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浪漫》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时候覅

 

亚浪漫 限
年龄差。看两个爱玩的人是怎么搞成一对一的。
时候覅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爽文 – 天作之合 – 因缘邂逅
高H

简介

这篇文主要就是想搞。大叔攻!大叔攻!(打call
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大叔攻的美妙(卑微流泪.jpg
我真爱大叔攻啊(好了闭嘴

认真讲下剧情的话,大概就是老色胚和小色胚一见倾心然后纠缠不清最后这样那样的故事……?不虐了说过不虐了,认真搞潢。
虽然讲了是年龄差但估计没写出来之前大家有可能会站错cp,嘿嘿嘿(看戏
算了我还是直接说了吧:不是叔侄!不是叔侄!!不是叔侄!!!
年龄差是有点大的,可能有朋友不太能接受,还是那句话:谨慎观看。如有不适随时退出,关文保平安。
副cp有,最后会写一点点。刚开始主cp的攻受各有一夜情对象,后面会1v1。
最后一句,
我这次真的认真搞潢了
(认真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节x

其实并不是什么意义特别的节x,国家也没有为此安排额外的假期,但因为碰巧撞上周末,以此作为由头外出寻欢作乐的人想来应该不少。于是宋允承合理推测自己的侄儿现在应该很忙。
算不上深夜但也比较暧昧的时间点他把那通电话打过去,大概率其实没指望他侄儿会接,但一阵有些长的响铃等待后那边突然现了人声:“喂?叔叔。”
“还没睡呢……”宋允承没料想到会有这么一场对话,口腔里刚吸进的烟来不及过肺,先张开嘴唇浪费地呼了出去,还好没咳嗽,“……在过节?”
那边很有可能了然地笑了笑:“你不也是一样?”
宋允承和这个早熟桀骜的侄儿之间早就知己知彼,因此没有过多解释地继续谈了下去:“你爸妈给我来了电话。”
低沉声线伴随着听筒里窸窸窣窣的声响,床单被套摩擦的声音。赵轲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叔叔肯定是在酒店里给他打的电话,这个老种马。
——“让你周末和我一块儿吃个饭。”
赵轲打心底来说不想去,但也懒得拒绝:“这周末还是下周末?”
“这周。”宋允承像是知道他会拖延,不容置疑地限定了时间,但立刻又袒露出一些随性的温和,“只有我们两叔侄,聚餐没那么正式,别想太多。”
赵轲抬起目光看到正趴在自己双腿间舔吃着半硬肉根的一张俊秀诱人的脸蛋,呼吸变沉地抬手摁住了对方的后脑勺,过了几秒才哑声问出了口:“……那我能带人过去吗?”
他的长辈停顿两秒后像是不得不宽容地回到:“可以——”同时又限制,“但不准给我带一夜情炮友过来。”
身下渐渐潮热和汹涌的射精感让赵轲的声线越发沙哑和断续:“放心……”他压下伴侣形状漂亮的小脑袋将狰狞阴茎抵在对方柔嫩狭窄的喉咙深处泄了精,几秒后才忍着高潮后悠长的喘息和喟叹语气放松地回答他的叔叔到:
“……绝对是正经对象。”
宋允承作为一个比赵轲早进入情场二十多年的老手,对性方面的感知比绝大多数人都来得敏锐,就算是隔着电话也不例外。听到侄儿那发情似的低哑气音后宋允承就放下手机心平气和地点了挂断,心想年轻人啊……跟长辈打个电话也这么不专心,真是没教养,可不就是让他的哥哥嫂嫂给惯坏了。
但他也并不是什么刻薄古板的说教式亲戚,虽然教育是他的本职工作,但他其实并没有好为人师的习惯。只是在国外取得他专业领域的最高奖项后回国就有不少大学给他发来了聘书,他在其中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最有意思”的职务安排,就是在他现在就职的大学教艺术史。作为手持设计艺术学和历史学双学位博士证书的归国教授,宋允承在各大艺术类院校都可以说得上是闻名遐迩,他的样貌、他的身世、他那种待人接物的独特性格,通过好的或是不好的传闻都只是更加扩散了他的魅力——而学生就是受其影响的主要人群。
而和其他学校不一样的是,大学里的学生几乎都是成年人(除了极少数跳级的神童或者个别刚入学的快要成年的新生),因此只要做爱双方是合情合理且合法地发生关系,这里面就不存在什么越矩或者违规的错误。宋允承既在艺术学院教历史,也在历史学院教艺术,上床的对象从艺术家到演员到教师到学生都有,他几乎不用主动,艳遇是手到擒来。
所以回到刚才的话题。对宋允承来说,教育虽然是他的本职工作,但他其实并不关心他人的发展或者想法。他生活的重心一向只围绕着他自己,以及为数不多的几个他在乎的人。出乎他自己意料的是,他的侄儿竟然也位列其中之一。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的哥哥嫂嫂很爱他这个侄儿。而他喜欢他的哥哥嫂嫂。

