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脔》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天堂之孔

01

闰月属实难得,四年才有一次。

月关山不是什么冷地方,却也四季分明,按理说现在还没有过到冬季的末尾,应该是雪花纷纷飘荡,结果难得在今天下了冷雨,这一年从伊始就被按上了暖和的名头。

土路被雨水一搅就变得泥泞,行车不便,周望昇坐在后面,被颠簸来去,前面的两位姑姑却都转过头来,笑嘻嘻问他:“阿大,为什么不笑。”

“这是很值得喜悦的事情。”爱说话的二姑姑又补了一句。————————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他的两位姑姑长得一模一样,异体同心,长得都是少女模样,而他周望昇再怎么看也快四十岁,眼角有了细纹,状态就是个中年人,如果不说,只会让别人当他带着家里的侄女出来玩。司机听了他们的话,也只当是家里排的辈分有高低。

“没什么好笑的,不过是出来办事。”周望昇说道。

收获这样的回答让两位姑姑大失所望,齐齐叹气。

“阿大真是无趣啊。”

“可怜他孤身一人。”

正当她们假意叹息之时,车子却慢慢停了下来,司机隔着一排座位问道:“老爷,前面有个人。”

“死人?”周望昇皱起眉头。

“不知道,浑身都是泥,看不清楚。”

略微权衡,周望昇下了车:“你们在这里待着,我去看就好。”

“但是老爷……”司机很是慌张。

“忘了我们雇你时的约定了吗?进村子之前,你都不可以离开车子。”爱说话的二姑姑强硬了语气。

司机只能答是。

周望昇撑起一柄伞,空气里是雨水和泥土的气息,他多呼吸了几口气,这里面没有死气,微薄的生气却仿佛快要消失。他冲那摊烂泥里的人走去。

细雨模糊人的视线,司机并未发觉,在泥泞中行走的他的雇主,不光是身上,连脚上也是一点脏污都没有沾。

烂泥里是个小孩,颤抖着身子不断小声念叨着:“冷……冷……”

小孩身上没有能威胁他的气息,长得又瘦小,看衣着也没受到好的待遇,让他生了恻隐之心。但偏偏这个孩子横在他们入村的路上,让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周望昇不得不多想一些。

车门又开了一扇,他那位不太爱说话的大姑姑下来,带了块毯子,撑伞站在他旁边,说道:“阿大,你觉得这孩子是男是女。”

不知大姑姑为何突然说上这一句,周望昇道:“是个男孩。”

倒是有些在产房里的感觉了。

姑姑用摇头代替了说话,然后说道:“这种地方断然不会不要男丁。”

周望昇又去感受小孩的气息,结果发现这股气息阴阳并包,相互制衡,他当下讶然:“是个双儿?”

大姑姑点了点头,把毯子搭在手臂上,去替他拿着伞。

周望昇展开毯子,把小孩抱在毯子里面,抱起带回车上。大姑姑撑的伞罩不住他高大的身体,不过也没有雨点落在他身上,这两把伞不过是做戏的道具罢了。

小孩太冷了,只会哆哆嗦嗦,上下牙打颤,说着不成语句的“谢谢”,又怕他身上弄脏了车里,手忙脚乱的把毯子往身上裹。大姑姑又递了毯子过来,嘱咐司机把热风开到最大。

“怕什么,只管坐在这,怎么舒服怎么来。我又不嫌弃你。”周望昇递给他一个保温杯,“喝些热水,大冷的天穿这么少,出来这里也不觉得冷。”

“谢谢叔叔。”小孩说话也是颤抖,身上一股寒气向外冒,他拿着杯子的手不稳,拧开盖子的手也是抖的,从光滑的杯盖上滑走,什么也没打开。

他的余光小心翼翼地望向身旁的这个人,虽然有了年纪,但样貌端正秀美,束起长发,却不至于雌雄莫辨。穿的一件长袍,外面是华贵的外搭,在现今看着有些落后的打扮倒是衬这位先生,他穿着刚好合适。

周望昇心知他在打量自己,也不戳破,不言不语从他手上拿过保温杯。杯子里有水,但不热,可是周望昇倒出来的时候,水却冒着一丝一缕的热气。也不太热,刚刚好是能入口的温度。

“喝吧。”周望昇递给小孩。

小孩感激地说了谢谢,小口喝进嘴里。

细看之下,小孩脚上连袜子都没有,身上穿的不知道是睡衣还是什么,破破烂烂。皮肤也是粗糙,手上被冻的裂开了口,身上甚至有不少淤青,也有伤口,一看就不是被家里细心宠爱长大的。

“你是哪里人?荣村的?”待小孩喝完了水,周望昇就问起来。

“是。”声音有如蚊呓。

周望昇又不满足了,说道:“只要是和我说话,就丢开那些奇怪规矩。我和人说话是要听人讲话的,不是听蚊虫在我耳边闹。”

“阿大,你这说的什么怪话,小孩子遇见你就被拐上了车,怕你还来不及,你竟然开始嫌弃了。”二姑姑点他道,又安抚小孩,“不过他倒是不坏,你不用怕他,有什么说什么。”

“我们听着,也好为你撑腰。”大姑姑道。

不仅仅是指在这场对话中,也是在表明去探究之前的遭遇,周望昇的两位姑姑升起了怜爱的心思。可是小孩是个闷葫芦,始终不喜欢自己开口讲话。

周望昇和小孩坐在一排,只能头疼的追着他问:“叫什么,几岁了?”

“我叫朱玉,刚十四岁。”

“从家里跑出来的?也不会多穿些衣服。这个年纪念过书没有?”

“念过。”朱玉又补了一句,“偷偷念。”

周望昇点点头,继续盘着他的底细:“念过书倒还好。家里几口人?”

“七口人。”朱玉倒是也和盘托出。

“都有谁?”

“两个弟弟,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

“对你好吗?”

朱玉卡住了,不知道怎么答话,也许是曾在家里被人教导了。

周望昇叹口气:“和你说话真是费劲了……好好改改你这毛病。和我记得说真话,对你好就说好,对你不好,你不高兴,就应当说不高兴,直白的说出来。”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