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怀孕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渡海不是医生

 

一不小心怀孕了 限
但我是男的啊?!
渡海不是医生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HE – 小甜饼 – 第一人称
奇幻

简介
非双性,非ABO
“我是男的,但是我怀孕了。
没有骗人!骗人没屁眼!”
社会新闻栏目记者正在采访:
Q:“请问孩子的父亲是谁呢?”
A:“啊?噢。你问孩子他爹啊?不就是我吗?”
Q:“额……另一个父亲呢?”
A:“你可别提他了。我偷偷告诉你,我怀疑他不是人!”
Q:“先生,这里是现场直播……”
A:“啊?那你们别播了,我怕他回来跟我抢孩子。”
Q:“是什么让您选择生下这个孩子呢?”
A:“(小声嘟囔)还不是因为打不掉。”
Q:“什么?”
A:“噢!当然是因为父爱了!”
文案乱写的,不会上社会新闻。
注意:1.本文毫无逻辑、道理可言,就是一篇无脑沙雕甜文。
2.攻的身份并不高大上,甚至可能很low,所以不要有太高期望
3.双.洁,俩人都不太聪明的亚子
4.第一人称
5.真怀孕,真生子,别问为什么,问就是攻天生神力,受天赋异禀
6.因为天生神力,所以攻的叽叽可以自由伸缩(啊!这是可以说的吗?)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

我是男的,但是我怀孕了。
当我这样怀疑的时候,我仔细检查了自己的性器官,没发现自己是双性人。于是吸起鼻子努力去感受A或O的信息素,无果,倒是又让我犯起恶心了。
所以,我到底是怎么怀孕的呢?
事情应该从三个月多前讲起。
那是一个一点也不无趣的夜晚,我和朋友一起去酒吧喝了个半醉才回家,孤独的身心灵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离家门口五六米的时候我发现我家门口地板上有一个很大的黑影,再走近点就能看出是个男人。
我霎时就害怕了。
流浪汉?寻仇的?小偷?总不会是来投奔我这个穷亲戚的吧?
我怀着紧张的心情掏出了我的板砖形充电宝,握在手中,绷紧了身子缓缓向他走去。
再走近一点,我就能借助昏暗的灯光看清他了。
是个挺高挺壮的男人,穿着全黑的衣服,也看不出干净程度,不过头发胡乱且长,胡须看起来也有一段时间没剃过。
他一半身体靠在我的房门,闭着眼睛像是睡了,推他也没反应。
我不想招惹他,老实地用锁开了门,但是他靠着我家门,估计我用力一拉,他也就醒了。
本想把他轻轻地推到旁边,可死活推不动一丝一毫,我喝了酒本来就没什么耐心,一气之下用尽全身力气,双掌狠狠地拍打在他硕大的手臂肌肉上。
他身体没动,但是他眼皮动了。
他猛然抬头,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又毫无征兆地站起身来。
我被反作用力害得跌坐在地上,他的突然惊醒和猛然起身都吓到我了。
我惊恐地抬头看着他,就这一下竟然也不怕了。
因为他的眼睛实在太好看了,就如耀眼的明珠照亮了我,也亮瞎了我的双眼。
当然了,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哈。我不怕他是因为我会看眼神识人,他的眼神极致温柔,一看就不是坏人。
他还向我伸出手,优雅地将我拉到他的怀里。
好啦。他没有。
其实我本来是想借力摔到他的怀里,但我记起来他可能是个流浪汉,所以作为一个稍微有点洁癖的gay,我不是什么男人都愿意碰的。
他把我拉起来后就冲我笑,憨憨呆呆的。
怎么可以用这么帅一张脸露出这么傻的笑?不懂用不如给我啊!
“你谁啊?”
“我我我我我……能不能让我进去说啊?”他指了指开了一条巴掌缝的我家说道。
呵,想得倒美。
于是我就让他进去了。
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想抽当时的自己两巴掌。
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帅哥也可能是坏人啊!
