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华阙阙

捆于榻间,笼于裙下
大卫朝开元二十年三月初六,宜婚嫁,宜祭祀,诸事大吉,是为黄道。

新科进士兼九品校书郎纪瞻,于此x迎娶皇帝嫡女华阳公主卫连姬。————————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纪瞻是江南余杭士子,千里迢迢奔赴长安考取功名,有幸被华阳公主看中,得以尚主。

男儿身虽匍匐公主裙下,但公主势大,深受帝宠,伺候好了公主,从此平步青云、官运通达不在话下。

从各地来到长安求名求利的芊芊学子,一时间争议纷纷,有人艳羡纪瞻的际遇与艳遇,享尽人生两大快事,金榜题名不久,就与权贵公主洞房花烛。

也有人嗤笑纪瞻,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驰则恩绝。

大卫的公主一个比一个风流浪荡,历朝历代,有了驸马蓄养面首的公主不少,做了寡妇与文人雅士偷情的也是有的。更甚至的,驸马与面首同榻而寝,共同伺候一位公主。

若不为名为利,没几个世家子弟愿意尚主。

且华阳公主还是长安城里最妖艳骚浪的娘子,胭脂细捻慢抹,妆容最精致,一年四季的衣裳领口都开得低低的,颤巍巍地露出半边雪乳。

叫人看得眼馋,却又畏惧其背后权势,不敢亵渎。

——

华阳公主府邸。

寝房里金炉燃香,红烛摇曳,锦绣芙蓉帐里一清隽青年被绑在榻间。

他身着雪白中衣,手脚都被束缚在床榻柱子上。

青年肤白貌俊,悠远的长眉,清冽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一抹淡淡的粉,流露出若有若无的疏离,如水中开出的一朵青莲,令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青莲高雅,可卫连姬偏偏想做那不解风情,粗暴采莲的俗气娘子。

正如她命人将纪瞻绑于榻上,强逼他欢好一般。

卫连姬缓缓移步到床边,红裙曳地,拖出一道逶迤的影子。

她垂眸打量榻上人,云鬓间的风凰流珠晃动摇曳垂至额际,衬得下方琼鼻美目,精致艳丽非常,眼波流转间更是媚态横生。

她当着纪瞻的面,褪掉大红的喜服,只着抹胸和里裙,爬上了床榻。

纪瞻闭眼,不看她一身裸露雪肌,意态冷淡:“公主,你这样又是何必?”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