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之咒术回战五条悟》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三叶草潇潇

一不小心被里香附体,乙骨只能通过来OOXX解决。
超级天花板五条悟竟然最喜欢怼小清新,嘤嘤嘤。
震惊,虎子和大爷一起吃了小白脸!
二次震惊,伏百慧和大爷一起吃了小白脸!
夏油杰:原来没有脑花控制的夏夏脾气这么好!!!

真人:疯批美人最爱恶作剧。
七海娜娜明:OOXX都要三七分,呜呜呜
狗卷:金枪鱼原来还有另一个意思,捂脸!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狗卷棘

木屋内,狗卷棘躺在软软的榻榻米上,今天为了拔除咒灵,使用过多咒言的狗卷声音有些哑。双手枕在头下,他觉得有点饿。

 

“金枪鱼蛋x酱…”狗卷默默念着自己最喜欢的食物,因为太累,他不想起身,假装多念几次就能吃到,安慰一下瘪瘪的肚子。

 

正当狗卷在自我催眠中睡意逐渐加深的时候,房顶上响起咯吱咯吱的声音。

 

“明太子?”狗卷疑惑地竖耳倾听,虽然现在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但他还是习惯了用食物来代替自己想说的话,以免万一有人听到他的话,被他伤到。

 

仔细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不像是咒灵,狗卷稍稍安心,把脸重新埋在被子里。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世界里,网瘾少年三岛治打游戏到深夜两点,正肝的不亦乐乎,忽然一股怪力把他整个人包裹起来,三岛来不及大叫,就被旋涡一样的怪力拖向地底。

 

“咔咔,呼啦!”狗卷木屋的房顶突然炸裂。

 

狗卷棘立刻坐起身,目不转睛地盯着房顶上越变越宽的缝隙。

 

“啊,啊啊啊啊啊!!!”被怪力丢在房顶上的三岛拼命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掉进旋涡深处。

 

“啪!”一只拖鞋掉下来,不偏不倚地打在了狗卷头顶上。

 

狗卷单手接住鞋子,对着出现在房顶上的两条长腿发呆。

 

握着拖鞋,狗卷一时之间不知道悬挂在房顶上的是个人,还是个咒灵。他犹豫了一下,缓缓拉下领口,发动咒言:“别动!”

 

原本使劲支撑着身体防止自己掉落的三岛治,突然像被人抽了筋,双手一松,直撅撅掉了下来。

 

“梆!哐!”

 

狗卷被从天而降的不明物种砸的向后倒去。

 

柔软的榻榻米经受住了两个人的重量,狗卷虽然吃了一惊,但好在没有受伤。

 

“海,带?”狗卷戳戳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现在距离近,他可以确定对方是个普通人类。

 

“什么海带,没事你喊什么别动,摔死我了,啊啊啊。”三岛治被摔的七荤八素,气的想骂人。但看着眼前这个大眼睛浅色头发的小x狗,骂人的话都憋住了。

 

三岛试图伸展一下胳膊,但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心道完蛋了,他被摔残废了。啊,三岛治看看身边的小白脸,发誓一定要让对方负责自己的下半身。

 

“呜呜呜,我动不了了。”三岛治哭的超大声。

 

“动吧。”狗卷拉起的衣领没有放下,距离这么近,一般来说他根本不需要特意发动咒术,对方只要能听到,咒术就可以起效了。

 

三岛治半边身子趴在狗卷大腿上,半边身子趴在榻榻米上,x腔因为气怒交加而微微起伏:“喂,你以为你是咒言师,说叫我动,我就能动嘛。都怪你叫我别动,现在我摔残废了,呜呜呜,你要对我负责啊…我吃的很少的,有你一碗饭,你分给我大半碗就行了,呜呜呜。”

 

狗卷半坐起身,拉一拉三岛的胳膊,又动一动三岛的腿,确定对方并没有被摔坏。思考了一下,狗卷拉开衣领拉链,用心发动咒术:“动..吧。”

 

瞬间,三岛觉得身体里被抽走的筋骨又回来了,他伸伸胳膊又抬抬腿,惊讶道:“依?真的能动了。哇塞,你太棒了,你叫什么?还有,你为什么捂着嘴?”

 

三岛一边说,一边去拉狗卷的衣领:“别捂了,我都看到啦,嘴角和舌尖上的鬼画符很好看的啊,我看看,我看看。”

 

狗卷面无表情地把三岛的手推开:“木鱼花。”

 

“看看,看看都不行吗?”三岛压在狗卷身上,手脚并用的试图控制住他。狗卷脸上那个小圈圈实在太萌了,真想要摸摸啊。

 

“别动…”狗卷低低的声音从上衣领口里传出来。

 

三岛治丝毫不理会,继续扒狗卷的衣领。

 

拉链被三岛拉下来,狗卷的锁骨都露了出来。

 

看着一脸迷茫的狗卷,三岛觉得他可爱极了,摁摁狗卷嘴角的画符,三岛心里荡漾啊荡漾,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漫延上心头。

 

“别,动。”狗卷试探地说话。

 

三岛治突然好奇心爆棚,胳膊在狗卷脑袋两侧的枕头上一撑,恶作剧道:“你叫我别动,我就不动吗?我就….”

 

“动”字没还说完,三岛治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胳膊大张,膝盖顶在狗卷双腿之间,三岛治,一动不动。

 

狗卷拉起上衣拉链,突然明白了自己咒言对眼前的陌生男人无效。或者说,是在无心的情况下无效,如果拉来拉链,用心说出咒言,便有效。

 

不过这是他的猜测,狗卷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也不敢贸然尝试。翻身把三岛治平摆在床上,他从桌面拿起名牌。

 

“金枪鱼。”狗卷示意三岛治看名牌。

 

名牌上写着他的名字“狗卷棘”xx一行小字:咒术高专二年级。

 

三岛治想笑,但是笑不出来:“狗卷棘?你是狗卷棘?”

 

狗卷点点头:“鲑鱼。”

 

“好像在什么漫画里看过哦,好熟悉啊…”三岛仔细想,他只喜欢玩游戏,对漫画了解的不多,但“狗卷棘”好像在什么地方听书过。

 

“海带。”狗卷再次试图和三岛治问好。

 

“啊,我想起来了。”听到对方又报菜单,三岛大叫,如果不是被狗卷禁锢了身体,他此刻一定因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兴奋的跳起来:“你就是,就是那个会用咒言的狗卷棘,那个用食物代替话语的咒术师?”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