他早上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床上被他折腾了大半夜的小青年也同样没醒。明明是他睡得更晚,但还是他更早醒来,赵轲说他这是“老年人作息”,他也多次反驳:男人四十五岁是黄金年龄。硬要细分,算中年。
中年人里他已经算保养相当到位的那类气质大叔了,因为财力、修养、个人特点,等等原因。没人规定gay一定要精致,直男就必须油腻而邋遢,宋允承觉得那是性向而已,和穿衣打扮没有关系。
同样对于性向,宋允承也会觉得不过是做爱而已,男女没有关系。昨晚是学生们邀请他参加节x聚会,到场的都是真真正正上过他艺术史课的专业学生,坐他旁边的男生一直主动跟他搭话,但说的话大多拉拉杂杂没有营养,宋允承其实没多少兴趣,慢慢喝着酒把目光从桌子底下顺着男生的脚踝和小腿一点一点往上滑……屁股真翘。后入的话会很舒服,肉感地贴着下腹碰撞。或者用手拍打上去,揉捏出一片荡漾的红。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当下也有了些心思想带他上床,于是放了酒杯温润笑着回他的话,手掌试探地放在他的膝盖,在谈话深入时一点一点朝他绷紧的大腿内侧抚摸。
“真的吗……?上我的课还会偷偷玩手机。”这话一方面是挑逗,一方面也是他身为教授的自傲。宋允承毕竟和大学里其他的教师不一样,从学识到专业素养都是如此。他不喜欢教书,但他仍然具有这方面很强的能力,就像他精通美术音乐影视性爱等等生活中很多其他方面的事情一样,他生来就具有这样的天赋。
放着酒杯迟迟没喝的男学生挠着头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笑:“是我那时候不懂事嘛宋老师……”
宋允承大度宽容地也不追究,笑眯眯地抬手拿起威士忌的酒瓶和几个空杯放在他面前一一倒满,把酒瓶放下了才用宽厚手掌揽着他的肩膀低声温柔地哄劝道:“来,把这三杯酒都喝了,老师就原谅你。”
男生像听懂那话里暗示一样蓦地抬头看他,他也不遮掩,七情六欲在一双深邃勾人的眼睛里昭然可见。他朝男生轻轻扬了扬下巴,算一种要求了。男生喉结滚动地思考了两秒,端起酒杯时手都有点颤颤巍巍的,声音倒是激动振奋得很:“那大家都看到了——今天我就为我的年少轻狂自罚三杯……!”
当然宋允承不会只让他喝这三杯酒就完了。不认真听自己讲课的惩罚,是要在床上才让他还。男生大概还是有些后悔,是没想到平常在学校里道貌岸然谦和有礼的教授私下里在性事上竟然这么生猛狂野。宋允承的性欲和他的艺术能力一样强烈,仿佛一种刻在基因里的东西,没有什么正常或者偶然,只是向来如此。
他站在镜子前穿戴整齐后就挽着西服外套离开了酒店套房,男生昏睡的枕头边放着一叠不厚不薄的现金,是他给每个一夜情对象都会留下的临别礼物。向来如此的习惯。
虽说昨晚和侄儿通话时他要求对方不能带一夜情的对象参加聚餐,事实上他是打算带一个去的。
但也不会带这个。宋允承站在电梯里匀速下落时这样想。这一个玩玩儿可以,带出去见人还不太够格……
再说吧。
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后自动打开金属门,宋允承走出后微屈长腿下了台阶,踩到平地上时才抬起手腕看了看机械表盘,指针刚刚指向七点一刻。

七点的高架刚刚开始堵车,赵轲看了眼仪表盘上的时速,估算了一下把身边人送到半座城外的私立中学还要保证不迟到的可能性。半个小时。有点赶,他得把车开得很急。
不过赵轲本来开车就开得盛气凌人,性格强势是一方面,技术过硬也是一个方面。换道超车都行云流水,踩油门和刹车的时机精准得令人发指,绝不愿意耽误一秒钟的时间。因此遇到技术不过硬的司机他往往就很不留情面,不管是按喇叭还是别车都表现得很不宽容或者饶恕,不过也无可厚非,因为始终是他占着理。
坐在副驾驶的李智熏知道他这样开车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偏头看着他冷峻侧脸像称赞也像埋怨地低声说了句:“你好严格。”
赵轲姿势放松地握着方向盘不置可否:“我觉得没有效率的人都该去死。”
李智薰仿佛一下子被他下了蛊,一双清秀眼眸也发亮起来:“——哥哥好帅。”
赵轲开车时神情专注,本来五官线条就凌厉得英气逼人,没带笑意时就更显得冷傲矜贵。听到身边人那么真挚的甜言蜜语也没半点反应,胶着路况占了他的眼和心。但他越是冷漠,李智薰越觉得被他吸引。
“你会载每一个和你约炮的人去上学,”他这时的问话已经不单单只是询问的目的,“或者上班吗?”
赵轲转动方向盘把车拐进路口,过了几秒才回到:“不,只送我喜欢的。”
他说话时视线明明没有落在自己身上,但李智薰还是觉得身体敏感地颤抖了一瞬。这个人光是说话像是就能让自己高潮了。
“——想听这些?”赵轲偏过目光看他,低沉声音不紧不慢地收了尾。
李智薰纤细柔韧尚在长高的身体靠在副驾的椅背上,眼神和语气都赤裸裸地透露着诱惑他的欲望:“想听哥哥说操死我。”
赵轲从善如流:“操死你。”
李智薰淡色薄唇间说出的话语是和他那张清秀单纯的脸完全相反的含义:“求你了哥哥——”
“让我给你口吧。”
路上没有堵车,但赵轲把他送到学校时还是迟到了。总用时四十分钟,外加一包纸巾和三颗薄荷味的爽口糖。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