦,但都是些小事,有些是姜觉得宁不成熟,有的时候宁觉得姜太过冷淡,不在乎自己。
但是姜柳觉得自己就是这个性子,热络不起来,所以对于宁余辛的控诉,她也没太当回事儿,只是在生活中加倍体贴,在二人都没有工作的时候,从不吝啬温馨。
就这么磕磕绊绊走了五年,终于要结婚了。
走到家门口,姜柳拿出包里的钥匙,打开房门,可一进去,姜柳就觉得,这屋里有些不对。
衣架上多了一件女士外套,空气中飘散着一种淫靡的味道混合着女士香水,令人作呕。
姜柳心里一沉,脸色也严肃起来,她强自镇定的拿出手机,给家里的男主人打了个电话,可惜没人接。
轻手轻脚的脱下鞋子,姜柳光着脚丫惦着脚顺着复式楼梯往卧室走去。
房子的隔音不错,在一楼姜柳几乎听不见什么声音,可每往上一阶,她的心就越凉。
她的新房里,传来暧昧的阵阵的呻吟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
把耳朵贴在门上,露骨的对话在意料中传来,“哦……你都、都要结婚了,还敢这么镐,不怕她发现吗……啊,轻点,啊!”
男人似乎发了狠,动作越发激烈:“骚货,今天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这婚我要结,你我也要操!”
“混蛋!”女人骂了一句,换来的是更激烈的驰骋。
门里声音一阵高过一阵,姜柳几欲退缩,本就嫣红的唇瓣被咬得充血,她的口腔里也弥漫着铁锈的味道。
由于男女主人公深入交流的太过热烈,两个人竟然都丝毫没有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床上的女子似乎已经到了关键处,刺耳的叫声传到姜柳耳朵里,姜柳抄起手边的台灯就向两人砸去。
宁余辛惊慌的看向门口的未婚妻,慌张的扯起床单围住自己的下半身,竟然直接将被子蒙在床上女人的脑袋上,这掩耳盗铃的样子,令姜柳十分作呕,里面的男女她都认识,一个是她即将与之举行婚礼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手下败将,竞争对手。
这个房间原本应该是他俩的婚房,不过现在姜柳心里恼怒,只想将房子都一把火烧了,省得这么脏了还出来恶心人。
宁余辛表情慌乱又心虚,看向脸色惨白,死死咬着嘴唇的姜柳:“姜姜,你听我说。”想要拉住她解释,却被姜柳嫌恶的避开了。
“别碰我。”姜柳嫌弃的说道,那样的躲避和抗拒,仿佛将宁余辛弃如敝履。
宁余辛却无法忍受姜柳这样的态度,他急忙的握住姜柳的胳膊,想要解释,却发现好像事实已成定局,他的的确确背叛了她,嘴边的话也无从说起。
姜柳冷眼看着欲言又止的宁余辛,“你说,我听着呢。”这是她惯常爱说的话,平姜柳总是语气温柔,让人十分受用,可现在她她用这样冷淡的语气对待自己,让宁余辛从心里发冷。
“这是个意外…”宁余辛也支支吾吾,神色躲闪的说道。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竭力控制住濒临崩溃的情绪,但是声音已然颤抖。
“没,没有,今天是第一次,是意外。”宁余辛慌乱的解释,而床上的女人却拨开被子冲他轻笑了一下,“第一次?咱俩不是半年前就——”
“你闭嘴!”宁余辛凶狠慌乱的打断她的话,“姜姜,她是胡说的,我没有!”
姜柳仔细的盯着他的脸,忽然发现这个人的脸上除了愧疚和慌乱之后,就是没有一丝悔意。
“我和她就是玩玩,我真正爱的人是你!”不管怎么解释,结果都是越说越乱,宁余辛瞧着姜柳冷静下来的脸色,心里发慌,她这样的神色太疏离里。
宁余辛用力抓住姜柳的手腕,姜柳被掐的生疼,不过也只是皱皱眉,不过只要仔细观察她整个人都在打颤。
他竟然有些安心下来,只要还在生气,那就说明她在乎,既然在乎就还有机会挽回。
“你放开我,我们出去谈。”姜柳有些无力,她挣脱不开他的桎梏,也不想大吵大闹,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心里只能庆幸还好婚礼请柬还没有发出去。
“好,但你不能离开我。”宁余辛固执的要求道。
姜柳只觉得身心俱疲,闭上眼叹了口气:“余辛,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成熟一点吧。”
宁余辛倔强的摇头,咬牙道:“再成熟,你就要走了。”
他一松手,姜柳就转身下楼,毫无留恋的将两人留在卧室。
姜柳坐在客厅等着楼上的人出来,上边的人好像吵了起来,姜柳听不清也没这个心思去趴人家窗脚,不过很快倪蔓就扭着纤细的腰肢从楼梯走下来,经过姜柳身边的时候,挑衅的对姜柳笑了一下,弯腰往姜柳身前的茶几上放了一张卡片:“这是送给宁余辛的,不过你也可以看看。”
说完就转身摇曳生姿离开了,姜柳瞥了一眼这张卡片,是一张男女交缠在一起的照片,卡片的背面写着‘美好的夜晚,送给你。’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