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奴[训诫sp]》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衣旧

【第一卷】古风,王爷X美人狐妖
遗世的白狐妖沉白动了凡心,甘愿为一人落入淤泥里。
他主动把自己送到封蔚然床上,坦言求欢。
封蔚然冷着脸说:“我喜欢打人,尤喜欢折磨美人,你还愿意么?”
沉白便主动跪伏在他足下,露出狐耳和长尾任他抚弄:“狐奴愿意的。”
他对封蔚然,没有底线,或者说,封蔚然的底线就是他的底线。

王爷心狠手辣规矩重,美人温顺耐操任折腾。
比较重度的训诫,虐身不虐心。————————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二卷】未来,严苛校长X乖学生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沉白从沉睡中醒来,再次找到转世的封蔚然,发现对方成了一所特殊学校的校长。
这个时代的人类会对少年进行性格筛选,将重度反社会人格且无法自控者收容到封闭学校,进行严苛的体罚教育。

沉白向封蔚然告白,却被其扔进了学校里。
【设定而已,请勿深究三观与合理性。】
【这个封蔚然要更冷一些,涉及公开惩诫和机械惩诫,但会对沉白动手的人只有封蔚然。】

 

 

一·爬床(耳光

天下纷争久矣,而枭雄出,有能者恰逢其会,平定乱世,建立新的王朝。

为首者登基为帝,立新法,定新政,开恩科提拔人才,功臣也多有封赏。

 

而战功无数声名最为显赫的大将军封蔚然,更是被封为异姓王,绵延八百里的天沿山及山下云州府划为其封地。

 

风光无限。

 

 

天色沉了,千家万户点起灯火,仿佛天上的星星照着地上的星星,又在夜深时一盏盏熄灭。

云州城新修的凤王府规模恢宏,酒宴结束,宾客都散了,自有奴仆收拾满地狼藉。

 

而凤王封蔚然带着满身酒气,拒绝了仆从的跟随,摇摇晃晃地走进空无一人的寝殿。

或者说,本该空无一人。

 

殿中灯火通明,铜烛台上红烛落泪,书案的麒麟小香炉里飘出一缕薄烟,淡淡的草木香萦绕。

转过屏风,垂落的红绸帐子绕着大床,隐隐约约透出里面一个人形。

 

多年征战让封蔚然警觉不已,并不怎么沉的醉意,转瞬醒了大半。

他不记得自己有安排人往床上送人,王府的管事被他警告过,也没胆子越俎代庖。

 

所以,那是谁?

刺客?还是哪个胆大包天敢爬床的下人?

 

封蔚然没有出声,踱步走到床前,只一道红绸阻隔,看着那个始终一动不动的人。

 

离得近了,就清晰些。

长发未束,衣袍松散,隐约能见身形清瘦。红绸帐子未垂到地上,能看到他青色的外袍和白色绣银线的靴,款式纹样都很古朴。

那人是低垂着头颅,双手搭在膝上,双膝和小腿并着,腿肚子贴着床沿。

姿态温和、无害,甚至于乖觉。

 

“汝为何人?缘何在孤床上?”封蔚然还不怎么习惯称孤道寡,别扭着蹙眉一下,决定还是只自称我。

 

帐中人的自称亦令他陌生,声音清冷,甚至于显得矜重:“吾心悦王爷,欲与王爷交欢。”

 

封蔚然忽略掉心中的诧异,冷笑一下:“爬床就爬床,说这么好听作甚?”

帐中人的头颅更低垂了一分。

 

“爬床还不自报个家门么?”封蔚然逐渐失去耐心,左右看着趁手的家伙,想揍翻他审问过就把眼前这人丢出去。

醉意上涌,他有些倦怠了。

 

“吾名沉白,”对方是犹豫了一下,方才说道,“吾乃天沿山一狐妖,长居苔县一带,七x前,王爷曾见过吾。”

封闭的殿中忽然起了风,红绸帐被吹开,青衣白靴皆落于地,一只白狐坐在床上。

 

封蔚然拽住要落回去遮挡一切的红绸帐,死死盯着那只白狐,确认自己没眼花之后,瞪大了眼。

仅剩的那点醉意,也被惊得没了。

 

他想起七x前,孤身一人巡视云州府的他,抵达了治下最北的,甚至处于天沿山里的苔县。

新朝刚立不过半年,诸事庞杂,那小小一座县城也未排遣县令,是当地耆老自己管着。

 

小县民风淳朴,没有大户,百姓俱是种些粮食养些牲畜,依山傍水自给自足,最多不过以物易物。

偶有几个壮丁集了稀罕山货运到云州府售卖,换钱买了茶盐之类无法自产的东西,拿回去再散给县民。

未有纷争。

 

封蔚然过去,倒也有去过云州府的人识得他身份,谢新朝止了战乱。

一位耆老言:“我等本是前朝良家百姓,一朝失了田地,无端沦为罪奴,受不得劳役与凌辱,便逃入这天沿山。一甲子矣,前朝既覆,我等也在这里扎根,幸而避过了征战。”

 

封蔚然也感慨,跟着耆老尝了些当地酒菜,最后,被带到了一处小庙。

香火很旺,供的却不是城隍土地、三清天尊,而是一只慵懒卷尾而卧的白狐。

 

台子上供的熟鸡心肝,多有狐狸进来取食,规规矩矩,一狐叼走一副。

它们躲着封蔚然,对县民却亲切,允许小孩子摸一摸毛绒绒的耳朵和尾巴。

 

耆老又说:“也是多亏了狐仙,我们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才在这曾贫瘠之地生存下来。”

封蔚然对他们的说法不置可否,只是看着那跑来跑去的狐狸,有些手痒。

然而它们都躲着他。

 

 

如今面前这个,他有印象,是那些狐狸里最漂亮的一个,细腰长尾,耳朵尖尖,皮毛纯白柔滑,光泽如玉,一双眼眸是温润的墨色,湿漉漉的。

只是它不让任何人碰,一副高冷模样,咬了最肥美的一块鸡肝就走,别的狐狸也不敢靠近它。

 

封蔚然手指蜷了下,神色仍是不见心绪的淡漠,低声一叹:“原来这世上真的有妖!”

 

眨眼功夫,白狐转瞬成人,躯体瘦削柔韧,皮肤白皙光滑,长长墨发披散着,抬头是一张漂亮的脸。

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容貌极盛,五官艳丽,气质却清冷,矛盾又和谐地糅合在一起。

封蔚然喉头一紧,暗道一声实在妖孽,却也略遗憾看不到那身柔滑皮毛。

 

沉白赤裸地跪坐在床上,略仰起头,湿润沉黑的狐狸眼温和地看着他。

他道:“妖是各类草虫感天地灵气,生了灵智,修炼化人。只是怕惹无谓因果,多隐于山林,便是入了红尘,也是匿了身份只做个寻常人罢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