我请他坐到了沙发上,还给他倒了一杯水。
他腼腆地接过水,端坐着也不说什么,显得很拘谨。
房间光线明亮,我看他的衣服并不脏,只是颜色比较深。
“叫什么?”(我保证我平时是个很有礼貌的男孩子,但那天晚上我喝酒了,而且他长得那么好看又不来追我,让我很生气,所以语气才不好的)
他正喝着水,猝然听到我的问题,滞了一下,看向我。
我被他大狗狗式的委屈眼神击中内心,但脾气没软下来:“说啊。”
“我叫……陈……明。”
“这么巧,我也姓陈,你名字里有‘明’,我名字里也有‘明’,我叫陈嘉明。”我莫名觉得他亲切起来,甚至向他伸出了手。
他见我神色缓和,竟然也想和我握手。当他的手刚触到我的时候,我就清醒了,一把打偏他的手。
“别跟我套近乎!在我没弄清你的身份前,我是不会给你好脸色的!也别想色诱我哈。我玩过的男人比你见过的都多!”
可谁又知道我其实是个母单呢?
这个叫陈明的男人憋屈地收回手,大眼睛里饱含困惑、委屈,又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妈呀,狗成精了。
我现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具象的金毛,趴在沙发上泪眼汪汪地看着底下,耳朵随着主人的骂声一提一蔫地动着。
我酒精上头,脑袋疼,真想直接躺下睡了。
可是这个黑色的大金毛着实让我很心烦。
“几岁了?”我揉了揉太阳穴,接着问。
“28?”
“你搁这反问我呢?我是你爸爸吗?我知道你几岁?”
他简直快要哭了:“那……那我叫你爸爸,你能让我留下来吗?”
“滚!”
合着我捡回来了一个智力有问题的男人?
这不行,得赶紧送派出所去。
我重新穿上外套,任他说什么也不理他。
“走,送你回家。”
“我没家。”
“嗯。”我装作一个和蔼可亲的大哥哥,笑着和他说,“别怕,警察叔叔会替你找到家的。”
他盯着我的眼睛,说:“我喜欢看你笑。”
我立马收住了我的笑容:“别废话了,走吧。”
“我不走!”他整个人缩到沙发上,我怎么拉也拉不动他。
“你脚别放上面,脏不脏啊?”
“不脏,都是新的。”他的语气充满了委屈,嘴里说着“不脏”,但还是把脚翘了起来,没再碰到我的沙发。
在最后一次拉扯无果后,我发飙了:“你他妈吃什么长大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肌肉跟你妈的石头一样。艹,我招你惹你了?要这样赖着我,有病治病,没病回家。我没空招待你。”骂完我就瘫坐回了沙发角落。
“我喜欢你。过两天我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想在最后的时光里和你告白,我不想留下遗憾。”他把腿放下,重新端坐好,看着我说道。
“所以你不是傻子?是因为喜欢我所以今晚才会出现在我家门口?”
他点了点头。
“去你妈的吧!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再不走,我报警了哈?”
我可是看过类似故事的,一个玩穷游的男同性恋就是靠着在其他男同性恋的家里蹭吃蹭住才能坚持下来的。
想骗我的钱,做梦!
他看我真的拿出手机想报警,趁我不备,疾如风般将我的手机抢了过去。
“别报警,我给你钱!”
“你有钱?”
“我有!”
“你看看你连剪头发的钱都没有,还想骗我?”
他见我不信,站起来开始掏兜了:“我真的有。”
我准备看他笑话,这孩子指定是有点大病的。
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从口袋掏出了一叠红色的“毛爷爷”。
即使我对现金没什么概念,但这叠起码得有一万多吧?
他向前两步小心翼翼地把那叠钱塞到我手上,又退回到原地,问我:“够吗?不够我还有。”
说着又从另一边口袋掏出了一样的一叠,同样塞到了我手上。
不是,这俩口袋能放得下这么钱吗?
“够了吗?”
“够……够了。”我举起两叠“毛爷爷”,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喝醉了在做梦。
在一年见不到几次现金的年代真的有人会随身揣着两万块钱,并且随随便便就给人了?
我是穷人,我不懂有钱人的任性。
“那我可以留下来了?”
“啊?嗯。”留吧,我这里也没啥值得你偷的了。
我坐在餐桌上,开始点我的钱,不多不少正好两万,还都是新钞。
这还不算完,万一是假钞呢?
于是我打开手机,浏览器搜索栏打下“如何鉴别假钞”。
开始了我的鉴假之路。
陈明安静地坐在我身边看着我做这些,不多事也不多嘴,真像一只乖狗狗。
“你去洗澡吧。”我终于完成了我的鉴假,满意地收起我的钱。
我拿了条原本给自己预备的新浴巾,把这一身黑的男人推进浴室。
“你先洗,我去帮你拿衣服。”
事到如今,收了人家的钱,自然是要献上好的服务。
我翻遍了我的衣服,想着陈明那宽肩宽胯,再看看我这小胳膊小腿,竟找不出一件他能穿的。
最后勉强挑出一件五分裤能给他当内裤穿,正想拿给他的时候,就听见他惊叫了一声。
我吓了一跳,抓起裤子就赶到浴室,他门没锁,我直接就冲了进去。
“怎么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好烫……”
我整个人懵了,白花花的一个大男人甩着个大鸟对着我,还一脸无辜受害的表情。
他这是在逼我犯罪吗?
我看见他左侧大腿红了一片,也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的脸又烫又红,羞耻地低下头,走近他,教他用热水器:“转里边是热水,这边是冷水,中间温的。先用手试一下。”
事实上不看他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此刻我极度敏锐地感受到来自后背的浓烈的男人味,裤裆里早就硬得不行了。
“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不舒服啊?”
他竟然还能这么无辜地问我!太气人了。
“这件裤子给你当内裤,你的衣服我帮你洗了明天再穿。”胡乱地捡起他脱下的衣服,快速地溜出了浴室。
温度骤降,我靠在浴室外面的门上,舒了一口气。
终于又活起来了。
我挑的那件五分裤是我唯一一件露腿的裤子,因为我觉得自己的膝盖很黑,腿又太细,所以不是很敢穿。
那件五分裤还是灰色的,陈明的大鸟都能垂到大腿根了,实在让我移不开眼。
洗完澡的陈明是清新的,虽然胡子拉碴,但是长发还算柔顺,蛮有味道的。
他还站在一旁引诱我:“我来洗吧。你去休息。”
艹,真想狠狠地把他办了。
“行了你,你都交钱了,我洗几件衣服怎么了?”
“我是心疼你。”他又委屈上了。
“行吧,我谢谢你。你累了就先去床上睡,今晚我睡沙发。”
“不行!你不能睡沙发,你在沙发上睡不着的。”
“?”我又懵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沙发上睡不着?”
“就……就我在沙发上就睡不着啊,所以你在沙发上肯定也睡不着。”
“所以我没让你睡沙发,别管那么多了好吗?你只是来借宿的。”
他不满意我的说法,反驳道:“我不是来借宿的,我是来……跟你表白的。”
“那你表白完了能走吗?”
“不行,我没地方住。”
“so……请你圆润地滚到床上。”
他终于安静了,曲着腿靠在我旁边的墙上看着我。
他裸露的洁白的上半身遍布着精壮的肌肉,一块块分明的腹肌和硕大的胸肌,还有胸前殷红的两点让我实在集中不了精神。
还有空气中弥漫的沐浴露的香味,在此刻的我嗅来就像是催情药一般。
我闭起眼屏住呼吸,再睁眼转头的时候,他的的脸正对着我,特纯地说:“你的脸真的好红。”
我简直无地自容,想要说点什么,机智如我很快就发现华点。
“你用什么洗的头?”
“啊?嗯……”他挠头思考。
“是不是那瓶黑色的?”
“不是,是红色的。”
“那你洗澡也用红色的?”
“对啊。”
“你个傻的!你用沐浴露洗头?”
“哈?”他是一脸懵逼,好像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你真有28岁?”我没指望他回答我,找个由头就把他赶到客厅去。
总算在没有诱惑的情况下洗完了那几件衣服。
凌晨两点,一个大型黑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这黑影抱了起来。
“我就说你睡不着。跟我去床上睡吧。”
我挣扎,他死死把我抱住。
“听话吧,好不好?”
要我去床上睡也可以,但能不能管管你的大鸟,不要让它碰到我的屁股啊!
“我能不能亲你啊?”
“滚。”
这是另外的价钱啊!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